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坪,怒江大峡谷不为人知的秘境,中国远征军野人山回家之路

亚坪,怒江大峡谷不为人知的秘境,中国远征军野人山回家之路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地处滇西边陲。著名的怒江大峡谷,全长约300公里。绵延千里的高黎贡山宛如一条昂首的巨龙,横卧在滔滔怒江以西。每年冬季,山巅白雪皑皑,猛兽飞禽难以逾越。险恶的自然环境不能阻挡勇敢勤劳的怒江各族人民走向山外的决心。历史上,怒江各族人民出于交换产品、相互往来的需要,便涉险历危,攀崖越涧,披荆斩棘,开辟了一条又一条从怒江通往邻国缅甸的通道。亚坪驿道就是其中的一条,它还是当年中国远征军从野人山回家的路。不过,因地处边境加之山高路险和冬季封山,好多怒江人都对这片秘境鲜有耳闻。

亚坪,傈僳语,悬崖峭壁之意,从福贡县城往北过怒江到西岸,桥头竖着“秘境亚坪”的牌子,山坡上有一处边防检查站。“十八里”就是亚坪,是去中缅边境的里程,但起止点很模糊,里程数也不可当真。越野车开始了摇摆舞,司机师傅戏称给我们“按摩”。车子绕山颠簸行驶了3个多小时后到了亚坪。蓝天下是巍峨的峰阵岭群,开阔地周围是参天大树。朋友指给我们看远处的山峰,棱锥一把,直刺天空。这根柱径30余米,柱高百米的石柱,傲视怒江大峡谷江流云海,是亚坪最神奇的自然景观:“男人山”或者“太阳山”。作为傈僳族的发源地,“男人山”和另一个自然景观“石月亮”一阳一阴、遥相呼应、日月同辉,被奉为“傈僳之根”,也是当地傈僳族同胞心中神圣的图腾。

顺怒江峡谷上行的印度洋暖湿气流,给两岸营造了山地雨林,合围粗的树干上长着苔藓,枝枝杈杈间生出寄生植物,秋色里煞是斑斓。不断有大大小小的瀑布冲断简陋的道路,四溅的水珠腾起水雾,阳光下幻成弯弯彩虹。尽管只有“十八里”,能见到如此森林也聊胜于无。海拔越来越高,大树渐渐稀少,遥望山上裸岩地带,山脊就是国境线。亚坪是牧人季节性圈牛羊的地方,近几年开了客栈,生意尚可。缅甸边民徒步一整天到亚坪来买日用品,比到本国的乡镇集市要近两三天。睦邻友好,边境安定,原来山上边防站的房子已淹没于荒草中。盘山的公路呈之字型一直到中缅边境的界碑,我们下车爬山,方向缅甸。

站在中缅31号界牌,尽头连绵起伏的山就是野人山。野人山位于中国和缅甸印交界处,是缅甸的最北方,再往北就是冰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东西皆为高耸入云的横断山脉所夹峙。野人山山峦重叠、林莽如海、树林里沼泽绵延不断、豺狼猛兽横行、瘴疠疟疾蔓延,是极其危险的地方。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由于盟军指挥不当,加上英军作战不利,4月底至5月初,远征军后路腊戌以及缅甸战场重要城市曼德勒相继被日军占领,中、英军只得相继撤往中国、印度。原本蒋介石下令杜聿明抢在日军之前占领密支那,取道回国。然而日军走公路,远征军走山路,无论如何是赶不及了。蒋介石获悉后,电告杜聿明尽量避免与日军作战,从密支那以北的野人山绕道回国。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的10万兵力当中,为战斗而牺牲的中国军人约1万多人,却有5万人死在了野人山,写下世界军事史上最悲惨的—幕。站在远征军归来的中缅边界,仰望祖国壮美的山河,我泪如雨下。

