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从傍上江湖大佬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他的开挂人生

朱元璋从傍上江湖大佬的那一刻,就开始了他的开挂人生

前面说到,朱元璋已经做好了举枪的准备,他一直在关注着当下时局的变化,等待横空出世的机会,那么现在,他似乎找到了那个他可以投奔的方向,他决定踏入江湖,追寻自己的梦想,本着心中的那片天,勇往直前!

元至正十二年三月初一的一大早,朱元璋简单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其实里面只有自己的几件破旧的衣物而已,跨出皇觉寺的大门,目的地——离这里不远的濠州。

濠州城里驻扎着数千红巾军,而此刻城里城外都被一股紧张和肃杀的气氛笼罩着,城内人人自危,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因为这里的红巾军早已被元军盯上了,元政府彻里不花率领大军正向此处奔袭,而濠州城似乎已经是红巾军最后的退路了,一路退却的红巾军终于在城南三十里处得以休整,等待着与元军决战!

负责守城池的是郭子兴,在大帅府内,他眉头紧锁,正在思索着一条完美的守城大计。就在郭子兴聚精会神的想作战方案时,进来一位红巾军小头目,进来后屈膝抱拳禀报道:“启禀大帅,在城门口抓到一名自称要来投军的元军探子,还声称非要见大帅!”

苦于元军围困的郭子兴此时正在气头上,听到竟然有探子来访,顿时好像来了兴致,淡淡的说道:“元军都要杀来了,竟然还有人来投军,看来此人不是探子就是疯子,无妨,且带我去看看。”

郭子兴在众人簇拥之下,骑着高头大马来到城门口,一身戎装的郭子兴下马,站在不远处细细端详着来人,此人相貌甚是奇特,地包天,下巴突出,额头也向前突出,侧看如月牙,更为关键的是此人器宇不凡,正所谓“志意廓然,人莫能测”!

来者正是从皇觉寺出来投奔的朱元璋,而此时他也定然不会料到,眼前这位带有几分威严的将领竟会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贵人,一个懂得赏识,愿意重用他的人。

郭子兴质问道:“来者可是元军探子?来此所为何事?你若从实招来可免你一死,倘若敢狡辩,立斩不赦!”

朱元璋被郭子兴这么一恐吓,起初还真有点紧张,但是转念一想:老子来投军有风险早就是预料之中的了,不能就这么被吓到吧。索性平静下来,镇定的答道:“回将军的话,咱是来投军的,不是什么探子,将军如果愿意收下咱,那咱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将军出生入死,如果不愿意那咱就另寻他处。”

出乎郭子兴意料,眼前的这个人眼神里看到的是镇定,而非惊慌,平时看惯了手下唯唯诺诺的郭子兴,突然见了一位不惧威严的人,不禁眼前一亮,心中颇为欣赏。遂命人放了朱元璋,细细问了详情,原来这个人果真是来投军的,而且军中还有中间介绍人汤和等人。

就在这天,时年二十五岁的朱元璋如愿加入了红巾军,开始了他长达十五年的军旅生涯,他被编入郭子兴的亲兵队伍,郭大帅成了他直属上司。

朱元璋在军中渐渐崭露头角,他看得出郭子兴对自己有意栽培,如同找到了组织一般拼命、认真、肯干,甚是卖力。路遥知马力,认识朱元璋越久,他身上异于同龄农民军特点就越发被郭子兴看好,他思路清晰,说话做事有条不紊,交给他的事无不办的妥帖至极,他不浮躁,不莽撞,没有一个同龄农民士兵有他那份稳重干练。

朱元璋在沙场上也是勇猛果敢,在亲兵里出类拔萃,两个月后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九夫长,开始领导九人的小队伍。他总是身先士卒,所获的战利品从不中饱私囊,队伍里的人都乐意听他指挥,就连职位高他一截的汤和都经常围着他转,大事小事都前来咨询他一番。

郭子兴其实是草头王,地主出身,全凭自己一手壮大起来的队伍守卫者濠州城,他想广聚天下英才,培养一帮自己的亲信,以发展壮大自己的事业,眼前的这位朱元璋确实不凡,郭子兴有意培养他成为自己的心腹,除了父子、兄弟最亲外,再有就是姻亲关系了。

郭大帅一拍脑袋,自己不正好有个适龄义女吗?

这个义女年方二十,姓马,名字不详,民间习惯称呼她“马秀英”。这个马秀英早年母亲亡故,父亲生前与郭子兴交好,父亲去世后郭子兴便收她为义女。而这个马秀英有智慧,好读书,肚子里有货,看人自然也准,对朱元璋也是另眼相看。

都说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站着一位了不起的女人,这话用在朱元璋和马姑娘身上一点都不假,马姑娘旺夫,随着丈夫南征北战,在背后默默支持着朱元璋,让他无后顾之忧,并最终助夫君成就帝王之业,可谓是功不可没!

中国历史上有四大贤后,其中就有马姑娘。前三位分别是东汉光武帝阴皇后,唐太宗长孙皇后,元世祖察必皇后。

成为义军元帅女婿后,朱元璋第一次有了地位,前途也越发远大,军人生涯虽然风险最大,但收益也高,这是朱元璋第一次这样喜欢军人生活,他甚至发现了自己与生俱来的军事才能,无需军校培养。

不久之后,朱元璋从小队长一路高升,先是镇抚,很快又称为总兵官,年纪轻轻,资历又浅,晋升太快的朱元璋难免引来郭子兴手下其他总兵官的不服,不忿,甚至嫉妒,风头过健,往往都成为众矢之的,不过反过来想,能称为众矢之的往往是因为人家的能力就摆在那。

终于,朱元璋的声名威望均位列总兵官之首,按理说,头把交椅自然由他来坐,然老资格军官却为此大为不解,流言蜚语越传越离谱,说什么朱元璋是靠“娇客”的身份上位的,说什么“出生入死不如娶个好老婆”,……说什么的都有。

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朱元璋首先放下身段,以退为进。在红巾军中各总兵官会每天召开例会,按照常理,各位总兵官虽然职位均等,但是在座位上总要分个上下,在朱元璋没崛起的时候,大家都默认资格最老的那位总兵官坐在最尊贵的右侧首位,现在这头把交椅要交给初出茅庐的朱元璋那小子,必然引起那些老资历的总兵官不满。朱元璋遂吩咐士兵将椅子全部换成长凳,开会时各人可以自由选择座位。

这天开会前,朱元璋故意来的迟一些,他进来时各位将领已经毫不客气地占据了右边的位置,他当做毫不知情的样子顺势坐在左边的位置上。

会议正式开始,讨论军事问题的时候,从右边第一人开始发言,然而那些大佬们哼哧半天也说不出有水平的话,最后轮到朱元璋发言,他侃侃而谈,分析的入情入理,听得大家频频点头,最后他的意见获得了采纳。经过几次会议后,各个总兵官自觉的把首位留给朱元璋,朱元璋的威信就这样树立起来了。

朱元璋手上的砝码多了起来,岳父的事业也如日中天,岳父的恩情他从未忘怀,从此对岳父更加尽心尽力,冲锋陷阵,固守城池,化解矛盾,还曾极力救回岳父大人的一条性命。然而在称王这件事上,朱元璋一直不支持郭子兴,因为他从来都不是理想主义者,而历史也从来都是识时务者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