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势时期也有令人赞叹的强势爱国将军

弱势时期也有令人赞叹的强势爱国将军

清朝中后期,皇帝都不怎么样,专权的太后也很糟糕,但有才有识有胆并很能干的大臣倒有几位:比如,所谓的“中兴名臣”曾国藩,文人出身,却能组建湘军,文治武功,文韬武略,成了清代最被人热议的人物,受到了近现代很多政治人物和军事将领的赞赏,当然,曾国藩在被赞赏的同时,也被指责、声讨和批判,毕竟,曾国藩的基本立场是维护清王朝的统治,而且,他的双手沾满农民起义军的鲜血,湘军在攻破南京之后疯狂杀戮,曾国藩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再如,胡林翼,湖北巡抚,才大心细,为人能屈能伸,胸中颇有韬略,善于协调各方面关系,其灵活的策略使他很有人缘,得到了曾国藩等的赞赏,胡林翼是湘军高级将领中的一位大能人。

再如,沈葆桢,正气凛然,心胸坦荡,敢作敢为,令人当时很多将领佩服;李鸿章,政坛老手,老奸巨猾,有胆有谋,熟知世情,手段老辣,但心术有余,正气不足;处理了很多政治外交大事,但或因当时清廷太弱,加上他胆识不够,所以,往往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而本文所赞赏的是清朝名将左宗棠,他一身正气,胆略过人,勇谋兼备,性格鲜明,令后代很多军事家和政治人物所佩服。

左宗棠

如果以李鸿章来与左宗棠对比,清朝这两位名臣有鲜明的比衬性:一个老奸巨猾,一个胸怀坦荡;一个深谙世情,阴险老辣,一个脾气暴躁,敢作敢为;一个干了令人唾弃的卖国勾当,或许有些不得已,但在洋人面前是一块“软骨头”,卖过罪责是脱不掉的;一个赤诚爱国,在极其艰难的状况下收复失地,开疆扩土,是响当当的硬气老将军。

李鸿章与左宗棠

尤其鲜明的是,在如何对待新疆的问题上,李鸿章和左宗棠这两位当时的清朝重臣,其态度和意见也是完全相反的。
新疆自汉代以来就是我国的神圣领土,乾隆时代,清军平定西域大小和卓叛乱,收复全部土地,而好大喜功的乾隆皇帝便把本是我国“旧疆”的西域命名为“新疆”。可是,随着清王朝国势的衰弱,同治六年(1867年),匪首阿古柏在新疆自封为王,自立国号为哲德沙尔汗国,宣布脱离清廷。之后,俄国乘机占据了伊犁,英国也虎视眈眈,意图瓜分西北。在当时,眼看16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就将从大清的实际版图上被分离出去,清王朝统治阶层出现了对待新疆的不同态度。
当时,权倾朝野的三朝重臣李鸿章向慈禧太后启奏:“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赤地千里,土地瘠薄,人烟稀少。乾隆年间平定新疆,倾全国之力,徒然收数千里旷地,增加千百万开支,实在得不偿失。依臣看,新疆不复,与肢体之元气无伤,收回伊犁,更是不如不收回为好。”这样的态度,其实就是主张使新疆从清王朝的版图中分裂出去,是明目张胆的“败家子”。
与李鸿章的态度相反,当时的陕甘总督左宗棠在奏折中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他认为:“天山南北两路粮产丰富,瓜果累累,牛羊遍野,牧马成群。煤、铁、金、银、玉石藏量极为丰富。所谓千里荒漠,实为聚宝之盆。”指出了新疆乃宝地,是不能丢弃的。

左宗棠义正词严地陈述了失去新疆的巨大危害,他分析说:“我朝定鼎燕都,蒙部环卫北方,百数十年无烽燧之警……,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而况今之与昔,事势攸殊。俄人拓境日广,由西向东万余里,与我北境相连,仅中段有蒙部为之遮阂。徙薪宜远,曲突宜先,尤不可不豫为绸缪者也。”“若此时即拟停兵节饷,自撤藩篱,则我退寸,而冠进尺。”
这分析地非常好,他熟知西北局势,甚至新疆的重要性,在他看来,收复新疆,乃势在必行,胜固当战,败亦当战。倘若不战自退,将万里腴疆拱手让与他人,便会成为华夏民族的千古罪人。

左宗棠雕像

左宗棠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铁骨铮铮,正气凛然,在新疆问题上,他的立场是非常坚定的。他在面对疆土沦陷的巨大危机时刻,毅然选择了为捍卫祖国的疆土而战,即便当时他已经是年近七旬的姑息老将了,他依然执意领兵奔赴边疆,捍卫祖国疆土。
从当时的政治局势看,其实,李鸿章与左宗棠之争并非是简单的个人观点之争,而是涉及到“海防”与“塞防”的重大分歧,是清朝当时两种互相对立的政治主张激烈争斗的明显体现。

