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死亡论”引发的美法口水仗

“脑死亡论”引发的美法口水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8日报道,多位美国和北约官员证实,特朗普政府已采取措施,大幅减少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的直接预算投入;法国总统马克龙28日在巴黎会见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后表示,他坚信北约正在经历“脑死亡”,成员国之间的战略合作已经处于停滞状态,现在谈论财务和技术问题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表现。


为何会出现北约“脑死亡”的判断;而北约是否真的行将就木;而马克龙身为法国总统做出如此论断,法国是否有其他动向。

北约在某种程度上与欧盟一样,并非是铁板一块的组织,成员国之间不仅利益取向不尽相同,甚至互相还会产生矛盾,比如特朗普在今年10月突然宣布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为土耳其军队入侵叙利亚打击库尔德武装“开绿灯”,土耳其总统未与盟友进行任何商议对叙利亚东北部发起进攻之后,被广泛认为是背弃盟友的可耻举动。马克龙发起了猛烈抨击。法国称土耳其单方面进攻西方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做法“危及反‘伊斯兰国’组织联盟所采取的行动”。而土耳其也反过来指责马克龙“脑死亡”。

此外,各成员国对于巨额的北约军费也并非心甘情愿的掏钱,这也是美国与其他成员国之间矛盾的直接原因。自2014年以来,北约成员国已经增加了10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CNN称,2019年北约成员国国防总支出预计将超过1万亿美元。在军费分摊问题上,北约国家谁都不想出资太多,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与北约盟国开撕。特别是北约东扩以来新加盟的中东欧国家,平均国民经济水平本身就低于西欧国家,在防务开支方面更是斤斤计较。而收上来的钱主要花在西欧国家防务建设、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北约东扩方面。引发了一些成员国的不满,不仅是因为掏的钱太多,而且还觉得“钱花的不是地方”。一些成员国抱怨如果不被卷入美国主导的在中东地区的“反恐”行动,那么节约下来的大量兵力和财力可以更好地处理欧洲本身的事务,比如打击欧洲人口贩卖和走私活动等。但北约是迄今最成功的军事联盟之一,其在军事技术领域的探索走在国际前列,多边军事机制的磨合亦有独到之处。

北约最初的作用是冷战时期与华约制衡,而自华约解散后,加之美国实力增强,北约便成为美国控制西欧以及遏制俄罗斯的重要组织,短时期内,美国也不会像特朗普所称退出北约,欧洲也离不开北约。即使没有真的“死亡”,但是在美国居上的表面下,欧洲力量的崛起也是实际情况,必然会对美国“一言堂”的局面做出挑战,目前欧洲各国中最“出头”的就是法国。除了“北约脑死亡”言论,马克龙坚决要求研究俄罗斯发出的暂停部署中程核导弹的提议。早在八月份,马克龙就呼吁将俄罗斯纳入新的欧洲安全架构。很明显这是脱离北约先前的路线,并且试图与俄交好。马克龙说:“不与俄罗斯对话让欧洲大陆更安全了吗?我不觉得。”“我们的共同敌人……是已经袭击了我们所有人的恐怖主义,不应再是俄罗斯或中国。”此外,马克龙还试图重新定义北约的各项任务:如与俄罗斯的关系、土耳其在北约中的地位、甚至继冷战结束后,北约的“敌人是谁”。即使他的意见并未得到全部支持,但是法国在欧洲努力夺取话语权的意图越来越明显。

长期以来,北约的态势都是美国为主,欧洲跟从,而美国常常自行其是,导致北约在欧美东拉西扯下,难以锚定目标。反恐、打海盗、加强对俄东线部署,处处使劲,却处处不得劲。北约空有一身武艺,却失去了清晰的行动方向。北约在它努力逾越的过去和它尚未界定的未来之间摇摆。而跃跃欲试的法国,在主导欧洲话语上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要走。

(孙兴杰团队李丛会撰稿)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