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辛斯基的《工业社会及其未来》有感

卡辛斯基的《工业社会及其未来》有感

其实,对于未来的世界,我个人感觉是更倾向于悲观的。这并不是说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而是因为所有事物的发展都朝着更容易的方向前进,这是由事物自身的趋势所决定的,那么什么是容易的?相对于建设,破坏永远是容易的,这就是未来世界多半会走向衰亡的根源。

1.精心护理的庄稼与肆意生长的野草

如果你曾经在农村生活过,你就会知道,养护一片好的庄稼是多么的费事,除了要保证各种浇水,施肥,还要面临各种各样的野草,即便是频繁的打各种除草剂,也依然不能抵挡,野草的疯狂蔓延和旺盛的生命力,如果我们种植的粮食有野草这般生命力,人类大概就不会再饥饿了。而事实是,一旦我们的稻田疏于打理,仅仅一两年的时间,稻田就会被满满的野草所占据。从这个角度来看,从趋势上来看,野草占据稻田,是顺应趋势的,比较简单的事情。如果这个稻田是社会,里面的稻谷就是我们各种赖以生存的设备,资源,规则,那野草就是隐含其中的各种破坏力。事物的发展,相互之间的作用力,同样的引力带来同样的斥力,凡事有阴有阳,有利则有弊,任何事物在给我们带来美好的同时,也隐含着同等破坏的力量。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维持运转良好的稻田,从某种意义上是违背趋势的,逆势而行,步履维艰。更容不得差错,一旦出现问题,事物就会回到他本来的趋势中去,回到野草疯长的时代。

2.复杂的安全与简单的破坏

现代社会发展越来越快,技术和事物也越来越复杂,维系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是极其艰难的,人类越来越没有能力去把握这个复杂的社会,甚至来不及看清楚这个新的社会是如何运转的,技术和信息的急速发展和爆炸,与人类的认知的缓慢提升和转型之间的鸿沟,差距越来越大,终有一日,人类会因为无知,滥用所谓的技术而导致灾难。人类极有可能会忽略到那些影响和决定人类进程的重要时刻,义无反顾的走向毁灭而不自知。

事物的健康运转,依赖于一种平衡,而在大多数情况,这种平衡是动态的,就如人类社会的发展。动态的平衡过程中,事物能不断的校正自身,从而保持相对稳定,这就是两个轮子的自行车不能直立,却能前行的道理。而这种平衡也是有限度的,随着事物的运转进入高速状态,事物并不能提供进行必要调整所必需的时间,形成一种不稳定的状态,所以凡是高速运转的事物,想要维持平衡的难度大大提升,这种高速的动态平衡,在不断的加速过程中,最终会走向不稳定,而不稳定会打破平衡,带来毁灭。因而在社会的高速运转和不断加速中,维系这种平衡,所需要的安全机制也是极其复杂的,而复杂就意味着风险,意味着我们会忽略掉那些生死攸关的潜在危机。

就如同复杂的人体系统,一个人要健康的存活依赖于全身器官的良好运转,而要一个人死去,却只需要简单的破坏他身体的一个器官。没有几个人的去世,是因为全身衰竭,大部分人是因为某一部分的机体出现问题,而让身体的其他部分成为陪葬。维系一个复杂系统的安全是极其困难的,而破坏它,却只需要破坏它的哪怕一个零件,就会使它失去效用。

耗费数十年建造的金字塔,如果你愿意,可以一瞬间将他炸得粉碎;即便是数十万,数百万的正规军,也未必能在广袤的国土上抓到一个流氓;你要谨言慎行数十年才能积累一个好名声,而只要你做了一件坏事,就会身败名裂。在自然的法则里,破坏永远比建立更容易,而事物总是朝着容易的方向前进,因为阻力最小。

3.阳光下的文明与阴暗里的邪恶

既然有了阳光,那便有了黑暗。既然有了白昼,那便有了黑夜。这个社会上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各种文明的规则的保护之下,我们有政府,警察,法律,规章等等,一系列规则,规范着彼此的行为,维系着一种脆弱但有效的安全,但这依然不能掩盖我们内心对黑暗的恐惧和胆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只是习惯于规则带来的安全,但却未必有勇气反抗规则以外的黑暗。即便是一座城市里95%的人都遵纪守法,而只有另外的5%的人成为歹徒,也足以让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人人自危。人类对于恐惧的感触,尤胜于其他情感,而恐惧是会放大的,是会传染的。所以我们有时会见到三五个歹徒就能轻而易举的控制整架客机,有时候歹徒的数量甚至更少,而乘客的数量甚至更多,即便是正义的数量多于邪恶几十倍,却并不能改变被邪恶占领的事实。由此来看,人更容易屈服于暴力与邪恶,而不是正义和良知。

