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黑马”黯然离场 那边巨头纷纷加码 4000多家入局 仅1%盈利 生鲜电商生意“爱恨难舍”

这边“黑马”黯然离场 那边巨头纷纷加码 4000多家入局 仅1%盈利 生鲜电商生意“爱恨难舍”

又一家生鲜电商平台倒下了。11月28日,生鲜电商呆萝卜合伙人刘峰在朋友圈中表示呆萝卜杭州中心正式关闭,近日,另一家平台妙生活又悄悄离开了耕耘4年的生鲜战场。昨天,记者已经无法在苹果应用商店搜索到妙生活app了。

据了解,妙生活成立于2015年,并于2015年拿到钟鼎创投A轮500万美金投资,2019年上半年获得今日资本B轮2亿融资。呆萝卜也曾被誉为“生鲜电商黑马”,却因为拖欠员工工资,无法运营等一系列问题走入困局。而与此同时,美团买菜进入深圳,再下一城,饿了么被爆正在孵化“饿鲜达”项目。

一边是曾经红火过的生鲜电商平台黯然离场,一边是互联网巨头在生鲜市场纷纷加码。生鲜市场究竟有什么魔力,让创业者和互联网巨头纷纷为其“倾倒”?

4000多家入局者 只有1%实现了盈利

今年倒下的生鲜电商平台不少。除了妙生活和呆萝卜,还有杭州生鲜电商品牌“鲜生友请”。其在今年7月发生资金问题,对消费者、供应商、投资商、员工欠下了巨额资金。

势头良好的生鲜独角兽纷纷倒下,背靠巨头的生鲜平台也不好做。今年4月,美团宣布对旗下小象生鲜进行调整,关闭无锡及常州门店;京东7FRESH放慢开店速度;5月31日,盒马鲜生正式关停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成为盒马鲜生关停的首家门店。

生鲜生意为什么这么难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莫黛青分析,这门生意背后需要大量的技术研发和资金投入,就看谁能支撑到最后。经过几年“野蛮生长”后,生鲜电商大致孕育出3种商业模式——以京东生鲜、天猫生鲜、拼多多为代表的传统B2C自营模式、平台模式,有以每日优鲜、京东到家、叮咚买菜为代表的“到家”社区模式,还有以盒马鲜生、7Fresh为代表的“到店+到家”模式。

为了保鲜,生鲜电商在仓储、运营、物流、品控、技术投入等环节都有难以降低的必要成本。一款生鲜产品从农户到消费者手中,需要经历无数个环节,走过漫长的链条,其中物流、损耗、包装等环节中的消耗巨大。据业内人士透露,生鲜电商的成本占总价的30%-40%,而生鲜电商的毛利才10%-20%。

面对这一系列复杂的链条,无论是传统垂直类电商、前置仓,还是拼团等模式,真正熬出头并获得盈利的企业并不多。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4%持平,88%亏损,且剩下的7%是巨额亏损,最终只有1%实现了盈利。

将菜市场搬到线上 为什么有吸引力?

即便在生鲜电商这片蓝海中捞金不易,但想做“线上菜市场”生意的人仍然不少。记者在苹果应用商店搜索生鲜,发现各种生鲜App大大小小有几十个。

同时,互联网巨头也在不断加码。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继续抢占高地;11月底美团买菜在深圳正式上线,首批共开出9家站点,为社区居民提供“手机下单,最快30分钟送达”的手机买菜便民服务;阿里旗下本地生活平台饿了么也正在孵化菜市场项目“饿鲜达”……从市场潜力来看,生鲜电商是趋势,随着生活节奏加快,线上买生鲜正在逐渐成为越来越多人青睐的方式。从市场数据来看,生鲜电商也是一条不错的赛道,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18年,中国生鲜电商整体市场规模稳步增长,2018年市场规模已突破千亿,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600亿元。

面对千亿市场,没有人不眼红。只是,生鲜电商独角兽的折戟一次次告诉大众:这门生意并不好做。莫黛青表示,做生鲜电商需要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品。另外,线下门店运营和线上的融合也是重要方面。“时间将见证行业加速洗牌的过程。”

面对重重阻碍,想在这片蓝海里分一杯羹的创业者,或许应该思考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实力,扛起这个千亿市场。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