李鸿章对于天山南北战场的硝烟,装作闻而不见,他主张听之任之,而且,从让清廷不伤元气的角度考虑,执意于放弃疆土,将新疆作为瘠薄之地放弃,任凭祖国的土地被分裂出去;而左宗棠则想尽快扑灭硝烟,平息叛乱,收复疆土,保住新疆这一“聚宝之盆”牢牢守护住。

当时,李鸿章独掌淮军,平定捻军功居第一后,历任湖广、直隶总督,官拜文华殿大学士,各层官员中有不少是他的门生故友,权力很大,而他想丢弃新疆,实质上是弃“塞防”而保“海防”,其根本目的是扩大淮军实力,强化北洋水师,最终是为了巩固和加强自己的权力。当时朝野忠臣都知道李鸿章的个人野心,虽有他的门生故吏的支持,但最终正确的主张还是占了上方。

左宗棠的 “塞防”策略得到更多大臣的拥护,也得到清朝最高统治者的赞同。慈禧太后任命左宗棠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于是,这个刚毅、坚韧、雄心未老年的近七旬的老将军,带着当年林则徐绘制的新疆地图,踏上去兰州的路,为出征新疆作准备。面对着“兵疲、饷绌、粮乏、运艰”的艰难困境,这位老将依然雄心百倍。

光绪二年(1876)春天,左大帅在撤换了一批骄横荒淫的满洲军官之后,整训好队伍,率领六万湖湘子弟从兰州出发,一路西行,浩浩荡荡,进军新疆。
箭在弦上,收复新疆的战争没有退路。1876年,左宗棠指挥多路清军讨伐阿古柏,次年1月占领和阗(今和田),收复除伊犁地区外的新疆全部领土,阿古柏在绝望中服毒自杀。左宗棠随即上疏建议新疆改设行省,以收长治久安之效。

1879年中俄伊犁交涉时,左宗棠抨击崇厚一任俄国要求,谴责其轻率定议约章,丧权失地,极力主张“先之以议论”,“决之于战阵”。1880年春,左宗棠在新疆部署兵事,出肃州抵哈密坐镇,命令三路大军并进,彻底击溃了阿古柏残余势力,收复大片疆土。1881年初,中俄《伊犁条约》签定,中国收回了伊犁和特克斯河上游两岸领土。之后,左宗棠在新疆发展地方经济,保证军粮供给,大力兴办屯垦业,其功绩遗泽至今。

收复新疆示意图

显然,新疆全境的收复,是晚清历史上少有的巨大胜利。众所周知,自鸦片战争以来,清政府在遇到外地时,往往是节节败退,丧权辱国,几乎没有得到过胜利,正是左宗棠为清政府干成了这最让国人扬眉吐气的大事,这也是晚清夕照图中难得的光彩的一笔。
其实,这也是左宗棠一生最辉煌的一段篇章,他收复六分之一的国土,而且是在清王朝国势懦弱的情况下,又是在他年近七旬的时候,同时还是在新疆那样艰难的环境下。

一位古稀老将,策马扬鞭,收复疆土,维护了国家的尊严,同时也成就了他自己最宏伟的政治军事功业。

左宗棠题写的对联

左宗棠以书生身份进入湘军幕府,从谋略人员干起,之后领兵征战,经过许许多多次浴血奋战,率领他的楚军,战胜了一个个强硬的对手,此外,他还与朝中劲敌、权势很大的李鸿章激烈较量,最终,左宗棠成为叱咤风云的统帅,成了一代名将,成为中国历史上杰出的爱国将领之一,成了了不起的民族英雄。

左宗棠收复新疆之后,把新疆治理得很好,他的好友、浙江巡抚杨昌睿在清廷恢复新疆建省后到西域,据他所见所感,曾写下了《恭诵左公西行甘棠》,其中赞道:“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渡玉关。”

这表明,在左宗棠的治理下,当时新疆的情景,已经与王之涣“春风不度玉门关”完全不一样了。
左宗棠曾写有“日暮乡关何处是,古来征战几人还”的对联,老将远征,壮怀激烈,他早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为守护国家疆土,他心里清楚,纵然是马革裹尸,也百折不回。

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正是有许许多多像左宗棠这样的民族英雄,才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据说,收复新疆后,左宗棠专门到福建拜谒林则徐祠,他常以陶澍、林则徐的继承者自居,在陶、林二公祠里,写下了引人深思的对联:
“三吴颂遗爱,鲸浪初平,治水行盐,如公皆不朽;
卅载接音尘,鸿泥偶踏,湘间邗上,今我复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