即便是ISIS这种恐怖组织,也知道运用人体炸弹这种低成本的方式,来放大民众的恐惧,而且往往奏效,他们总能轻易的占据头条。而对于这种邪恶恐怖行为的防范却难于登天,即便你严查了所有了机场,车站等等,犯罪分子总会找到安防薄弱之处进行破坏,所以想要杜绝恐怖犯罪近乎不可能。用一句中国人的老话来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黑帮经济学里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黑帮和犯罪分子,犯罪的成本很低,而回报却可以十分巨大。这也就是有些国家,即便耗尽全国的军力,警力也难以彻底清除海盗,毒枭和黑帮组织,当这些邪恶分子选择隐藏在人群中,不采取行动时,他基本看起来就是一个无害的平民,隐蔽性极强。当一个犯罪分子或是恐怖分子,想要在社会中制造恐慌时,他会可以在广袤的国土上肆意游荡,任意寻找防卫薄弱之处,进行袭击,而正规军想要抓获他,却只能后知后觉,难于登天,要付出远远超出预期的成本,投入庞大的安全力量,才能将其擒获。因为这样的邪恶的存在,正义的力量往往需要比邪恶强大数倍甚至十数倍,彼此之间才能达成一种脆弱的战略威慑和平衡。这也是弹丸之地的ISIS,采用恐怖策略,却能同时叫板美欧等诸多强国的原因所在。

4.技术的平民化与破坏力的普及

放眼人类的整个历史,人类的技术和能力从未像今天这般强大,人类的破坏力也从未像今天这般强大。原始人类耗费数十万年才发现的钻木取火,即便是今天的小孩子,也可以轻易拥有打火机和火柴,如果他愿意,他随时可以引起一场山林火灾。之前人类耗费数年才能凿通的山路,今天只需要几包炸药就能将山体炸的粉碎。之前长刀长矛的冷兵器战争,现在已经是枪炮弹药,无坚不摧。

随着科学技术的普及,许多拥有破坏力的工具变得易于获取。新闻里,即便初中生也能造出枪支弹药,在农村用普通常见的简单的化学药品就能制造出毒品。在美国,一个小学生,甚至建造一个微型的核反应堆。现在即便是一个中学生,也能知道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倘使科技照这样的速度普及,一个普通的犯罪分子掌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制作方法,也只是时间问题。而我们却只能去防止,却无法去应对这样的灾难和结局。而正像前文所说的,正义面对邪恶,防止是防不住的,邪恶的力量总能找到它的缝隙。倘若像ISIS这样的恐怖分子,真的掌握了诸如核武器这样的威慑力,今天的人体炸弹,难保不会变成明天的核战争,倘如此,世界的崩溃只在瞬间。

5.精英的极化与平民的衰落

即便当今国际上的政客,精英一个个叫嚣着民主与自由,然而不可否认,平民作为个体的重要性,已经前所未有的被削弱了。平民对于国家而言,从某种意义上仅仅是一个数字,是社会运转的一个零件,单个的个体是可有可无的。真正对当今的国家和社会有着异乎寻常的影响力的,是掌握大量财富,资源的精英群体,不管是今天如日中天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基因科技等等,只能越发的成就大公司的垄断,强化寡头格局,造成社会的极化,而大部分的平民摆脱不了被安排,被支配的命运。这是一种潜在的危机,不少科幻电影里表达了这种忧虑,极度的贫富分化,带来社会的分裂,正如未来简史中所述,未来99%的人,将沦为无用阶层,我们将不得不依靠上层精英社会的施舍和残羹冷炙而生存。而这样的极化和分化是容易的,想要实现共同富裕和共产社会却是艰难的,既得利益集团是不会愿意与平民分享自己的财富和资源的,这无关于道德,而是人类的天性,得到的还想得到更多,人类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而事物总是朝着容易的方向前进,这是趋势的力量。

来源 言道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