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五霸之秦穆公,作为秦始皇的祖先,他也有霸气侧漏的一生

春秋五霸之秦穆公,作为秦始皇的祖先,他也有霸气侧漏的一生

春秋时代,列国诸侯都用手里的长戈讲道理,在这样一个大家一言不合就拼刀子的年代,产生几个说话硬气,办事更硬气的带头大哥不是什么难事。

特别是对于秦国秦人这样,话未开口拳脚先到的民族来说,你要说他们的带头大哥不能打,不敢打那是在开玩笑。

公元前659年,秦穆公登基成为秦国国君。

这位仁兄登基后,也不罗嗦说什么仁政爱民的废话,他上位的当年就指挥着战车,碾过了茅津一带戎人的土地。战胜后又把秦国的大旗一插,这块地以后就是老子罩着的。

秦国周边的诸侯国得知这一消息后只得不停苦笑,敢情西边这位又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秦穆公志向远大,他不甘心只在西边做一个土财主,他要剑指中原,做天下的霸主。

秦穆公的第一个目标是晋国,晋国国力强盛,是春秋时期少数几个能和秦国掰手腕子的国家之一。

秦穆公想打不一定能打得过,那就拉拢吧。

先是秦穆公高兴的娶了晋献公的女儿,双方结为联盟。

后来晋国内乱,秦穆公出全力扶持晋国公子夷吾回国登基成为晋惠公。

秦穆公得意的想,这下晋国该心服口服的认我为霸主了吧!

结果人家晋惠公登基没两天后就突然和秦国翻了脸,后来秦国发生饥荒,晋国连一粒粮食都没舍得给秦国。

不仅如此,晋惠公还无耻地趁秦国发生饥荒时派兵攻击它。

但人算不如天算,晋惠公可能是忘了秦国人有多能打,一场仗打下来,秦穆公不仅英勇的俘虏了晋惠公,还成功迫让晋国割让土地,遣送质子。

后来晋惠公病死,晋怀公登基。这位仁兄和他老子一样就是不服秦穆公。

于是秦穆公便又出全力,扶持另一位晋国公子重耳,回国与晋怀公争夺国君之位。

一番血腥的厮杀之后,秦国人的刀剑好像是更锋利些,晋怀公被杀,重耳登基成为晋文公。

这个时候的秦穆公得意又放心的想,这下该死的晋国人应该服气了吧?他们连国君都是我立的。

但让秦穆公大跌眼镜的时候又到了,他亲手扶植的晋文公是一代雄主,他不仅没有向秦国认怂,反而自己在秦穆公之前,混成了春秋五霸之一。

至此,秦穆公真的郁闷了,问题到底是出在哪儿?但郁闷的秦穆公并没有放弃,他依然在手握秦剑,等待时机。

秦穆公扶持两代晋国国君登位,其恩情不可谓不深,其功劳不可谓不重。

但问题就在于别人根本就不买账,为什么呢?

因为对于私人而言,再大的恩情也比不上国家利益。即便晋惠公、晋文公心里再感激秦穆公,但他们也明白秦国是晋国争霸的最大对手。作为晋国国君,国家利益自然是要摆在第一位的,这就是他们恩将仇报的原因。

所以非常能打的秦穆公没有明白一个道理,人一旦登上一个平台之后,个人的意志便会被平台所压制。

此时,你和这个人的对话,其实已经变成了你和他身后平台的对话。

作为秦国人的带头大哥,秦穆公自然也是个暴脾气。给你们晋国人脸你们不要是吧,那就撸起袖子用拳头说话吧!

