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风暴来袭!多地亮剑融资担保乱象,百余家公司遭“重击”

强监管风暴来袭!多地亮剑融资担保乱象,百余家公司遭“重击”

随着多地金融监管对融资担保机构违规行为“亮剑”,一场针对融资担保行业的强监管风暴正式来袭。12月4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包括山东、四川、青海等地,均加强了对融资担保企业的日常监管,严守风险底线,对涉险重点企业展开多次约谈,一大批违规企业被责令整改或被注销牌照。有分析人士称,未来监管局势肯定是趋严、趋规范,根据今年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行业内还有数千家融资担保机构,其中僵尸机构数量极多,这部分机构的清理以及违规行为的约束,或许将是未来监管的主基调。



多地“亮剑”融资担保乱象

融资担保行业严监管态势仍在持续中。12月2日,四川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四川金融局”)官网发布消息称,按照相关规定,拟注销四川宜宾正信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宾正信融资担保”)、成都众和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宜宾分公司的融资担保业务经营许可证。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两家公司拟被注销许可证并非毫无预兆。近日,四川省频繁发布对融资担保公司的监管公告,不乏对相关企业进行的监督抽查、现场检查、停业整顿、吊销许可证等一系列措施。仅在近半个月内,四川省就拟对23家融资担保公司责令继续停业整顿或吊销许可证,其中便包括宜宾正信融资担保公司。

另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自今年以来,四川省已正式吊销47家融资担保许可证,注销了19家融资担保公司许可证,并对34家企业责令停业整改。从时间周期来看,除了近期严监管加强外,年中时间四川金融局也对当地融资担保企业进行了“严打”,仅在2019年5月,便吊销了41家融资担保公司经营许可证,对25家公司责令停业整顿。

四川省融资担保行业强监管并非孤例,事实上多地监管均在行动,且整治趋势更为猛烈。12月2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山东金融局”)发布了一则公告称,根据机构申请和所属市监管部门意见,按照有关规定,决定注销山东大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等30家融资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

北京商报记者从山东金融局处采访得知,与部分企业因违规被吊销许可证性质不一样的是,前述30家公司均为自愿申请注销,注销原因包括经营情况不佳、公司业务调整及对行业发展没有信心等。而对于融资担保行业违规情况,山东金融局方面称,一直在根据条例对相应违规行为进行打击治理。

此外,青海省也对违规融资担保公司进行了“重击”。近日,青海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青海金融局”)发布关于2018年度青海省融资担保公司合规性经营检查结果的通报,其中,全省79家融资担保公司中,青海金融局决定对53家融资担保公司给予通过,26家不予通过的融资担保公司中14家被责令限期整改,12家被吊销融资担保业务经营许可证。

变相吸存、超额担保成问题“重灾区”

所谓融资担保,是指担保人为被担保人借款、发行债券等债务融资提供担保的行为。其具有金融性和中介性双重属性,属于一种特殊的金融中介服务。当前,融资担保行业是主流金融行业的重要补充力量,具有信用增级、资金杠杆、风险管理等功能。

不过,融资担保行业是高杠杆、高风险行业。近年来,因变相吸存、超额担保等问题频发,融资担保行业也引起了市场及监管部门对行业风险的高度关注。

以四川金融局2019年度对融资担保公司的监督抽查内容为例,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四川金融局主要检查的内容包括公司治理情况、规范经营情况、违反禁止性规定情况、监督配合情况,以及前期监管部门要求整改问题的整改情况五大方面。其中明确,将重点检查融资担保业务开展、放大倍数、集中度、关联担保、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提供融资担保、资产比例管理、准备金管理、担保费率等规定执行情况;同时,重点检查吸收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存款、自营贷款或者受托贷款、受托投资、为非法金融活动提供担保等违反禁止性规定情况。

青海金融局也指出,融资担保公司在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三农三牧”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同时,也有少部分融资担保公司在制度建设、公司治理、资本金运用、风险防控等方面,仍存在薄弱环节,个别融资担保公司甚至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

“监管近期的频繁亮剑,正是因为融资担保机构对普惠金融进程中承担的作用不可或缺,相关乱象才值得整肃和警惕,必须拨乱反正,令行业重回正轨。”零壹财经智库总监赵慧利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指出,融资担保行业等一系列乱象引发监管关注,其中部分公司偏离担保主业进行投融资、贪图较高客单价从事超出能力范围之外的大额担保以及违规放贷或出售理财产品等违规行为都值得警惕。她进一步指出,这本质还是传统融资担保模式无法覆盖风险,某些机构剑走偏锋,寻找新的利润点所致。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同样指出,“融资担保公司违规行为,其实大部分还是此前常谈的一些风险点,比如为P2P公司担保,超范围经营业务(非法吸收存款、非法发放贷款、受托发放贷款等),资本金充足率问题等。”针对这些问题,孙扬进一步称,应严格融资担保公司准入,监管可通过现场检查和非现场检查结合,通过财务报表,互联网舆情、企业风险和企业产品等多方面发现违规行为,并及时整治。

僵尸平台清理将成未来监管主要任务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当前,随着全新商业模式的不断涌现,仍不乏有融资担保公司为追逐高利去担保并不了解的项目。而作为承担金融风险的主体,任何一个信息不透明带来的逾期项目都会对融资担保公司造成重大影响。

在赵慧利看来,“针对这一现象,未来监管态势肯定是趋严、趋规范,根据今年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行业内还有数千家融资担保机构,其中僵尸机构数量极多,这部分机构的清理以及违规行为的约束,或许将是未来监管的主基调。”

严监管大背景下,市场上融资担保机构又该如何应对风险?赵慧利指出,首先,融资担保机构自身一定要提高对风险的把控力,实力稍强的要加强自身风控能力,而实力稍差的则可通过同业联合形成规模化、组织化,通过优势互补,拓宽业务覆盖链,最好专注中小微民营企业。

孙扬则建议,“融资担保公司不应踩红线,首先要严格准入,必须是有实力的公司发起,且融资担保公司要有实际的商业计划,高管和管理人员必须具备相关金融业务知识和能力,发布产品必须要报备监管机构,不可擅自发布产品。”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实习记者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