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宁浩监制,《受益人》却难以复现《药神》奇迹

同为宁浩监制,《受益人》却难以复现《药神》奇迹

这几乎成了刚出道的喜剧犯罪片导演的标配:故事发生地点在重庆;角色混在社会底层,说话满口方言;行为方式有些土里土气的猎奇感,同时又夹带着令人为之动容的心酸和无奈;诉求表面看是为了钱但背后有着更为令人同情的动机,角色在经历了变故后,一定会有巨大成长——或者说,他本性纯良,只是被压力所扭曲,经此一事后,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善良本性,痛彻觉悟,决定好好做人,不再耍小聪明,不再走弯路。

用这套叙事模板打造的黑色喜剧犯罪片,在中国电影银幕上,我们已经见过了太多:从最早期的《疯狂的石头》,到前几年的《火锅英雄》《无名之辈》,再到大鹏前不久刚刚上映的新片《铤而走险》,这些电影尽管讲述着不同职业或无业的底层人故事,但它们却不约而同共同将重庆打造成为一座带着人性余温的犯罪之城。这里没有古惑仔式的黑帮火并,没有猫鼠游戏式的精密算计,它是用一种幽默的方式去解构小人物的悲欢喜乐,机缘巧合和阴差阳错成了它的叙事腔调,但维系在这腔调背后的内容,又是平时和质朴的性善论调。

从这个角度看,导演申奥的作品《受益人》完全可以嵌套进这套叙事模板,只是与前述作品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放弃了这些喜剧犯罪电影最为偏爱的多线叙事策略——一个深受盖·里奇、科恩兄弟等著名导演启发的叙事技巧。

它的形式变得更简单,主题也变得更为纯粹:一个急需用钱给儿子治病的男主、一个贪污公司账款被发现亟需填补财务窟窿的男配联合起来,打算诱骗一个天性善良、憨直火辣的女直播,男主要通过结婚,让女主在保单上签字,随后制造意外的方式拿到钱。我们当然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事情的推进绝非如角色想象中那般简单,那些事先看似周密的计划在后期看起来漏洞百出,要将恶事做到底的男配进行着新计划,而另一边男主却和女主的感情日益深厚。直到我们看到男主真的对女主产生了感情,这个计划到剧情的高潮阶段也终于开始令男主觉得痛苦。他的做法就是宁愿冒着失去爱人的风险,也要去拯救她的生命。这个故事以一个带有悬念的事件进行开场,当它行进至高潮处的时候,却进入了一个纯爱般的自我感动中,以至于主角患了哮喘的儿子像是一个推动叙事的道具一样,在最初推动着男主进入这个谋杀计划,在中段以其突兀的出场将男主再一次置入真相可能被拆穿的危机,随后当男主和女主情深似海后,这个患病的儿子并没有进入到男主在高潮阶段艰难的抉择中。

《受益人》在预告之初带给观众十足的期待,一方面,这是宁浩的“坏猴子”电影计划推出的第三位电影人,在经历了全民狂欢我们终于能拍出韩国现实主义电影味道的《药神》后,大家对宁浩旗下的这些签约导演们有了更多的期待。

《受益人》显然难以复现《药神》的票房奇迹和舆论口碑,第一,这部改编自法制新闻的报道缺少后者那样全面广泛的舆论关注度(穷人看不起病),它所想表达的故事是更偏向于个人色彩的,要让全民做到共情,这显然是一个缺乏吸引力的选题;第二,在观众经历了无数的“重庆犯罪故事”后,对这个地域下的故事已经渐渐产生了疲态,同样是大鹏主演的《铤而走险》前不久的累计票房没有过亿,而这部《受益人》被预测票房将在两亿处封顶。其实这些电影在制作上非常用心,但显然如何突破这一模式化的窠臼是电影人自身所面对的最大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DoNews签约作者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DoNews专栏获取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d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