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昊: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郑昊: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文/fokkarina 版式设计/王宁

化妆/梵谷传媒

摄影&场地/Dream Castle

天空之城摄影

因为深入人心的硬汉形象,在很多人眼里的郑昊既稳重又正气满满,优雅中还掺杂着一点点儿痞帅。一旦你深入了解他和他的日常,会发现看起来如此“大男人”的他,不仅不高冷,十分幽默,还出奇地爱钻研和细心。如今,总在影视剧中扮演父亲的郑昊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在生活中如愿以偿地当起了“老父亲”。当热爱影视和表演的“电影痴”遭遇“女儿奴”,生活每天都在给郑昊带来新感慨和惊喜,就像他很喜欢老一辈常说的那句话: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荧幕硬汉

与电影的前世今生

曾经有记者在评价郑昊时,说他“看上去并不像是个演员,以至于他坐在电视台的嘉宾席上,很多人却不知道他是谁”,在谈起自己初次“触电”被导演张艺谋选中时,郑昊半开玩笑地说:“当时艺谋导演选中我,他说他要求的演员,就是这种不像演员的演员。”

只要你对郑昊有所了解,甚至是只看过一两次他所塑造过的角色,就会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都会说他是“最不像演员的演员”。多年来,郑昊饰演过无数个不同的形象,有工人农民,也有帝王将相,素有“军人专业户”之称的郑昊,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都留下了让人过目不忘的稳重形象,正是因为他对于这些角色的把控和拿捏到位,才让观众们都“入戏深”地觉得:军人的郑昊就是真的军人,工人的郑昊就是真的工人,这些更像是真实发生的故事,而不是演技。

其实,在接触表演之前,郑昊一直学习的都是舞蹈,“我本身是吉林艺术学院八九级舞蹈系的,当时学的是民间舞,后来才到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学的表演。”

说起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学舞蹈,郑昊笑着说,因为当时有部很火的美国电影叫《霹雳舞》,看了之后一下子迷上了舞蹈,他就毅然决然地去报了舞蹈班,“不过当时有意思的是,整个舞蹈班里就我一个男孩子,其他都是女孩儿,所以大家学的都是芭蕾,而我人生中学的第一支舞呢,就是《采蘑菇的小姑娘》。为什么那么有积极性呢?因为当时老师封我做班长,说每天他没来的时候,我就带着大家做做舞蹈热身练习。所以我当时就特别积极。”

当时的郑昊绝对想不到,自己在大三时,会因为一个机缘巧合的故事,参演一部后来获得了第50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的电影,饰演一位淳朴的乡村老师。

“我记得因为那天正好是周五,所以我就去找朋友玩了,我当时跟同学说,你帮我请个假,就说我去火车站送人了。没想到就在我出去玩的那个下午,他们就到我们学校去看演员了,全班集合,就我没在。等我晚上回去时,系主任就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知道张艺谋导演吗?我说我知道,他说导演可能想让你去试一个角色,你明天上午去,不要穿军装,但是还要拿出军人的作风来。”

“后来回想一下,大概因为我们班当时所有人的照片都拍得特别正,特别帅,就我没有那样的照片,而是一张跟大家一起夜游时,我抱着大树照的照片,当时导演可能更喜欢看到那样活泼的照片。后来导演黄力加曾经跟我说过,他说昊子,可能你长得有点儿‘旧’,不是老,是‘旧’,就是一看就特别像那个年代的人。”

在与很多表演系的学生一起参加的试镜中,“不像演员的演员”郑昊脱颖而出,出演了让他一炮而红的《我的父亲母亲》。“拍完那部戏时正好赶上我毕业,当时全军有七个单位想让我去他们那里工作,但因为那一年我们还弄了个小品,叫《红雨伞》,获得了全国小品比赛的二等奖,然后我就想着,想把一等奖也拿回来,所以就选择了空政文工团,因为他们那里做小品比较多。”

到了空政文工团的郑昊,却并没把“红了”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们去了以后就是个普通的文艺兵,普通的战士,只能去搬搬道具,发发盒饭,差不多有五年的时间吧,挺好的,正是这些经历让我从没膨胀过。当时我们团的周小斌就跟我说,昊子,孤独和寂寞是上帝给你最好的赏赐,我说咋不给你呢就给我?”郑昊笑着说。

除了“带自己入行的师父张艺谋”,在郑昊的演艺事业和人生中,还有一位多年来常在一起合作,让他一提起就会满是自豪和敬佩的“师父”,“老大哥”——张丰毅。

在《中国远征军》和《长沙保卫战》中,郑昊和张丰毅就是战场上的好搭档,当拍摄结束后接受采访时,两人还会经常互相调侃。一向“精致”的郑昊,很多年前就十分喜欢做饭,“我觉得厨房真的不是女人的天堂而应该是男人的天堂,而且做饭是一件充满智慧的事,拍戏的时候,我都会自己带上锅碗瓢盆。因为我们常年在外面,老吃剧组做的饭,有时真的会不习惯。”

