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华裔导演谈正在拍摄中的中餐业纪录片

荷兰华裔导演谈正在拍摄中的中餐业纪录片

荷兰日报Het Parool发表记者Patrick Meershoek的署名报道,采访了正在拍摄纪录片《不仅仅是荷兰火肉》(Meer dan babi pangang)的荷兰吴姓华裔导演Julie Ng,她正在申请把荷兰的中印餐馆列为荷兰的文化遗产。

在荷兰,传统的中餐馆实际上叫做中印餐馆(Chinees-Indisch restaurant),提供的是一种变化了的适合荷兰民众口味的中餐。这种餐馆的诞生,随着荷兰在印尼的殖民历史而产生,因为荷兰在印尼的殖民历史的结束,很多荷兰人及其家属从印尼返回,带回了难忘的美味。这种餐馆,除了提供变种的中餐,也经营“马来餐”,因此叫做“中印餐馆”。

Kroepoek(虾饼)、纸质桌布、中式挂历、水族箱和通往厨房的俗称“老虎头”的送餐窗口:这些是所有与中印餐馆息息相关的元素。在纪录片导演Julie Ng看来,应该列为荷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中印餐馆”是典型的荷兰现象。

babi pangang是荷兰中印餐馆的一道典型菜式,称为“荷兰火肉”,是在剁成条状的油炸猪肉上面浇上浓浓的甜酸“火肉汁”的一道菜式。

这部纪录片的名称《不仅仅是荷兰火肉》(Meer dan babi pangang),将在一年内完成。影片讲述了这位四十岁的导演的个人故事,她在父母在荷兰圣奥登罗德(Sint-Oedenrode)的中印餐馆中长大,并结合了她试图将这种烹饪现象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添加到荷兰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和Zundert的花车游行、天然滑冰和奈梅亨的四日步行活动等并列。

每年的“荷兰火肉节”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将有清楚的答案。吴已提交了所需的文化遗产保护计划,包括提供一年一度的“荷兰火肉节”。她说:“这令人兴奋,我认为有很大的机会。在阿纳姆的露天博物馆,有一家中印餐厅的模型,这隐含着承认这样的餐馆是荷兰文化的一部分。荷兰的中印餐馆是独特的,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

中印餐馆扮演的是一种烹饪角色,这在战后的岁月中很流行。吴说:“当时荷兰已经有中式餐馆,但是正宗的中式餐馆。战后,从荷兰东印度群岛返回了许多熟悉亚洲美食的人,这些餐馆也通过适应荷兰人的口味作出回应,对菜式进行了改造。那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功,几乎荷兰每个村庄都有华人和华人的餐馆。”

这些“荷兰的中餐”与正宗的中国菜几乎没什么关系。吴说:“我们在家里从不吃餐馆的菜。当一碟‘荷兰火肉’路过时,我父亲说:不好吃,那是给荷兰人的。我们吃米饭,吃各种锅炒的肉和蔬菜。荷兰当然是调味酱大国,沙爹酱越多越好。‘荷兰火肉’的成功在于大量的糖醋酱,里面到底是哪种肉并不重要。”

通过荷兰的“中印餐馆”,不仅向荷兰推介了外国的菜式,而且还有其制作者。在圣奥登罗德的学校里,吴是唯一的中国孩子。“我经历了奇怪的事情。当为一个生日的孩子唱生日歌时,轮到我,总是响起Hanky Panky Sjanghai(荷兰一首带有歧视意味的儿歌)。老师热情地来到我这里,说:这是你的歌!我周围的所有孩子们热情地唱着这首歌,同时,把他们的眼睛挤成眯眯眼。我觉得非常奇怪。”

保护这一遗产的另一个原因是:这样的中印餐馆,正在缓慢但肯定会从街景中消失。吴解释说,这是竞争加剧的结果。“餐馆提供的菜式的范围已经变得更大,许多餐馆老板开设 了快餐店,或一间出售日本寿司的炒锅餐馆。还有更多的品种,也不乏质量。在Sint-Willebrord的O&O,以前是一家中餐打包店,去年获得了米其林星星。”

水族箱旁等候打包食品

吴的父亲不想加入这场竞争中,已经离开了圣奥登罗德Sint-Oedenrode,现在在南南荷兰省Rozenburg经营一家餐厅。“那里有很多工厂,如果工厂需要加班,将订购传统的中印餐。他坚持下去了。”

她的父亲也参与纪录片的制作。吴说:“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我妈妈比较进步,我可以和她谈谈餐馆中发生的一切。”

吴非常佩服她的父母。“如果人们对中印餐馆的前景感到悲伤,我会生气。我知道,人们在努力创造的时候,付出的努力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这也可能是立体图像的聚集,但我敢肯定,许多荷兰人也会在周日的晚上怀念过去,在餐馆的水族箱旁边,等着他们订购的放在塑料袋中的‘中餐’,打包回家享受。”(黄锦鸿编译)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