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考拉征信获得了个人征信牌照

如果,考拉征信获得了个人征信牌照

明星企业考拉征信经历了成立以来的至暗时刻。

曾经,考拉征信是可能获得首批个人征信牌照的八家试点机构之一;如今,却连董事长都被警方带走。

如果,当年它成功获得了个人征信牌照,成为一家独立的持牌个人征信机构,业务进一步扩大,当下造成的数据乱局影响将何其严重。

而考拉征信,也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为什么当年八家试点机构均不合格。

1、个人征信往事

2014 年,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试点办理个人征信业务牌照,首批申请个人征信试点牌照的有八家机构,包括执牛耳的芝麻信用、腾讯征信,也包括考拉征信。

2015年1月,八家机构的准备工作正式开始,最开始规划的准备时间是六个月,但三年之后2018年1月,却传出百行征信获批的消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为最大股东,之前的八家机构均未获得牌照,仅在百行征信各持股8%。

相比于之前旷日持久的"准备工作",仅仅32个工作日,百行征信就获得我国首张个人征信业务牌照。

速度有时候不代表激情,也可能是早有准备。

2017年4月,个人信息保护与征信管理国际研讨会召开,主办方是央行征信局、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APEC工商理事会。这次研讨会达成5项重要共识:1.应正确理解征信概念;2.个人征信机构不应太分散,准入门槛应较高较严;3.征信应坚持政治上的正确性,贯彻社会的公平正义;4.征信机构不能滥用客户信息;5.征信产品的应用场景主要是在信贷领域。

在这次会议上,央行征信局局长万存知发表了定调式的讲话"到底谁能办个人征信?假如你是单独自然人、单独的企业或者企业集团,金融机构或者金融控股公司,想独资办个人征信机构,我们说不行。在什么情况下行呢?假如多个有共同意向的机构联合起来,共同申办一个行不行?我们说这可以。我们有很多协会建立的会员信息共享平台,按照现在的业务方式应该属于一种征信活动,应该受国务院发布的《征信业管理条例》约束。"(本段引号内容来自《每日经济新闻》)

对于8家做开业准备的机构,万存知也曾公开表态:没有一家合格!"综合判断,8家进行个人征信开业准备的机构目前没有一家合格,在达不到监管标准情况下不能把牌照发出去。"

万存知把共性的问题列为三个方面,其中一个方面是:这8家机构对征信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规则了解不够,而且也不太遵守,在没有以信用登记为基础的情况下,在数据极为有限的情况下,根据各自掌握的有限的信息进行不同形式的信用评分并对外进行使用,存在信息误采误用问题。

总结看来:在央行的规划中,个人征信机构不只是一家单纯的商业机构,在其商业属性之外"征信应坚持政治上的正确性,贯彻社会的公平正义,不能滥用客户信息。"这对于当年股东各异的8家试点机构来说,有点"超纲"了。

而考拉征信被查风波也证明:确实"超纲"了。

2、 考拉征信风波

央行对于个人征信机构的风险预测是正确的,"征信机构"的风险也在频频发生。

据央视网报道,近日江苏淮安警方依法打击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公司。经查,2015年3月以来,北京考拉公司非法提供查询返照9800余万次,获利3800余万元,在公司服务器中查获并收缴被非法获取、存储的公民姓名、身份证号、相片近1亿条。警方已将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销售、技术等20余名涉案人员抓获。

根据办案民警介绍,之所以有上亿条带身份证相片的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主要问题在于涉案公司非法将公民身份证端口出售,并非法缓存公民身份数据,层层加价后,这些数据被小贷公司利用,查询价格从源头的0.1元一条到查询底层时可能两三块钱一条,整整翻了二三十倍,警方介绍,身份证照片可以随意获取,这为小贷公司实施"套路贷"犯罪,暴力催收敞开了罪恶之门。

警方称,催收公司把这些非法获取的公民身份证照片PS成灵堂照片或者淫秽色情的照片发给贷款人本人,首先是贷款人本人,对其进行威胁。这种情况下,如果贷款人还不还款,PS照片就会被小贷公司发给贷款人的亲友、同事、同学,毁坏贷款人声誉逼迫其还款;还有就是被用于电信诈骗犯罪中的通缉令诈骗。

一家曾经申请个人征信牌照试点、现为百行征信股东的企业,竟然会和套路贷、电信诈骗扯上关系,并以此获利,实在是意料之外、法理之外。

但却在情理之中,就好像因为商业利益,八家试点机构中只有三家愿意将数据接入百行征信系统一样,有人不愿意将数据接入百行征信是为了利益,有人愿意将数据卖给别人也是为了利益,这是屁股决定的。

3、屁股与脑袋

在拉卡拉的招股书中,对与其他企业共同投资的拉卡拉信用管理(考拉征信最大股东)的原因、背景和和合理性是这样阐述的:

"2014 年,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试点办理个人征信业务牌照,作为国 家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个人征信业务具有巨大商机, 其牌照也具有稀缺性。为充分抓住此商机,发行人原子公司成都拉卡拉与上海蓝色光标品牌顾问有限公司(蓝色光标的子公司,后将其所持拉卡拉信用管理的股权转让给蓝色光标)、旋极信息等主体于 2015年 1 月共同投资成立了拉卡拉信用管理,全资持股考拉征信服务有限公司,并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试点资格,最终获准与阿里系的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系的腾讯征信有限公司等其他 7 家公司共同试点开展上述业务。

鉴于征信业务为新兴业务、在起步阶段需要大量资金,而发行人在 2015 年时尚未盈利,同时为扩大在征信业务领域的影响力,拉卡拉信用管理后续引入了盈生创新、拉萨随缘、广联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这段阐述中,拉卡拉看中了牌照的稀缺性,看到了商机,但是看到了政治的正确性了吗?看到社会的公平正义了吗?从考拉征信的行为来看,好像没有。

11月20日,拉卡拉工作人员针对考拉征信风波回应称:考拉征信服务公司是具备独立法人地位的公司,拉卡拉支付是其母公司考拉昆仑信用管理公司的九名参股股东之一。拉卡拉与考拉征信之间的财务、业务、经营等都是各自独立的。

11月21日拉卡拉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对考拉昆仑持股比例为32.4%,按照公司法、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公司不足以对考拉昆仑股东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考拉昆仑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会由五名成员构成,公司提名其中两名董事,未超过半数,依公司法、公司章程对公司治理的有关规定,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董事会。考拉昆仑由经营层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的权限自主决策、自主经营,公司不参与其具体经营活动。综上,公司不能控制考拉昆仑股东会、董事会、经营决策,因此,公司不能控制、实际支配考拉昆仑,同时亦不能控制、实际支配考拉昆仑全资子公司考拉征信。

这个公告内容比拉卡拉工作人员的回应内容更加详细,但表达的意思却大致相同,很多人可能认为是甩锅,但读懂新金融认为:这不见得不是事实。

但即使是事实,又能怎样?只是进一步证明了央行对于当年8家试点机构判断的正确,只是进一步证明了,如果这八家试点机构获得个人征信牌照,今天的数据之乱会更加严重。

读懂新金融曾在之前的文章中提到:屁股决定脑袋,民营企业的天性就是要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而不是做普惠金融,即使是,前提也要是做普惠金融可以赚到钱。

这句话浮于理论,低估了"屁股"的力量,实际中呢,只要能赚钱,有的企业不会管它是普惠金融、个人征信还是数据买卖。

何其可悲!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