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飞的工业5G网络:工业巨头与设备商的约会?

单飞的工业5G网络:工业巨头与设备商的约会?

记者 | 钱伯彦 发自德国

编辑 |

无人操纵的生产车间、实时分享数据的生产设备,以及由云端算法与客户需求共同确定的最佳生产计划。

这些场景不仅是工业4.0时代的愿景,也代表着5G时代所蕴含的巨大潜力。

相比于促成了移动互联网大爆发的4G,5G技术的应用场景不再局限于消费互联网。得益于低延迟、高带宽、高可靠性以及其切片技术,旨在“万物互联”的5G网络,也为数字化工业技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

11月26日,西门子集团宣布,其与高通公司合作建设的全球第一个工业私有5G网络已在德国纽伦堡工厂投入使用。

这一被西门子称为“灯塔项目”的5G网络,将首先运用于纽伦堡工厂测试车间的无人物流系统,之后将在西门子数字工业化集团旗下的所有六座工厂内铺开。预计到2020年,西门子将对外公布一系列5G试点工业场景的成果。

同一天,博世集团也正式对外公布了旗下的ctrlX自动化平台,该平台框架内的操作系统、控制软件与自动化设备都将兼容5G通讯标准。在今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展上,博世已经对外展示了名为ActiveShuttle的5G无人驾驶物流车辆。

此外,爱立信在德克萨斯州的5G智能工厂、华晨宝马在沈阳的全球首个5G生产基地、诺基亚与日立国际电气合作的5G工厂等一系列项目,也纷纷于今年先后上马。

雨后春笋般出现的一批工业5G项目,与各国正在或即将进行的工业/私有5G频谱拍卖不无关系。

目前,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已先后完成了5G频谱的拍卖或分配,其中的参与者都是全球各大移动运营商。

但值得注意的是,数个工业强国特意为企业界、特别是工业企业预留了部分5G频谱。

一个典型的代表是工业4.0概念的倡导者德国人。11月21日起,德国政府正式开始就工业/私有5G频谱(3.7-3.8 GHz)进行拍卖,包括西门子、大众、博世集团等知名企业均参与其中。

除德国之外,日本政府也将在年底开始为各企业和地方政府分配私有5G频率。英国也同样为企业界预留了3.8-4.2 GHz的5G频段,美国也拥有类似的CBRS计划(Citizens Broadband Radio Service)。

工业/私有5G频谱的拍卖,除了代表各工业强国政府对此重视外,背后可能还蕴含着商业范式的一次重大转变。

一般而言,工业企业既可以选择向政府申请部分频段以打造自家的私有5G网络,也可以选择直接与运营商合作,毕竟后者早已购得面向消费者的5G频段并拥有相对可靠的公用5G网络。

运营商们因5G频谱拍卖价格太贵而叫苦连天。但在大多数“家大业大”的工业巨头们看来,打造私有5G网络颇为划算。

根据5G咨询公司Mugler的研究数据,一座占地三万平米的中小型企业工厂,若要建设私有5G网络,十年期的平均成本约为2900欧元/月,其中运营成本约为1500欧元/月。

以德国电信今年9月在digital X峰会上给出的基本款套餐为例,若中小企业选择运营商提供的公用5G网络,月租费用约为1000欧元,相比私有5G网络便宜500欧元。企业需付出的代价是,厂房内信号得不到加强、连接终端不超过20个、服务器和数据存贮于运营商服务器。当然,该价格并不包含前期5G设备的部署。

如果企业希望升级信号强度或设立本地服务器,该价格显然会不断上涨,目前各大运营商还均未给出具体报价。

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业巨头开始申请私有5G频段,一个令传统运营商颇为尴尬的局面也随之出现:工业企业可以直接选择与以华为、诺基亚为代表的5G设备商接洽,运营商只能在一旁扮演着次要角色甚至被逐渐边缘化。

德国电信、英国沃达丰以及西班牙Telefonica等运营商们,在工业/私有5G频谱拍卖时的一致反对,足以说明它们的担忧。沃达丰的公共政策负责人罗伯特·麦克杜格尔(Robert MacDougall)曾在伦敦表示:“这(从公用5G频谱中划出一部分)会造成资源稀缺并降低消费者福祉。”

各大运营商的忧虑在5G时代显得尤为迫切。失去部分企业用户,不仅意味着前期投入的巨大基站建设难以回本,也可能预示着,运营商们在4G向5G转型时不得不再一次收缩。在3G向4G转型时,运营商们已经失去提供增值服务这一业务来源。

或许是不愿意得罪运营商,华为、爱立信等各大5G设备商们始终表态,愿意在私有5G网络建设上与运营商共同进退。

其中的“叛逆者”则是诺基亚。

日前,诺基亚负责汽车业务的高级总裁马丁·贝尔特洛普(Martin Beltrop)宣布,将为中型企业提供工业5G方案。方案内容包括基站建设与规划,以及私有5G网络的运营。在他看来,诺基亚既然有能力向运营商提供5G硬件设备,也同样具备工业私有5G网络的建设能力。

此次西门子和博世集团宣布的5G工厂和5G自动化平台,合作伙伴均为高通,西门子在发布消息时,完全没有提及其长期合作伙伴:德国电信。

由于西门子与德国电信的合作伙伴关系并不具备排他性,这也意味着,西门子数字工业化集团未来作为中小企业运用工业5G技术的一揽子服务提供商,将给客户留下选择空间:可以指定某一运营商的公用5G网络,也可以选择西门子拍下的频段和某5G设备商的组合套餐。

对于可能与设备商陷入竞合关系的运营商而言,未来,它们还可能遭受来自西门子、ABB等工业巨头的压力。

对于那些已经确立数字化战略的工业企业来说,绕开运营商建设私有5G网络,除了能确保生产数据资料的安全外,还可以加速各项数字化工业技术的落地。

目前,各国运营商的5G网络建设速度并不乐观。逡巡不前的公用5G网络,显然无法让工业界感到满意。

不过,由于5G设备商仍缺少针对中小企业的运营经验,且私有5G网络的价格依据多元化、个性化的使用场景难以估算,运营商与设备商在工业5G网络建设上的合作,仍是必不可少的。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