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市场 一位电影出品人的“安眠”秘笈

直面市场 一位电影出品人的“安眠”秘笈

李力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

“睡得踏实”恐怕是现在影视投资方的奢望,而和力辰光的董事长李力却能做到这种“心里有底”的境界。

对于目前影视行业的状况,李力表示,头部内容是核心竞争,无论内容还是人才,找到好的种子尤为重要。此外,和力辰光还有“完片担保”的秘笈,将一切的可能进行“前置”才会无惧危险。如今,和力辰光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将冲击贺岁档,而投资5亿的电视剧《新世界》也将成为2020的开年大戏,两部作品都是“有备而来”。

投资方与导演的感情基础

《南方车站的聚会》将于12月6日在内地上映,刁亦男导演的“作者表达”在该片亮相戛纳电影节时已经受到了认可。该片灵感来源于刁亦男导演看到的一则新闻报道,讲述了偷车团伙头目周泽农,在重金悬赏下走上逃亡之路,艰难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

对于与刁亦男的合作缘起,李力说:“我们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当年他拍《白日焰火》时就想合作,但当时我们在做《北平无战事》,所以错过了。《白日焰火》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之后,我们又在一起聚会,谈了彼此的很多想法。市场把刁亦男定义为文艺片导演,但我对他说,你完全可以把作者表达和类型化融合,这一点我们达到了高度共识。”

对于市场与导演个性之间的博弈,李力表示,尊重导演,支持导演,这是投资方与导演的“感情基础”,“不能用市场的角度去要求导演,而是要尊重导演心里长出来的东西,这样才能达到真实、有温度。”

对于让胡歌来出演这部影片,李力透露:“男主角选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是一种机缘巧合。有一天,导演拿来了胡歌的一张照片,他也觉得照片里的人就是‘周泽农’,我差点没认出来,有一种让人吃惊的感觉,我也觉得那就是‘周泽农’啊。于是,我们马上联系了胡歌并与他沟通,几次交流后,最终确认让他来演。”

内容公司需要懂得“前置”

今年的贺岁档,国产影片的题材非常丰富,李力也预言,影视行业将在明年回暖,“尽管这一年多以来一些影视公司倒闭了,但中国电影行业会重新回到正轨。只不过,投资方会更加谨慎地看待每一个项目,更加去尊重团队,让电影的每一个环节越来越细分以及专业化,建立起行业标准,而从业者也会更加珍惜这种创作的机遇。”

李力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和力辰光这一年来的创作量反而在增加,比如,和力辰光主投的电视剧《新世界》斥资5亿打造,是2020年的开年大剧。”

李力表示,作为内容公司,第一要拥有人才;第二要有一整套专业的评估机制;第三在拍摄过程中有风控把握能力;第四,则是要有前置,“首先是内容前置,知道三五年后,观众要的是什么;然后是营销前置,解决给谁看的问题;接下来是消费场景的前置,在什么环境下来观看,比如档期。要把这些前置准确地做好,才能让公司健康有序地发展。”

“完片担保”让发盒饭也有标准

和力辰光还有一颗“定心丸”便是“完片担保制度”,李力告诉北青报记者:“和力辰光是国内第一家做完片担保的民营企业,6年来,已经有10部作品采用了完片担保的方式。”

“完片担保”简单来说就是确保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制作能够按照预定时间及预算拍摄完成,它一方面帮助资方对影视作品拍摄过程进行监督、管理,同时也帮助制作方获得资方的信任,并在意外出现时,帮助完成影片的制作。

在李力看来,创意很难有标准,但制作一定有标准,否则金融是没有办法亲密接触这个行业的,“我们的拍摄过程,从盒饭到最后的杜比制作,是全套的完片担保。比如,在长白山拍摄《雪暴》的时候,天气太冷了都是冰,开机第三天,房车就从山上翻下去了,还好都是雪,人员都没事。因为有完片担保,只需要24小时,新的车就上来了,监理就在场,当时就写了报告。而如果在拍摄过程中耽误了一天的话,全组人的费用也都会由保险公司赔付。”

李力认为,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完片担保会在影视行业突破性发展,因为大家都知道影视行业热钱在退潮,资方需要安全和规范的拍摄流程,“现在,每一个布线的电工都要有上岗证,监理会在现场监督各种消防措施,去除了很多的隐患。再比如《南方车站的聚会》,有将近3000人的群演,大量的雨戏、夜戏,这都非常危险,但有了完片担保,从业者的安全都有一份保障。”

现实题材是离观众最近的

和力辰光这些年的片单里有《飞越老人院》《冈仁波齐》这样的文艺片,也有《小时代》这样的“粉丝电影”。对于投资方向的选择,李力表示,以前观众很容易给影片或者导演贴一个标签,判断为文艺片或商业片,但实际上,电影是相通的,没有壁垒,把一个故事讲清楚,才是最基本的,之后才是美学体系风格,以及导演个人适应的类型。

李力并不回避与各种人才合作,包括跨界导演,“中国的很多导演都是通过自己的创作一点点崭露头角,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他们的闪光点。要看到导演的特质是什么,要看到他对于电影的认知和讲故事的方式方法,这是一个很综合的东西。”

在题材方面,和力辰光更注重现实题材作品,“现实题材和观众的距离是最近的,我们当初拍摄《飞越老人院》是想探讨老年社会,而拍摄《小时代》则是关注年轻群体的状态,我们作为制作者要选择一个和观众距离最近的朴素的情感进行沟通,实际上还是关注社会现实,同时又要用高于生活的艺术表现和观众对话。而我们对于现实的关注是否贴合观众的心理需求,就要交给市场去验证了。如今的市场两极分化得非常严重,因此,无论是现实题材还是青春题材,能不能找到头部内容的种子,才是最重要的。”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