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忽然有了梦想

腾讯忽然有了梦想

作者:盛庸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今年双11,京东借“二选一”碰瓷阿里来得比往年动静都要大一些。澎湃的最新报道说,在京东起诉天猫“二选一”之后,拼多多、唯品会在同一日向北京高院提出申请以第三人身份加入诉讼,加入诉讼的理由也完全相同,几乎一字不差。

三家电商突然“联手揍猫”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们仨有一个共同的爸爸:腾讯。

1、

京东自不必说,根据相关财报,腾讯持有京东17.8%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比创始人刘强东的15.4%还要多,并在微信上给京东开了最高权限的一级二级流量入口,下沉电商新秀拼多多,腾讯持股16.9%,唯品会,腾讯持股8.7%,都是除创始人之外的第二大股东,都享有微信支付超级入口的待遇。

也就是说,电商三兄弟的这次突然联手,实际上是腾讯系电商酝酿许久的一场合谋而已。


这些年,阿里通过造节把双11这块蛋糕终于做得超级大,抢夺这块蛋糕的战争,如今或许才刚刚开始。

记忆中,京东特别喜欢碰瓷阿里,每到双11就装委屈哭诉阿里“二选一”。

然而,实际上,“二选一”这个词是京东自己起的,也就是说,京东自己想当然地认为在商家眼中自己就应该是“二选一”的“二”里面的其中之“一”,可是,以京东的体量,可能只是0.3而已,尤其是在服饰、美妆等领域,恐怕0.1都不到。那么,京东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蜜汁自信,才会认为自己是那个“一”,并认为商家也必须认为京东是个“一”呢。

实际上,对于根本就不是“一”的京东而言,“二选一”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所以,根本就不在“BAT”阵营、市值连拼多多都比不上的京东,在碰瓷时其实和阿里差了一辈。

如今,腾讯系出手,在辈分和体量上,才算“对等”吧。

2、

前有三兄弟联手出击,后有流量爸爸腾讯坐镇,天猫这次,可以说“真是太难了”。因为腾讯系在社交流量上的优势,比天猫在电商领域的优势,那可大太多了。


权威统计数据显示,腾讯占据着中国人42%以上的上网时间,张一鸣的字节跳动有12%,整个阿里系大大小小的产品,只有10%。在这“绝对的流量优势”之下,腾讯仅通过微信,就给了占京东总量四分之一的流量,拼多多的砍价分享链接在朋友圈和微信群畅通无阻,唯品会也依托腾讯流量快速生长。


而这些流量支持,当然是“排他”的,阿里和字节跳动产品的各种链接,当然是被"封禁"的,一开始,被封禁的字节跳动还出来喊几声,现在也和阿里一样在沉默中接受腾讯才是流量老大这个命运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腾讯有没有滥用自己在社交流量上的市场支配地位呢?腾讯系电商三兄弟京东、拼多多和唯品会,又是哪里来的勇气,反而状告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是梁静茹吗?

3、

腾讯别忘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这份记忆,永存于波澜壮阔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和历代网民的记忆深处,可不是一句“科技向善”就能彻底洗白白的。

很多网民、很多互联网从业者,应该不会忘记,2010年7月24日,那篇刷爆了各大门户网站和论坛的叫做《“‘狗日的’腾讯”》的文章。

这篇文章的作者,《计算机世界报》记者许磊,在采访写作一个多月,删减修改5遍成稿时写到——“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过任何一场盛宴,它总是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然后决绝地超越……

只要是一个领域前景看好,腾讯肯定就会伺机充当掠食者。它总是默默布局,悄无声息地穿在你的背后,他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出来搅局,让同业者心神不宁。而一旦时机成熟,它会毫不留情地划走自己的那块蛋糕,有时它甚至会成为终结者,霸占整个市场。”

记者许磊根据采访结果认定——腾讯的核心能力就是“抄袭”。

众所周知,那些年,那些被腾讯“抄袭”或者说模仿的公司,几乎都是一个结局。

然而,许磊老师显然还是低估了腾讯。

3个多月之后的11月3日,天刚刚黑,无数中国网民突然在QQ上收到了来自QQ的那封著名的、足以载入互联网史册的《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我们刚刚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

那一晚,腾讯决定,用户自己花钱买的电脑必须得卸载360才能运行qq,装了360就无法运行qq,要求用户必须“二选一”。

作为“二选一”的最早实践者之一,腾讯通过自己和用户共同的“艰难的决定”,成功逼退了360的进攻并以被告身份赢了最终的官司。

赢的理由也很简单,最高法认定:市场份额高并不等于具有支配地位。

3Q大战结束,颇有些赢了战争输了舆论的腾讯也开始反思,并在“投行化”的路上越走越远。

腾讯也的确因此变得越来越强,并成功抢到了微信这张移动互联网的船票,成为占据绝对优势的流量霸主。

然而,在电商领域,在直接能使得流量最大化变现的电商领域,手握超级流量的腾讯一直落后于阿里,干了几票产品都不成,最后干脆收养了京东拼多多等几个干儿子,然后再通过自己的流量赋能。

下一步呢?难道是让干儿子联合打官司,干掉对方?

说白了,就像一个一个的用户组成了腾讯的超级流量地位,用户即是腾讯的命根子一样,正是一个又一个商家,成就了天猫的电商一哥的位置,商家就是天猫的命根子。

推己及人,腾讯系电商和天猫,都不妨换位思考一下。


4、

记得去年5月,著名的潘乱老师,也是采访写作一个多月,删减修改5遍,写了一篇刷屏爆文——《腾讯没有梦想》。

这篇文章,让太多人想起了曾经的腾讯,并不厌其烦地论证:腾讯究竟有没有梦想?

如今,从腾讯系三大电商联手起诉天猫看来,腾讯终于有梦想了。

坐拥超级流量的腾讯,已经通过各种游戏和产品俘获了不少小学生,如今又要借助京东、拼多多和唯品会三者联合,通过法院认定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手段,共享天猫的商家资源。

一旦此事成功,腾讯系商家借助4倍于阿里系的流量,即可很快成就自己流量霸主+电商霸主的超然市场地位。

要知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即是权力,流量即是金钱。

说白了,腾讯和腾讯系电商的行为,和“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有何区别?

手握超级流量,看谁都是自己盘子里的菜,如此看来,如何把流量也锁进笼子,恐怕已经是中国互联网监管者需要仔细考虑的一个问题。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