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

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

文/北海沐童图片/来自网络 01

西西,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

我觉得,从我毕业,收拾好行李,离开学校的那天起吧!

那天,我拉着重重的行李,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去火车站的路上,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感觉自己,不能再依赖父母了,不能再依赖身边任何人了,我要学着坚强,学着去社会这所大学校里,好好学习,争取早日毕业。

有时,我也担心,我会不会被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所击垮,我不知道,我遇到挫折,是该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声哭,还是找个人诉说,还是擦干眼泪,重新站起来。

我不知道和不能预知的太多了,但我始终相信,只要不倒下,站起来就能看到希望,我不要做女汉子,我只做自己的女英雄。

都说,长大这个词,很孤独,很残酷,孤独到连偏旁部首都没有,残酷到我们没有主动选择的权力,只有默默被动的接受。

有时,我们一边渴望着长大,一边又拒绝着成长,就这样我们被时间推着一天一天向前走。

小时候,总幻想要快快长大,我以为长大的天空,永远都是蓝的,但长大之后,才发现大人的天空,有时也会刮风、打雷和下雨。

我也曾以为,只要我们长大了,就可以摆脱父母,一个人自由的浪迹天涯,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但长大后的我发现,其实我一直追逐的远方,就是家的方向。

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努力去给父母更好的生活,努力在自己喜欢的小城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有时也会感到很无力,看着自己低的不能再低的薪水,发现其实不是自己野心不够大,而是自己的能力不够强,对自己不够狠。

我记得青年作家蒋方舟在《圆桌派》的一期访谈中曾经说过,现在对很多年轻人来说,一眼望不到头的生活,不再是原来以为的平庸生活,而变成了大家都苦苦追求的,很有安全感,很奢侈的生活。

你必须要么非常努力,要么非常聪明,你才能勉强过上一种平庸的生活。

就像长大这件事,看似很容易,实则很辛苦。

但我一直都觉得,长大这件事,不应该成为我们年轻一代身上的压力和枷锁,而应该成为我们努力追求幸福,挖掘自身潜能的探测仪。

所以,长大,从另一曾面来看,其实蛮好玩的。

02

就像妈妈前几天,在商场看上的那件毛呢外套,之前一直不舍得买,这次我可以帮妈妈买下了;

之前爸爸为了省钱,一直说喜欢硬座而不喜欢卧铺的他,这次我也可以能为老爸买个舒服的座位了;

在心里念叨很久的那家新疆自助餐,这次,我也可以陪着老姐一起去了。

小的时候,爸妈是我们的造梦人,实现我们一个又一个愿望,这次我想换过来,我想做一次爸妈的造梦人,实现爸妈每一个小小的愿望。

其实,有时能为爸妈做点事,感觉自己比他们还开心。

但,随着年龄的渐长,这种难得的小小幸福,经常会时不时的担心一下,害怕某一天,一不留意这些小小幸福就会从我的指尖偷偷溜走,跑掉。

所以,每次只要回家的时候,我都会买点小礼物,水果呀,菜呀,虽然这些他们平时也能买的到,但自己买感觉还是不一样。

和爸妈在家的日子,更多的时候,我都会搬个小板凳,和老妈坐在院子里,聊聊我小时候的傻事。

有时,我也会拉着爸爸的胳膊,去走一走我们小时候经常走的那条小土路,即使它现在也一一铺上了水泥。

就是那种安静,祥和,踏实、陪伴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记得北京大学博士生王帆,曾在《超级演说家》说过一个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个故事,她说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给自己缴学费,生活费,她所有的假期都用来打工,但直到有一次回家的时候,爸爸侧坐在窗前,虽然依旧虎背熊腰,但腰板没以前直了,头发也没有以前挺了,他摆弄着窗台上的花儿说了一句:“爸爸没有妈妈了”,悲伤,软弱,求呵护?爸爸没有妈妈了,表达的不是悲伤,也不是软弱,而是依赖。

父母其实是我们每一个人最大的依赖,而当我们的父母失去了他们的父母,他们还能依赖谁那?所以在那一刻,父母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我们。

《百年孤独》里提到,父母是隔在孩子和死亡之间的垫子,当父母离世后,再无所依的孩子就直接坐在死亡上。

就像我国台湾作家龙应台所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03

父母,他们要接受他们父母的离去,有一天,我们也需要接受我们父母的离去,长大,从某曾意义上来说,就是我们要慢慢学会告别,告别朋友,告别亲人,告别我们一个个所爱的人。

