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演员2》李诚儒来救场?痛批张大大王子异是“搅屎棍”

《我就是演员2》李诚儒来救场?痛批张大大王子异是“搅屎棍”

《我就是演员》最新一季节目更换赛制,直接让导师级别的演员,下场进行对决。可惜节目组再次面临一个问题,虽说是比赛,但是一到点评环节,几乎都是夸赞的点评,仿佛进入了一个“夸夸群”。

比赛除了选手的精彩表现,导师的评价也很重要,导师不仅要有咖位,还需要有不同风格的,要让观众听到不一样的声音。如果只是单纯的“商业吹捧”,观众看了体验也不好,对演员本身也没有什么帮助。

《我就是演员2》初衷是好的,让导师级的演员下场比赛,能给观众看到更高层次的表演。但是,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弱化了“点评”的部分。场下能够点评的咖位,很多都比场上的老演员要低,咖位即使够了,也不愿意去当这个“黑脸”。所以,整场比赛下来,并没有人去点评演技。

节目组或许意识到了不足,请来了李诚儒救场。李诚儒在《演员请就位》中,就是唱黑脸的角色。郭敬明组的郭俊辰,董力演绎的《悲伤逆流成河》,由于台词功力差,还有情情爱爱的剧情。李诚儒马上用了“如坐针毡“,来形容自己观看表演的心情,也给观众留下“毒舌”的印象。

这次李诚儒来到《我就是演员2》,依旧是大胆直言,发挥“毒舌”本色。他这次点评的是李宇春和张国立演绎的《说法》。《说法》讲的是李小妹(李宇春饰演)的丈夫庆来和村长王善堂(张国立饰演)发生争执,村长踢伤了庆来,导致他卧病在床。李小妹因此想讨个说法,村长却拒不认错。最终,李小妹把村长告到了乡政府,乡政府派了李公安来调解此事。

原来村长踢人也是因为庆来骂到他的痛处,村长一直想生个儿子,却连生了四个女儿。

李诚儒在点评这段戏的时候,就看到了李宇春的不足。李宇春在一开始的节奏是对的,李公安要来调解,她是不情愿的,所以节奏很慢。

但是,到了后面李宇春拒绝调解之后,要去讨个说法的时候,节奏就不能慢吞吞了,应该是拦也拦不住的样子,可李宇春的节奏还是偏慢了。

最后,村长救了自己的丈夫,还对之前踢人的事情道歉,却因为之前李宇春告了村长,所以乡政府来把人抓走了。李宇春在这里需要有更大的感情变化,因为这个时候,李宇春是不想村长被抓了,甚至还有点内疚。那种心情应该让观众看出变化,而不是依旧不紧不慢的。

李诚儒的点评很到位,是从演员的细节上入手,是对演技进行评价。点评得很客观,也让观众很清晰的看出演员不足的地方,而不是去谈什么幕后排练有多辛苦,单纯的吹捧演员。

这对李宇春算是客气了,在接下来郭涛和宁静演绎的《王贵与安娜》。李诚儒直接痛批张大大和王子异是“搅屎棍”。这话听起来重,可也不无道理,这段戏本身就是宁静,郭涛和助演黄梦莹三人的故事。讲患病的妻子(宁静饰演),一直怀疑丈夫(郭涛饰演)和女大学生(黄梦莹饰演)有私情。

结果本来三个人的戏,演得好好的,强行加入两个“弟弟”,直接破坏了整部剧的结构。两个人的戏份,确实显得很突兀,就像会动的“背景”,没有感觉到他们存在的意义。这里李诚儒也很客观,这不是演员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导演的责任。

李诚儒的话或许太直白,主持人还试图引导李诚儒点评一下张大大和王子异,缓解一下尴尬。没想到李诚儒直接回怼,我都打心底里反对他们上来了,我还评价什么。坦言这两人一上来就成了“搅屎棍”。

这里真的显示出李诚儒的重要性了,李诚儒真的是在讲这个作品和演员的演技,而且很坚定自己的立场。但是其他人,有时候总会说些不痛不痒的点评。例如,有人提问“宁静为什么要扇别人耳光”,这不是演员的比赛吗?剧情的安排,不应该去问导演吗?

张大大作为学徒,还突然来了一段心灵鸡汤:”以前结婚容易恋爱难,现在恋爱容易结婚难。“这段表演结束了,学徒不是应该学习怎么当个演员吗?怎么开始讨论起这部剧想表达什么了。你到底是来学习演戏,还是学习当编剧和导演的?节目看着看着,总觉得跑题了。

《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这个节目,换了新赛制,可以看出想要创新。不过,从这几期来看,还是走了以前的老路。演员一味地接受夸奖,还怎么超越自己,观众也会看腻的。幸好,节目组也在慢慢改变了,请来了李诚儒。希望后面的节目,除了能够看到演员精湛的演技,也能看到客观和犀利的点评。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