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炯明是功臣还是罪人?这首歌,三句词,写尽他的一生

陈炯明是功臣还是罪人?这首歌,三句词,写尽他的一生

功臣还是贼子,英雄还是小人?定义从来就不在史书之上而是在你我每个人的心里。

历史上总有这么一些人,比如劳民伤财修长城却统一中国抵御外敌的秦始皇,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却是罕见治国之才的武则天,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人?众说纷纭,就像那句略微高深的名言: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其实这句话除了形容作品,在人身上依然适用。每个人的一生无数个决定、无数种选择,无论错与对,在临别之际都只能任由世人评说这身后的荒凉。

陈炯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作为北洋时期叱咤风云的一方英豪,围绕在他身上的争议在他逝世后的近九十年间从未停止过。有人说他是极具新思想的革命家,也有人说他是辛亥革命的背叛者。近一百年的风雨飘零围绕着陈炯明一生是非功过的讨论从未停止,那么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呢?

陈炯明出生于1878年的广东海丰,原名陈捷,字赞之,又字竞存,1899年考中秀才,但随着清王朝的灭亡以及资本主义国家的入侵中国内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各种形式的改革与起义。陈炯明自然也不甘于只做一个封建时代的旧书生,1906年28岁的陈炯明来到了广州法政学堂,成为了这里最早的一批学员。

1909年,毕业后的陈炯明就任广东谘议局议员,先后提出了《革除衙署积弊案》、《筹办城镇乡地方自治案》等提案,11月陈炯明与晚清著名教育家、爱国诗人丘逢甲等人被共同推举为代表,前去上海参加各省谘议局联合大会,这次特殊的上海之行,彻底将陈炯明送入了风云莫测的革命舞台。

赴上海参加大会的陈炯明借此机会加入了同盟会,随后回到广东的他参加了广州新军起义的联络工作,1911年,陈炯明先后参加了黄花岗起义、武昌起义等,但随着参加二次革命的失败,陈炯明被迫流亡香港、新加坡。陈炯明一生提出过不少特立独行的思想,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联省自治”,而这个重要的思想就源于他在香港的流亡生活。

1913年二次革命中时任广东都督的陈炯明宣布独立,不久后革命失败的陈炯明去往香港,在此他遇到了一位重要的革命导师——刘师复,这位“导师”信仰的安那其主义,所谓安那其主义通俗来说就是无政府主义,即无政府、无宗教、无家庭、百姓通力合作。刘师复的理念与陈炯明的想法不谋而合。1916年回到广东的陈炯明发动起义讨伐袁世凯,同时占领了闽西南部分地区,并开始圈起地来搞自治。

提到陈炯明关于自治的改革,就不得不谈及一个人,那就是“国父”孙中山,孙中山和陈炯明一生亦敌亦友,深受无政府主义影响的陈炯明始终坚持“联省自治”的主张,这与孙中山“北伐”的主张大相径庭。1921年率军进军广西,攻占广西全境,破坏了孙中山的“北伐”运动,。

这场针对“北伐”的大规模破坏使得孙、陈二人决裂。转年,二人却又因护法运动合作,但二人的合作并不长久,陈炯明主张建立同欧美国家相仿的联邦政治体制,孙中山恰恰想法,他认为基于中国的国情还是应当遵从“中央集权”的主张,利用北伐战争实现国家统一。相差甚远的两种政治观念使得陈炯明与孙中山本就如履薄冰的关系更加脆弱。

1922年3月21日,陈炯明的亲信邓铿在公干返程途中惨遭刺杀,不幸身亡。邓铿的死亡燃起了孙、陈两派的怒火,双方均认为是对方派人暗杀了邓铿。随后,孙中山提出了两点针对陈炯明的条件让其选择,一、陈炯明率军参与北伐战争,二、筹措500万元的军费。这两条要求陈炯明表示都无法接收,孙中山在强烈的不满下将其罢黜。

彼时的陈炯明处境极为尴尬,对外政见不和,对内自己亲率的粤军也自成两派,一方表示希望陈炯明回到广东省主持大局,另一方则认为陈炯明对待孙中山的态度过于软弱拥护陈炯明的手下叶举领导粤军与孙中山彻底决裂。

其实,现如今泼在陈炯明身上最脏的水大概就是“六一六炮轰总统府”一案了,1922年6月2日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下台,由于孙中山曾在护法运动中表示,为维护内地统一,只要徐世昌辞职自己也一并下野,可关键时刻孙中山却一反之前的言论,拒绝辞职,这一做法引得社会各阶层纷纷表达不满。

6月15日粤军高级将领决定在郑仙祠发动军事政变,但远在惠州的陈炯明急忙派人前去阻止,陈炯明的亲笔信中表示如果孙中山出兵北伐成功了,固然是好事,如果失败,自己仍能作为陆军部长训练军队,做充实的后盾。但准备发动政变的将领们却表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即便如此,陈炯明仍不愿伤害孙中山,于6月16日凌晨电联孙中山催促其赶紧逃离广东。孙中山离开不久后,粤军将领便率兵围攻总统府,鸣炮要求孙中山投降。说到这里,众人也许已经明白,所谓的炮轰总统府并不是陈炯明一手策划,只是由于陈炯明始终是粤军名义上的首领,不得已之下“背了黑锅”。

兵变后的孙中山最终接受了我党和苏俄共产主义的帮助重新展开了他新一轮的革命,与陈炯明的恩怨故事也到此为止了,直至1925年逝世,陈炯明亲手撰写挽联:“惟英雄能活人杀人,功罪是非,自有千秋青史在;与故交曾一战再战,公仇私谊,全凭一寸赤心知”,他用这样一句话诠释了他与这位革命先驱一生的争斗。

1933年,陈炯明晚年时期生活十分清苦,病逝后的他竟需用为母亲准备的棺木下葬,想当年的一代军阀结局却如此不尽如人意,实在是令人唏嘘,但临终前的陈炯明仍不忘的还是:共和!中国的命运仍是这位历史豪杰挂念于心的东西。

后来的史书中有人将陈炯明描绘成逆党、叛军、甚至乱臣贼子,可是在革命的道路上、在大是大非面前陈炯明一直都是值得赞赏和肯定的人物。

在那个世事难料的时代他每走的一步都充满着极大的争议,无论是与孙中山的恩怨情仇,还是陈炯明坚持却未能实现的理念,今天回首过往,后人总能看清那是两位枭雄在国家未来前路迷茫时拨开迷雾的碰撞!正所谓“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陈炯明到底是中国革命的元勋还是背叛革命的叛徒只待后人评说。

历史剧变,陈炯明的一生充满了国家争斗,心怀家国抱负却背负谩骂,一身功名只被草草带过。如今看其半世沉浮,五条人有一首歌《陈先生》最能其写尽一生:1878年他生于海丰,1933年他死于香港,1935年他葬于惠州。这第一句话用海丰话唱出,第二句用广东白话唱出,第三句用客家话唱出,养育他、成就他、埋葬他,即便俊杰一生亦是如此,此间韵味,还待各位看官细细品读......

文/盛弘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