《秒速五厘米》有一句很经典的台词,说全球60亿人,但每个人一生会遇到2920万人,和一个人相识、相爱的概率只有0.000049。

这么小的概率,能够相遇,是一件多么值得幸庆的事。

这就好像樱花下落的速度,秒速五厘米,这种相聚无期,而分别有期的缘份,有时挺让人伤感和惆怅的。

就像我们每一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各种不同的人,初到陌生的地方,新朋友不知我过往,老朋友不知我近况,大家熟悉而又陌生,平时的互动只剩下朋友圈偶尔的点赞关注了。

但是,别苛求,别指责,因为大家都很忙,你也没有必要非要跨越千山万水,通过电话向对方诉说,你的一地鸡毛。所以,请学会和自己好好相处,好好完成自己从小孩到大人的转变,好好成长,慢慢长大。

我记得,2016年,我一个人去哈尔滨参加研究生入学的面试,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加班,第二天我就必须出现在郑州火车站,时间很紧张,第二天早上我就立即向领导请了假,急急匆匆去了火车站,为了赶凌晨两点最早的那趟去哈尔滨的火车,28个小时,全程硬座,一个人,那时真的感觉好孤独。

当时自己还特别逗,我还在火车站附近吃了一碗11点的深夜拉面。

吃完饭,我在那家店里,又坐了半个小时,因为车站的候车室去了经常没有座位,况且这家老板为了迎客也没有想要关门的意思,所以,我又多呆了半个小时。

12刚过点,我又拉着重重的行李,走过广场,径直去了候车室,就这样,一个人,六个省,22个城,终于到一个被大家所称的“东方小巴黎”的哈尔滨,参加了入学体检、面试,不过还好一切还算顺利。

大学同学小梦,陪我去了中央大街,索菲亚大教堂,还吃了三月份的冰糖葫芦。

9月,我入学了。

我再次一个人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哈尔滨的日子,大多也都是和孤单为伴,因为我这个人,有个毛病,特别害怕去依赖一个人,也特别害怕去给别人添乱,敏感神经有点多。所以,很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自习、一个人去逛超市。

虽然,有时也会和舍友一起去超市买食材,做小火锅,去逛街买衣服,去看美丽的松花江什么时候结冰?

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和自己独处,因为我们研究生需要发表科研论文,需要去啃那苦涩难懂的专业书,需要做课件、作业,然后在课堂上去给大家分享,真的挺忙的。

04

三年,就这样在忙忙碌碌中一晃而过,当我们答辩完,和老师们一起吃了散伙饭,拍完毕业照,打包各种行李的时候,才慢慢感觉到,我要和这座城市和这座城市里的人一一告别了,竟有几分不舍和留恋。

我记得,刚来这座城市时,感觉和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但当突然离开时,却难过的不已。

在哈尔滨,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是我的老乡,她在黑中医读研,我们离的很远,所以,不经常见面,但,有空的时候,我们都会约一约。

我们去过太阳岛,拜访过小松鼠一家;

去过索菲亚大教堂,仰望过头顶上飞舞的白鸽;

去过中央大街的地下商城买过衣服,有时还会因为老板不让顾客试衣服,气到不爽想要发飙。

这座城市,我留恋它,不仅仅是因为这座城市本身独有的东方气质,还因为这座城市它所带给我的日渐成熟的思想和在这座城市发生的点滴往事,所以,我留恋它。

我不拒绝长大,也不恐惧成长,反而我觉得长大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因为长大意味着我们可以掌控我们未知的命运,可以拥有选择过一辈子伴侣的权力,可以保护我们想要保护的人。

所以,朋友们,请不要拒绝长大。

生活虽然有时不会按照你想要的方式进行,它可能会给你一段时间,让你孤独,迷茫、沉默和忧伤,但如果你守着这段孤独的时光,学者去和自己相处,多看一本书,多做一些事放下过去的人,等你度过低潮,那些独处的时光必定能照亮你的路,陪你度过不堪的生活压迫,然后逼着你一点点变得成熟、坚强。

所以,现在没有那么遭,看似生活对你的亏欠,其实都是对你的祝愿。

同时,我希望,长大,不单单只是我们生理年龄的增长,更多的应该是我们心智的成熟和我们身上日渐有份量的担当。

静静,什么时候你感觉自己突然长大了?(静静坐在我座位右边的美女同事)

应该从我发现老爸没有以前那么帅的时候开始吧!

朋友们,什么时候,你发现自己突然长大了那?

请在后台给小沐童留言哦!因为希望小沐童可以有幸做大家的灵魂树洞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