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云十六州对于北宋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幽云十六州对于北宋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鲜血洒在战场,公道自在人心,思念留在民间,一千年的悲歌从古唱到今……”这是电视剧《杨家将》中的歌词,歌词描绘了杨家一门誓死守卫边疆,与外来游牧民族抗衡厮杀的壮烈场面。

杨家将的故事正是今天我们所要讲的“幽云十六州”,这可是北宋朝廷自开国以来念念不忘,想要收回的疆域。

先说说幽云十六州的基本概况。

幽云十六州包含幽州、顺州、儒州、檀州、蓟州、涿州、瀛州、莫州、新州、妫州、武州、蔚州、应州、寰州、朔州、云州十六个州,包括现在的北京和天津全境,河北北部,面积十万平方公里左右。

辽朝天显十一年(936),后晋有名的儿皇帝石敬瑭都城被围,只好向契丹求助。天下从来没有不讲条件的援手,情急之下的石敬瑭在答应做辽太宗的儿子之外,还拿出幽云十六州作为献礼。

契丹人扶持石敬瑭建立了后晋,石敬瑭也遵守约定将这一地区割让给了辽国。

这就是历史上十分有名的“儿皇帝”事件,值得一提的是,石敬瑭比他的“干爹”大几十岁,是一件奇葩无比的事件。

幽云十六州堪称天险要塞。

整个两宋期间大部分的军事焦点,全部汇聚于幽云十六州,这里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幽云十六州包含燕山山脉,太行山脉和众多的水系盆地,是中原大地和游牧民族之间的天然屏障,从秦朝起就发挥着重要的防守作用,越过这一地区,便是一望无际的华北冲积平原。秦朝长城就穿越这一地区,幽云十六州的地理优势可见一斑。

众所周知,游牧民族以骑兵为主。骑兵对战步兵时,有着天然优势。无论是机动性,还是战斗力,骑甩开步兵十八条街,尤其是在广阔的冲积平原上。

马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北宋缺的就是战马。

在这种情况下,幽云十六州的天险要塞,成为防卫骑兵的天然屏障。契丹人和女真人如要进攻中原,必须跋涉崇山峻岭和一道道关隘。

如果这一地区失陷之后,北宋犹如敞开了大门,任由契丹和女真人出入。如果占据了这里,他们跨越广阔的华北平原,数日就可抵达北宋都城开封城。幽云十六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战争从来不是“做减法”,而是“做加法”。幽云十六州的丢失对于宋朝来说不是简单的“减法”问题,当宋朝要进攻辽国时,失去幽云十六州的弊端就会凸显出来。

把幽云十六州拱手相让,这反倒成了宋军攻打辽国的最大障碍。原本属于自己的地方,这下却要先收复。

历史留在幽云十六州的记忆。

从宋太祖赵匡胤,一直到宋神宗,宋朝的皇帝们就从来没有忘记过这块土地。从赵匡胤的“封装库”,到宋太宗时期的雍熙北伐,为了收复幽云十六州,北宋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赵匡胤想到了迁都。他认为开封无险可守,提议把都城迁到洛阳,却遭到了赵光义的反对。

宋朝终于按耐不住,雍熙三年(986),宋太宗趁辽国新君初立,局势不稳,发动二十万大军,分三路对辽国展开北伐。

对于这次北伐,北宋精心准备,志在必得。开始势如破竹,收复了不少失地,甚至一度攻至幽州城下。但是,由于中路军曹彬指挥不当,败在耶律休哥手下,主力被击溃。情况紧急,不得已之中,宋太宗下令撤军。西路军主将杨业战死,十分惨烈。

杨业就是后来杨家将的原型。

一场没有胜算的战争,把北宋拖入泥潭之中。雍熙北伐之后,宋朝一蹶不振,再没有能力发动北伐。从此,宋朝从进攻转为战略防守期。史书记载“雍熙之后,终宋不振。”

雍熙北伐之后,辽国恼羞成怒,发动了对宋的全面进攻。北宋在无可奈何之下,和辽国最终签订“谭渊之盟”。

辽国之后,这一地区又被金国占领,改燕京为金中都,设为首都。

元朝时,元世祖忽必烈改燕京为中都,定为陪都,后又改为大都。

到明朝洪武元年,朱元璋派遣徐达和常遇春帅大军攻克大都,这一地区才重新并入中原王朝的版图。

从公元936年到1368年,整整四百多年的时间里,幽云十六州都在各个政权之间辗转。

这是一片染上了无数人鲜血的生命之地,而这一切的总导演,就是“儿皇帝”的随手割让。

认贼作父的儿皇帝石敬瑭,被永远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饱受后世诟病。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