经常会在一大早就打电话催自己起床的张丰毅老师,对郑昊来说,是这些年一直追随的偶像,“他曾经跟我说,说一个好演员其实表情并不需要很多,只有内心不够强大的演员,才会用表情去装饰自己的表演,去装饰自己的人物,结果影响得我前两年演戏都没表情了,现在又恢复好多了,因为我又演爹了!不再演硬汉了。”郑昊笑着说。

当专职“老父亲”

遭遇细致“老母亲”

在生活和工作中不断学习和成长的同时,郑昊也像自己的好老师们一样,做着新一代年轻人们的好老师。作为导演的郑昊,比演员郑昊更细心,更爱“琢磨”,但相比谈起电影时的从容,郑昊的另一个身份,却还在“新手上路中”。

笑言自己是“老来得子”,一说起女儿,郑昊除了爱和自豪,还对未来多了无数份的期许。虽然女儿现在只有六个月大,还不会走路说话,郑昊早已为她畅想好了未来:“我女儿的名字,叫郑妍肖镁,因为她妈妈姓肖,镁是镁光灯的“镁”字,她的小名叫镁儿。这是我自己研究了很久的名字,那时候感觉为了取名字,对任何名字都变得特别敏感,一听到别人的名字就会琢磨一下来历,甚至连别人家狗的名字都会琢磨一下。”郑昊笑言,“她的未来呢,我们都想好了,希望在她1-5岁期间能学些乐理知识,学些舞蹈的基础,钢琴的基础,我希望她考大学时,学的会是表演,然后在她12岁时,可以让她导演她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那时的她脑袋里应该会有她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了,她会想去以自己的方式来诠释自己的世界,我就可以做她的工作人员,帮助她去完成梦想。”

“因为我自己是学舞蹈出身的,所以我觉得让我女儿去学舞蹈,这肯定是必然的,这在我们家里大家都讨论过,如果孩子是去从事医学啊,科学啊,政治啊,这就跨界太大了,我也没有太大的辅导她的信心。我觉得学习了舞蹈以后,不管她以后有没有一个特别出众的容貌,她都会有一个优雅的气质和完美的协调性。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是很希望能把她送到军艺去,因为人生里有了军人的历史,一是会感到光荣,二是会让她有特别强的集体感,三是可以让她不怕挫折,变得坚强,在遇见困难时无所畏惧,这也是我当兵到现在的最大感受和体会。”

天生喜好钻研的郑昊,在有了女儿之后,细致得更像是位温柔的“老母亲”,每天都在为女儿的吃穿和未来做打算,“有时候我看到路上那些拉着手走的男孩女孩,我就会想这要是我女儿可怎么办,我女儿将来要嫁人可怎么办?前两天我还在跟她妈妈说,我说我不想让镁儿以后生孩子了,我不想看她太痛苦。现在有时候我走到街上,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会对其他的父母特别在意,如果他们因为玩手机不管自己的孩子,我就会忍不住走过去说他们。”

演了多年父亲的郑昊,如今还在新手父亲的路上,继续摸索着,“这些年演了太多的英雄或是警察,但是现在可能就是演父亲演得比较多了,最近刚刚拍完一个父亲的角色,演了一个特别严厉的父亲,在戏里我的孩子正要高考,但却不好好学习,我就一生气打了孩子,才发现孩子不想学习是因为是想把钱留给我看病用。其实我觉得我人生当中经历的每一个角色,都是相辅相成的,因为大家都可以看到以少演老,以老演少的,但我演的大部分还都是同龄的,正好是我的年龄段所该经历的,这个时候的我,正好可以演父亲了,所以当生活中的这些色彩走进来以后,你会觉得所有的事都特别鲜活,你不用特意去寻找,这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一种特别得天独厚的享受,所以我觉得现在在我的心目中,最好的角色,就是此时此刻的我。”

郑昊

中国内地知名男演员,因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中饰演“父亲”骆老师而被观众广泛熟知喜爱,主演过《张思德》《明星制造》《中国远征军》《心术》《赵氏孤儿案》《长沙保卫战》《绝命后卫师》等热播影视剧,被称为“正能量”代言人;近年演而优则导,任《特丽独行》《小巷管家》等电影导演。

个人曾获第十届法国巴黎中国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第五届北京国际微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中青影展金摄影机·新锐导演奖;主演的影视剧也曾获柏林电影节、东京电影节、俄罗斯电视节、金鸡百花奖、飞天奖、金鹰奖等多项国内外大奖。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