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发布骁龙865的高通,为什么被一群汽车巨头给告了

刚刚发布骁龙865的高通,为什么被一群汽车巨头给告了

文 | 张超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高通推出年度旗舰手机芯片骁龙865、首款5G SoC中高端芯片骁龙765和骁龙765G、5G模组化平台、以及全新3D声波指纹识别技术。

高通在今天凌晨的发布会上发布了多款新产品

面对来势汹汹的华为麒麟990和联发科天玑1000,高通试图在5G前夜奠定胜势,但一连串的官司正让他们焦头烂额——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高通涉嫌不正当竞争案还要二审,宝马、福特、通用、丰田、德国大陆和日本电装,又联合起诉了高通,指控其专利费收取模式,会导致配备高速5G无线技术的汽车成本上升。

通信行业的巨无霸

为什么汽车企业也加入到讨伐高通的行列中来?这要先看高通是怎样成长为一家让人又爱又恨的企业。

高通官网上,用一句话交待了公司诞生过程——“1985年,七位有识之士聚集在圣地亚哥的一个小房间内共商大计,决定创建quality communications。”

这七个人,分别是高通创始人艾文·雅各布斯博士,和他在卫星通讯技术咨询公司的6位老同事,他们在一家披萨店楼上租了间办公室开始创业。quality communications就是高质量通信的意思。

高通创始人雅各布斯博士

雅各布斯团队认为CDMA技术潜力无限,决定从事CDMA技术开发。1989年,高通正式推广CDMA技术,最终在1993年,CDMA被公认为行业标准。

布局CDMA,让高通在3G时代占据先机,3G时代的三种通讯模式WCDMA、TD-SCDMA、CDMA2000,都是跟高通CDMA同源的技术,国际电信联盟把CDMA选作是3G背后的技术。

同时,高通还进行了SOC(系统级芯片,包括了CPU、GPU、ISP、基带芯片等多个部件)的研发。

2000年,高通已经在CDMA芯片和系统软件中集成了GPS,把GPS和互联网、MP3和蓝牙功能等结合在了一起。此后,高通又改进了SOC的处理性能和电源管理等能力。

高通曾经生产过CDMA手机

苹果在2007年推出第一代iPhone时,高通已经成为世界著名的移动芯片厂商。

进入4G时代,高通通过收购、研发等方式,在4G关键性技术中,以655件专利的数量排名第一,其余五家为三星的652件、华为的603件、诺基亚的505件、InterDigital的418件和爱立信的399件,这六家厂商掌握了全球过半4G关键技术专利。

早在2011年,高通就推出了Gobi系列LTE基带芯片,这是骁龙X系列LTE基带芯片的前身,此后高通每次发布新的SOC都会有相关新的基带芯片亮相,2014年开始,高通启用了一直到现在都很著名的X系列LTE基带芯片命名体系。

高通X55 5G基带芯片

5G时代,高通依旧是标准制定者之一,在2018年的3GPP上,5GeMBB场景数据信道编码方案使用的是高通主导的LDPC方案,高通在LDPC码上的专利占比将近一半。

另外,高通在2016年底就发布了首款5G基带芯片X50,目前,高通的5G基带芯片已经更新到了第二代的X55。

霸道的“高通税”

高通专注于技术开发和授权、以及半导体芯片,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移动芯片供应商,通讯信息专利授权者,同时也是通信行业最受“敌视”,各国政府首先开展反垄断的对象。

这是因为高通的主要收益来自于两部分,专利授权和手机SOC芯片出售。也就是说,如果使用了高通芯片,要付芯片钱及专利费,如果使用了非高通芯片,只要芯片用到高通专利,还是得付专利费。

高通此前的旗舰产品骁龙855芯片

问题在于,高通手中握有大量的3G、4G甚至5G的基础必要专利,而通信标准每一代都要向下兼容,无法绕开大量的高通基础必要专利,这导致包括苹果在内的众多手机厂商不得不向高通缴纳专利费。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2016年魅族和高通的专利纠纷案。

当时魅族一直使用联发科芯片,但是高通依旧指控魅族侵犯了其3G、4G通信技术专利,要求索赔5.2亿元人民币。

原因就在于联发科芯片采用了高通的3G、4G通信技术专利,而联发科的合作伙伴也必须要有高通的授权,因此即使不用高通芯片,魅族也要向高通支付费用。

最后,这桩官司以双方达成了专利许可协议,停止诉讼告终。

除了“强行催缴专利费”,高通不合理的专利费率也被业界诟病许久,高通的专利费一直被戏称为“高通税”。

这种收费方式的霸道之处在于,高通不是按照固定价格收取专利费,而是按照整机销售额来计算费用,一般收取整机价格的3%-5%。

这样一来,手机单价越高,高通收费就越贵。如果手机卖到5000元人民币,高通收取的专利费就要在150元-250元人民币之间。

高通的“霸道”还体现在,将专利许可与销售芯片进行捆绑,只有给高通付过专利费的厂商,才能获得其芯片,业界也戏称这是“买专利送芯片”。此外,高通拒绝对有竞争关系的芯片生产企业进行专利许可,还会在专利许可和芯片销售中附加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天下苦高通久矣

