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衣节(小小说)

寒衣节(小小说)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端着一只黑瓷碗,三德跟在他身后。来到一户人家门口,父亲不说话,这时从屋里走出一个黑脸男人。父亲端着那只黑瓷碗伸手向前,黑脸男人面无表情,向父亲碗里丢下半块黑面窝头,转身关了门。

端着那半块窝头,父亲转身往回走,三德依旧跟着父亲,父亲却不跟他说话。三德扯着父亲的后衣襟,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突然一辆卡车冲过来,随之传来刺耳的刹车声。紧张的三德本能地惊呼,这时他一下醒来了,方意识到刚才做了一个梦。三德回忆着梦境,惊出一身冷汗,他庆幸只是一个梦。没有车辆事故,自己也没有讨饭。

坐在床上,三德看到窗外已经大亮。他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七时半,好在当日是周末,可以多赖一会床。三德静静回想,方才的情景清晰可见,他奇怪这个梦已经多次出现。父亲已经走了三年了,自己却怎么总是梦见跟父亲一起讨饭呢?

他想起,父亲生前跟他说过多次:他三十来岁时正逢灾年,曾经跟人一块到几百里的外乡讨过饭。父亲描述当时的心情说,到了人家门口,本想说:"大爷,给点吃的吧?"却怎么也张不开嘴。好在那些人家,看他年轻,又可怜,不等他发话,多数也就拿点吃的,放到他碗里。

三德知道,父亲一遍遍告诉他这件事,是感念当今日子的好过,感叹灾年吃不饱的难以想象。坐在床上发呆的三德,猛然醍醐灌顶,他明白了:前一天晚上,他下班时,路过好多街巷,见有不少小商贩在卖冥币、纸扎的,他想起次日就是当地的寒衣节,即为故去的亲人烧些纸钱,以解缅怀追念之情。

图片来自网络


想着父亲走了几年了,虽在异乡,也要入乡随俗,按当地风俗,给父亲送些"寒衣"。已是华灯初放时分,十一月的夜晚有些微凉。三德走到一个地摊前,见一个戴咖啡色线帽的老奶奶,在卖纸衣纸裤。他问了价,没有还口,给老奶奶二十元钱,要了两套"寒衣",想着老奶奶差不多和母亲一样的年纪了,一年多赖这两晚挣几个俏钱,就当捐助了。

坐在床上的三德,想起当晚就是寒衣节了。晚饭后,夜幕早已黑沉下来,三德操心着父亲的寒衣,叫上儿子小远,早早跟他一块下了楼。

来到一个居民集中的小巷,见十来个中老年男女,正蹲在那给亲人烧纸。三德和小远爷俩选了一处离人远的地方,面向家乡方向,摆放了准备送给父亲的纸钱和寒衣。他用打火机火苗,先点燃了纸钱,小远蹲在跟前一张张续纸钱。

伴着火光和蜡烛,三德向父亲低语道:"爸啊,你在那边还好吧?今天过节了,我和小远给你送些钱;天冷了,给你买了两套棉衣,你就换着穿吧!都是淡色的,是你喜欢的颜色。你在那边缺啥想吃啥,你就买啊!钱不够了,你托梦给我,我给你送去。爸,你在那边千万别再舍不得花钱了,该穿的穿,该吃的吃,该喝的喝,照顾好自己。我们在这边,都好着呢,你尽管放心。老妈身体还好,哥哥姐姐他们两家在老家,啥都好着呢!我们一家在这边也都好,放心吧,老爸。还有,你孙子小远成绩名列前茅,明年就考大学了,爸,你在那边保佑他考个好大学吧!"

三德给父亲送完纸钱,接着又借着火苗,点燃了寒衣,随着一阵青烟化去,他想也许今晚父亲就能收到了。他拿起另一套寒衣正要点燃时,手机却叮咚咚响了起来,三德有些心慌。

图片来自网络


他掏出手机,一看是老家大哥的,他知道一定是老妈的电话,他示意小远给爷爷"送"另一套寒衣,自己赶紧接了电话。果然是母亲的声音,母亲用的哥哥的手机。

母亲开口就说:"三啊,昨夜我梦见你爸,他冻的发抖,想他在那边可能没衣裳穿了,我跟您(你)哥呢,在这边给他送了些,你在那边,瞅空也给他送点吧,免得他老托梦,好吧?"

三德说:"妈,咱娘俩想一块了。我和小远正给爸送钱呢,放心吧,送的可多了,我才跟爸还念叨你呢,你电话就来了。放心吧,妈,钱和衣服,我和小远都给爸送了,这边今天是寒衣节,我早就想到了。妈,你身体最近好着吧?噢,噢,那就好!关键要多吃些饭,身上才有劲;有啥不适的,你随时说,千万不要瞒和拖,知道吗?"

母亲答应着,又嘱三德给老爸送完钱赶紧回家。三德又给大哥聊了几句家常,问了些老家的情况。他特别问了母亲身体的近况。大哥对他说:"三,我现在出来了,在院里。刚妈在跟前,我不好说,实话给你说吧,妈是怕你担心,没给你说实话,她这半年大不如从前了。吃饭量少的可怜不说,还常说糊话,就刚给你说话这会还清醒,平时一天里多半时候,都是说东倒西的;我看老妈的时候,也不会长了,你有个思想准备吧。"

图片来自网络


三德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停了半晌,他对大哥说,"大哥,我知道了,下周我就请假回去,连上年假我尽量多请长些吧!"

"那好,三,看你情况吧。"大哥说完,就收了线。

三德搭眼一看,小远已经把给爷爷的另一套寒衣"送"完了。他看着一堆烧罢的若明若暗的纸钱余烬,向老爸念叨道:"爸,我和小远回去了,你在那边保重吧!"

小远跟着三德往回走,此刻三德又想起早上起床前那个梦境。又一想起方才大哥的话,他的心里不由沉重起来。小远看见他凝重的表情,又半天没说话,走到小区门口路灯下,小远敏感地问他:"爸,刚大伯给你说了啥?是奶奶有事吗?"

"嗯,没事,你少操心吧。"

想着走了三年的父亲,再一想已近九十岁的老母亲,特别是大哥的一番话,当晚的三德久久未能入眠……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