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经验告诉你:真正的自由是自律,是要对你的世界有极端所有权

三条经验告诉你:真正的自由是自律,是要对你的世界有极端所有权


曾经担任过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指挥官的杰克·威林克,在海豹突击队服役二十年,参与过伊拉克战争,回来以后负责西海岸所有海豹突击队队员的训练,退伍以后跟人合开了一家咨询公司,专门向商界传授军队的领导力和管理经验。2015年,威林克还出了一本书,叫《极端所有权:海豹突击队的领导方法与制胜策略》,这本书曾经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名列第一。他的心得是,真正的自由是自律,是你要对你的世界有极端所有权。

杰克·威林克

威林克的方法论主要有三条经验:

第一条是,自律就是自由。

咱们每个人都像是“战士”,每天工作学习都好像战斗一样,都在想方设法提高自己,取得胜利。这种精神当然厉害,不过这里说的“战士”和“战斗”主要还是一种比喻。毕竟你的工作和学习都见不着血,就算偶尔失败了,也不至于有人就得牺牲生命。我们有时候自己给自己增加压力,搞个什么演习之类,其实多数情况下最高目标也就是让领导满意而已。那如果一个人真的上过战场,见过血,面对过真正的敌人,自己一个错误决定就可能导致战友牺牲,这样的人,是一种什么气质呢?

有一位访谈威林克的作家叫费里斯,把威林克请到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八点,费里斯的女朋友把费里斯叫醒,说威林克好像五个小时之前就起床了,一直在看书。她作为女主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招待。其实五个小时可能也不至于,威林克的正常习惯是每天早上4:45起床做事。他早就退役了,但是保留了特种部队的纪律,还能连续做76个俯卧撑。费里斯就问威林克为什么非得早起,威林克说早起能让他获得一种在心理上战胜了敌人的感觉。

威林克总觉得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有个敌人,一手拿着冲锋枪一手拿着手榴弹,等着跟他交锋。他已经不在军队,将来不会再上战场了,但是他总觉得有一天还会面对敌人。每天早上一睡醒,他就问自己,我现在做什么,才能为那个时刻做好准备?然后他就起来了。威林克这个精神,感染了很多美国人。现在Twitter上就有人组成了一个“4:45起床俱乐部”。早起也是自律的体现。威林克的座右铭是“自律=自由”,你为了获得真正的自由,就非得给自己设定一些限制。我们平时所谓的自由,比如说想要什么有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这个其实有两个弊端,不是真正的自由。

一个弊端是“选择悖论”。你面临的选项太多,就容易挑花眼,根本不知道选什么好,幸福度反而下降了。还有一个弊端是“决策疲劳”。有个理论说我们每一次做决定都会消耗一点意志力,选来选去什么都没干就已经身心俱疲。其实现代社会某些人得抑郁症,可能就是因为太自由了。表面上看什么都可以做,实际上做什么都没意思,也没意义。这样的自由就如同开了作弊码打电子游戏,玩一会儿之后面对的就是无尽的空虚。可是如果你是个特别自律的人,每天面对各种限制,有各种固定流程,你每时每刻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你反而获得了一种自主的感觉。所谓“真正的自由”,也就是财务自由、时间自由、免于疾病和贫困的自由,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你必须自律才行,这个道理很明白。

威林克的第二条经验是,要对自己拥有极端的所有权。

海豹突击队在重大行动之前,负责整个海豹突击队的海军准将会召集所有分队指挥官开一个会,指挥官们就抓住这个机会赶紧向上级提要求。比如,有的指挥官说我们跟直升机的合练还不够,请求多派几架直升机。有的指挥官说我们配发的靴子适合炎热天气,这次任务估计天气比较冷,希望能发新靴子。有的指挥官说我们在沙漠行军,士兵跟外界失去联络很难受,最好能给WiFi信号。准将一一答应了这些要求。

威林克引以为荣的一个时刻,是准将问到他这里,他的回答是:“我们很好,长官。”他没有提任何要求。威林克说,这个逻辑是这样的。我对我的世界,有极端的所有权。如果我的队伍有问题,我自己就会解决,我不会等到这个时候向上级抱怨。反过来说,如果哪一天我真的跟上级说,“老板,我需要这个”,那我马上就能得到我需要的,因为上级明白,凡是我提出的要求,一定是我真的需要。

威林克说,人们总爱抱怨上级没有给自己足够的支持,其实那根本就是你自己的错误。你没有好好教育你的上级,你没有正确影响你的上级,你没有让他理解你为什么需要这个支持。自己必须负责任,这就是极端的所有权。

威林克的第三条经验是,要用谦卑来增强自己的领导力。

怎样才是一个好的指挥官?威林克的答案是“谦卑”。威林克回到本土负责整个西海岸海豹突击队的训练,他故意用超高难度的环境和任务压迫部队,一直到把所有队伍都压垮为止,其中一项重点考察就是看各个小队的指挥官怎么反应,不行的就淘汰。威林克发现,最后被淘汰的指挥官,几乎没有人是因为军事技术或者体能不行,而都是领导力不行。其中最缺乏的一个素质,就是谦卑。这里“谦卑”并不是说对领导毕恭毕敬的意思,而是你这个人听得进去别人的话,有开放的头脑,能时刻学习。

训练任务是故意让所有队伍都失败。有谦卑素质的指挥官回来,首先把责任归于自己。是我没控制好,我输了,咱们能不能复盘一下,看看我哪个地方做得不对。然后你给他指出不足,他马上记在笔记本上。

而对比之下,傲慢自大的指挥官回来先指责别人,反正自己没错,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其实他连诚实的自我评估都做不到。

那威林克是怎么自我评估的呢?他以一个第三人称的视角,旁观自己。你正在做这件事,但是你能够时不时地跳出自己的身体,去观察你自己:我是不是生气了?我是不是太感情用事了?我是不是反应过度了?这个其实就有点像咱们中国人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等于是自己给自己提供即时反馈。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这要求你在即使投入全部身心的情况下,仍然能在心里保持一个冷静的声音,给自己提个醒,这才是谦卑的最高境界。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