亚坪驿道起自福贡县亚坪村,途经恰马底村、四拉甲村、嘎腊底村便顺亚坪河而上,经马毕哑库、陆贺吉勒,翻越高黎贡山卡赤萨拉山口入境缅甸奇腊底村;再西行经底米洛、底国德、咱永、子拉爬、泥马喜底、利应奇、库布德、泥旺故、乐门到达缅甸北部重镇葡萄市。据当地傈僳族老人邓付永介绍,亚坪驿道的形成已有20代人的历史。按一代25年计算,至今约有500年的历史。亚坪驿道的许多路段,多数用傈僳语命名。如“亚坪”意为石头丫口,“马毕哑库”意为矮竹棚岩洞,“陆贺吉勒”意为滑坡遗址,“奇腊底”意为借回来的一块小平坝,“底米洛”意为轮歇地箐,“咀永”意为最小的儿子,“乐门”意为箐的尽头,“四果四库”意为栎树树洞。由此不难看出,亚坪驿道是以怒族和傈僳族先民为主历尽千辛万苦,一段段向前开辟出来的。

1942年8月,中国远征军1700多人就是从这条古道上撤回的。据96师师长余韶回忆:8月2至4日,过高黎贡山,山中纵横数百里无人烟,夜夜露宿,此山每年九、十月开始降雪,深数尺至十数尺,行人绝迹,谓之封山,到次年四五月开始化雪,我们若再迟一月就无法通过了。然后我们从土人架设的溜索过怒江,到达了云南省的福贡县……”当时,不过万把人的福贡人民维系在刀耕火种,缺吃少穿的极度贫困线上,远征军途经福贡境内时正是青黄不接的饥荒时节,但福贡人民宁可自己吞糠咽菜,也要为归国部队提供粮食和肉菜等,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支援粮食近10万公斤,组织了3600多名民夫为远征军接运物资,开辟道路,并用篾溜索把1700多名子弟兵从怒江上一个个安全地送往江东。

我在一户姓华的傈僳人家停下脚步与主人攀谈,邻居喊这家主人为阿开(傈僳语老三的意思),阿开2001年从福贡县子里甲乡搬迁到这里,因为位于中缅边境地带,平常贸易往来频繁,平日里靠在这里歇脚人留下的食宿钱,来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淳朴的阿开笑着对我说:一般不收来往客人的钱,都是他们硬留下的,我们傈僳人,客人来了,吃个饭,晚上山高路险,歇个脚,不应该收钱的!阿开现在养猪和鸡,他说,国家一直帮助我们,我们也要自食其力………我在心里掂量着傈僳这两个字的涵义,我想我此刻读懂了,傈僳是纯朴、是好客、是勤劳、是勇敢的一个民族。我向像阿开一样的傈僳人致敬,你们用艰辛的生活守护着祖国西南边境的安宁与和平,你们用世世代代的勇敢、勤劳换来了富足的生活,我此刻感受到了什么是平常和伟大,这些平平常常的傈僳人就是伟大的人。

亚坪的美,美在从亚坪村至缅甸俅江极明这段古老驿道约30公里的沿线,至今仍是中缅商贸的主要商道。一路上山林、峡谷、村庄、田园、溪流、瀑布、原始森林、高山湖泊等自然景观层出不穷。春天的亚坪,冰雪消融,万物复苏,遍地杜鹃盛开,处处鸟语花香;夏天,溪流潺潺,清凉温润,时时烟雨蒙蒙,刻刻云山雾罩;秋天是亚坪最美的季节,层林尽染、浓墨重彩,天高云淡,美不胜收;到了冬天,大雪封山,天地一色,山峦寂静。我也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亚坪“秋如油画冬水墨,浓妆淡抹总相宜”的真实面目。相信用不了多久,这片美丽的“秘境”也终将撩开神秘的面纱,把未经雕琢自然天成的美展现在世人面前。

【作者】王成,中国走遍56民族及吃遍56民族总策划总领队,中国探险家俱乐部人文领域特别顾问。媒体撰稿人,乐途旅游网超级灵感旅行家。工农商学兵貌似占全,能朝九晚五,也有诗和远方。惟愿我们在行走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本文所有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署名,未经许可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其他需求请与作者联系。(微信:18612630430)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