高通的种种做法,早就引发业界不满,毫不夸张的说,正是“天下苦高通久矣”。因此,十几年来,高通被各国政府和组织进行反垄断调查的新闻屡见报端。

2005年,欧盟对高通专利授权定价过高展开反垄断调查,经过四年的调查,这桩官司最终因为各家厂商的和解撤诉而终止。

2006年,高通在韩国面对反垄断调查,2009年,韩国官方认为“高通对客户实行差别性对待,对其中一些客户收费较高”,为此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高通开出约2亿美元罚单。

2013年11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对高通进行反垄断调查,最后高通被罚60.88亿元(2013年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额的8%),中国国家发改委还责令高通全面整改……

各大手机企业更是起诉高通的常客。

2016年,黑莓公司起诉高通收取了过多的专利费,最终黑莓获得高通8.15亿美元赔偿;

2017年,苹果公司在美国、中国、英国等地起诉高通,主要是专利费和芯片纠纷,经过两年拉锯,最终双方达成和解……

最有影响力的一起诉讼,则是2017年1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指控高通的专利许可政策违反了联邦法律,构成不正当竞争。

有了FTC这个召集人,再加上涉及自身切身利益,各大企业纷纷站出来“痛打落水狗”,苹果、华为、联想、英特尔、LG、三星、联发科等手机产业链的公司都相继出庭作证或者提供证据、证词等,一副誓把高通拉下马的架势。

今年5月22日,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判决高通公司败诉,并对高通公司提出多项要求,包括不得以芯片供应为威胁与客户进行专利许可协议谈判;以公平、合理、无歧视(FRAND)原则向调制解调器芯片供应商提供标准必要专利(SEP)许可;不得签署芯片独家供应协议;接受7年监管等。

该案宣判后,高通公司立即发布声明,表示强烈反对,将寻求立即中止联邦地区法院判决的执行,并向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就在上月底,英特尔又站出来提交了新证据,指控高通凭借垄断影响了公平竞争,此前英特尔为建立基带芯片事业苦战了10年,投入数十亿美金,雇佣数千名员工,收购了两家企业。然而在刚打造出世界级基带芯片的节骨眼上,就被迫退出了这个市场,将基带芯片业务出售给苹果的交易让英特尔损失了几十亿美元。

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史蒂文·罗杰斯

“高通的那些单方面条款使他们可以随意下调基带芯片价格,同时也通过收取使用费用来使客户使用竞争对手芯片的成本大大增加。”英特尔执行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史蒂文·罗杰斯(Steven Rodgers)大倒苦水,“英特尔在高通的反竞争行为中受到首当其冲的伤害,被剥夺了在基带芯片市场的机会、被禁止向客户销售产品,以及被逼以不公平的价格出售产品。”

买车也要交高通税?

进入5G时代后,高通的触角进一步延伸至汽车、医疗、物联网、智能家居、智慧城市等多个领域,这也是引发车企集体诉讼的导火索。

路透社报道,如高通二审胜诉将可能导致配备5G技术的汽车成本上涨

目前,宝马、福特、通用、丰田等车企都已经宣布跟高通合作,在5G技术下探索新车型的研发,宝马和丰田动作稍快,可能在2021年推出相关车型,福特可能要在2022年才推出相关车型。

然而,这些汽车企业普遍担心,高通会向他们这些制造商和终端商收专利费,而不是向汽车5G芯片的供应商收费。

鉴于目前FTC起诉高通的案子正在二审准备中,这些车企并不希望高通能赢得二审,因此美国当地的宝马、福特、通用、丰田等整车制造商,以及生产车内信息娱乐系统和车辆定位技术产品的德国大陆和日本电装,联合起诉了高通,主要指控高通专利费的收取模式,会导致配备高速5G无线技术的汽车成本上升,希望双方能以合理的价格进行谈判并许可。

高通在2019年CES演示的骁龙汽车驾驶舱原型

车企在法庭上表示,高通应该与其供应商进行谈判,从而“避免与汽车制造商之间进行非必要、高成本、低效率的谈判”。

德国大陆和日本电装则表示,由于专利授权行为涉及太多的法律风险,他们已决定终止与高通竞争对手三星电子和联发科的合作。他们认为,高通和其他专利持有方拒绝将其技术授权给其他芯片制造商,因为这样的授权只能获得几美元的费用,而只与汽车制造商签署授权协议,因为与后者合作能获得数万美元。

这两家供应商在其起诉书中表示,由于授权许可问题,导致了生产效率的低下,最终影响的结果就是配备高速5G无线技术的汽车成本上升,消费者需要负担更高的价格。

不过,这些车企最终能否如愿以偿,还是要看FTC诉高通案二审结果,如果高通胜诉,那么在万物互联的5G时代,人们可能不得不为每一个场景的新体验支付更多的费用,从长远看,这不利于行业的创新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