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鱼雷视为水下导弹,当采取中段制导时,将会有怎样的优势?

把鱼雷视为水下导弹,当采取中段制导时,将会有怎样的优势?

如果我们将鱼雷视为一种水下导弹,一旦火控系统将鱼雷引导至距目标足够近的距离,鱼雷就可自主寻的。 但鱼雷一般会遭到反制,通常的情况是发射诱饵对鱼雷进行欺骗。目标还可能会对鱼雷的攻击进行规避,而鱼雷的航速并不是很高(超空泡鱼雷除外),在目标进行规避的情况下并不总是能追上目标。

规避鱼雷攻击的训练中,宙斯盾巡洋舰“韦拉湾”号正在高速转向

与导弹相同,鱼雷既有中段制导,也有末段制导。中段制导将鱼雷导引至距目标尽可能近的距离内,这一距离由鱼雷发射平台的远程探测能力所决定。举例来说,通常情况下,与鱼雷的高频自导头相比,一艘潜艇上配备的低频声呐能够探测和跟踪到更远距离外的另一艘潜艇。

20世纪50年代中期,美国海军面对的是速度较快的苏联核潜艇,所面临的一个特别的难题是,任何一 种快速鱼雷在航行时,水流流经雷头时所产生的噪音都可能会覆盖鱼雷用于自动导向敌方潜艇的回声信号。采用核装药的Mk45反潜鱼雷是解决这一难题的权宜之计。该型鱼雷战斗部的杀伤范围与现有鱼雷的自导作用距离相当。对于Mk45反潜鱼雷而言,只需依靠中段制导将其引导至目标的杀伤范围即可。

核动力攻击潜艇“俄克拉荷马”号填装鱼雷的画面

然而,这一办法的效果却并不理想。除了其他一些原因外,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可能会伤及甚至损毁发射鱼雷的潜艇。因而美国海军从一开始就在寻找解决水流噪音的某种办法。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美国 海军终于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潜艇通过线导的方式控制鱼雷高速航行至一定的位置(尽管这会产生较大的噪音),美国海军将此阶段的航速称之为输送速度。一旦抵达足够接近目标的位置后,鱼雷会降低航速,转变为寻的速度。速度减至足够低时,鱼雷就可接收到足够强的回声信号,用以完成其任务。只要寻的速度不至于太低,且鱼雷已足够接近目标,这一方法就是有效的。一旦鱼雷更加接近目标,监听回声信号就不再显得那么重要,鱼雷就可再次加速,使目标难以躲避攻击。这过去曾是,至今也是Mk48鱼雷设计理念的基础。Mk46轻型鱼雷上可能有回声吸收涂层,为了攻击更加高端的目标,该型鱼雷经过了改进,配备了新型可变燃料阀和动力系统,螺旋桨也变得更加安静。可变燃料阀使鱼雷在抵达一定位置后可将航速降为寻的速度(鱼雷的中段制导相当于依据舰载声呐数据进行程序制导)。

MK48鱼雷

值得注意的是,在鱼雷的导引头开始为鱼雷提供制导之前,潜艇可一直为鱼雷提供中段制导。而对于飞机和水面舰艇而言,鱼雷完成发射的那一刻,中段制导就已结束。在完成发射后,由于用于中段制导的数据失去了时效,因而鱼雷将更加依赖自导的方式寻找目标。从鱼雷最后一次获得制导数据开始,到开始进行自导为止,鱼雷需要航行的距离越远,追踪到目标的可能性就越小。对目标追踪造成影响的因素既包括目标的距离,也包括目标的速度。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发展以鱼雷为战斗部的反潜导弹的原因。不过,由于核潜艇威胁的降低,反潜导弹的重要性也开始下降。例如,在美国海军中,可垂直发射的“阿斯洛克”反潜导弹需要从被防空导弹和“战斧”巡航导弹占据的垂直发射系统中,争得一席立身之地。

美国海军阿斯洛克反潜导弹

对于飞机而言,相关的影响因素为鱼雷投放时的飞行高度。飞机飞得越高,声呐浮标监控的海域越大,鱼雷穿过该片海域追踪到潜艇的可能性就越大(只要声呐浮标的工作方式是被动的,在鱼雷穿过该片海域时潜艇就不大可能改变航向或速度)。另一方面,飞机飞得越高,鱼雷投放的精度就越低(亦即中段制导的可靠性就越差)。近年来,已有多个潜射防空导弹项目正在展开,这可能也会迫使飞机保持高空飞行。目前的解决办法是在鱼雷上使用与联合直接攻击弹药相同的制导方式,使用可收放式弹翼增大鱼雷的航程。

美国海军P-3C“猎户座”海上巡逻机

本文经@西风军事授权,今日头条独家发布,严禁转载!未完待续,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