公元前628年,晋文公去世。

得到这个消息后秦穆公笑的眼睛都歪了,这个忘恩负义又有些本事的人终于挂了,什么都不说了,趁这个机会出兵揍晋国,给我出一口气。

秦国的虎狼之师雄赳赳气昂昂的就出发了,一路上凯歌高奏打了不少胜仗,然后却没想到在崤山这个地方中了晋军的埋伏,几乎全军覆没。

唯一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晋襄公一时糊涂释放了秦军的三名主帅――孟明视、西乞术和白乙丙。

这三人本以为回国之时就是断头之刻,结果没想到一代雄主秦穆公,竟然将所有的过错揽到自己头上,丝毫没有怪罪三人的意思。

这三个人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在这之后他们苦读兵法,拼命的操练士卒,随时准备着再和晋国人拼个高下。

终于在公元前625年,秦穆公敏锐的感觉机会又来了,于是又派三人出征晋国。

古战场上,秦国人不怕死,晋国人会功夫,双方你来我往大战了三百回合。终于会功夫的还是略胜一筹,秦国又一次战败了。

以孟明视为主的三位秦军主帅回国后,又一次遭到了秦穆公的宽恕。

唉!什么都不说了,拼命练本事吧!希望下一次能直接打死晋国佬。

公元前624年,秦穆公感到机会又来了,他抽出长剑,御驾亲征晋国。

当然军队的指挥还是由孟明视三人指挥,三人这次一顿操作猛如虎,终于大败晋军,一雪前耻。

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晋国虽然战败了,但并未伤其根本。秦国虽然占了些便宜,但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鲸吞晋国,所以战胜后一番炫耀也就回国了。

秦穆公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战败的将军,因为在先秦时期的人极重节气。

只要你对我足够重视,我便可以为了你做到“士为知己者而死”。

秦穆公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明白杀一个将军,不如原谅一个将军,原谅一个将军之后,将会得到无尽的报答。

春秋时期,秦国就算比较穷的了。但偏偏就有比秦国还穷的,这就是在秦国西边的许多小游牧部落。

这些部落没事就到东边的秦国串个门,抢点粮食和马匹,然后再扬着马鞭西返回家。

还是那句话,秦穆公这个暴脾气怎么可能忍得了,一个字――打。

但打仗不是件容易的事,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现在秦国就非常紧缺一个,熟悉西北戎狄军事力量分布,与战略战法的人。

也许真的是上天庇佑,秦国的劲敌西北的绵诸王(游牧民族首领)自己把这个人给送来了。

这个人叫由余,祖上是晋国人,后来流落于西北少数民族之间,到了他这一代才被戎王重用。

绵诸王让由余作为使者出使秦国,本来他的目的是想刺探一些军事情报。

但没想到的是,由余一到秦国与秦穆公一番交谈之后,秦穆公便认定这是个人才,当既就把人给扣下了。

在秦国的这段时间,秦穆公详细的向由余询问了,游牧民族的军事力量分布与民风民情,收获很大。

秦穆公也向由余展示了秦国的强大,由余也对秦穆公的雄才大略心生敬佩。

但由余是一个有节气的人,他在秦国呆了一段时间后,还是回到了绵诸王那儿。

但此时的绵诸王早以变了一个人,他腐蚀在了秦国送来的美女与音乐中,听不进任何劝告,整个部落都被折腾的奄奄一息。

有志向的由余对此心灰意冷,他不禁想起了雄才大略的秦穆公,心里觉得自己要一展抱负还是要靠这个人,于是他又回到了秦国。

以秦国的军事实力,搭配上由余提供的军事情报。秦穆公很轻松地在西北,碾压各个游牧部落。

史料记载,秦穆公在西北灭国十二,拓地千里,遂霸西戎。

为什么秦穆公能够将由余这个人才收入囊中?

因为他明白,最能打动一个人的东西,不是金钱也不是权利,而是强烈的反差。

秦穆公用自己的雄才大略、善于纳谏,与绵诸王的堕落与贪图享乐形成强烈的反差。

当由余感受到这种反差时,他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前途在哪里。

公元前621年,秦穆公病逝,一代雄主就此陨落。

总结秦穆公的一生,他有时会高估人性,例如扶持了两代晋国国君却遭到背叛。

但更多的是通过洞悉人性来驱使下属,比如两次原谅战败的将军,然后让他们因为感恩而为自己拼命。

又比如,让自己的形象与绵诸王形成反差,从而俘获了由余这个人才。

总的来讲,他总算是没辜负“一代雄主”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