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物流企业“问题”名单

盘点:2019物流企业“问题”名单

“2019年可能会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美团王兴在18年末发出如此感慨,未来无法确定,但过去可以对比。

回望即将过去的2019,物流业的艰难印证了王兴前半句的预测,据统计,2018年整个物流赛道的投资事件218起,融资总额851亿;2019年至今投资事件80起,融资总额258亿,到年底估计也不会超过18年的一半。

资本寒冬之下,相当部分企业或破产清算,或转型升级。

在此背景下,物流企业如何蝶变,如何避免走入误区,是值得思考的问题。物流指闻2019年终盘点第二期,《盘点:2019物流企业“问题”名单》,重压之下,何去何从?

01、规模承压,二线清场

可以说,从17年开始,快递行业马太效应就以逐步突显,龙头企业背靠规模将价格大幅度降低,中小快递企业的日子开始过得艰难。

而整个18年,可以说是快递行业整合的一年,通达系们纷纷加速转运中心的直营率,重组升级。而除了一线队伍的自我变革,更是有德邦快递、京东物流这样的行业巨头跨界打击,以至于到年底,快递企业CR8市场占有率达到了80%以上,规模的壁垒变得难以逾越。

终于,在19年春季,二线快递们抗不住了。

1.如风达:转型失败

3月12日,如风达快递宣布:因战略转型,公司将暂停部分业务。15日,部分被拖欠运费的运输代理商围堵如风达总部大门,称“包括管理层在内,大约三千人左右的一月份的工资至今未发放”。

脱胎于凡客诚品物流部门的如风达,一度因为自营模式拥有和京东物流相似的成长路径而饱受赞誉,随着凡客的掉队,如风达也在向三方物流转型。

现在看来,曾经一度齐名的两家电商公司的物流平台,如今结果却如此截然不同。

如今,如风达快递的官方网站已悄然下线,而根据天眼查的信息显示,北京如风达快递有限公司目前已累计被执行人信息达到384条。

2.红楼国通:没抓住机遇

2012年,几经易主、债务缠身的希伊艾斯快递被桐庐“首富”、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强势接盘,更名国通快递。

7年过后,国通快递被曝出经营困难,严重亏损,目前已经全网停工。

根据国通今年3月底发布的“停工放假通知”显示,国通为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做出了大量努力,但预计在未来仍将长期处于停工状态。

虽然事后国通对此进行了否认,表示员工放假通知只是业务人事调整,而非被动关停,但这丝毫不能掩盖加盟商围堵总部的事实。

对此,业内人士评价道,国通没有抓住电商发展带来的市场机遇,也没有实现与红楼集团旗下优质资源的深度融合。从2017年开始,国通日均业务量就跌至四五十万票,而且申诉率也开始居高不下,问题频发。

3.全峰:盲目扩张

同为二线品牌,全峰并没有像国通一样墨守成规,相反,全峰还创造出“一小时直送”、“同城四小时达”等创新速递服务,2016年,全峰的业务水平和综合能力达到了巅峰,每天处理的快件数量超过100万。

盲目扩张,总部与加盟商的矛盾激化,高管的出走等问题让公司止步不前,2017年4月,全峰正式确认整体并入青旅物流集团。而在收购全峰之后,青旅物流相继形成了六大事业部:快递、快运、立马到、e派、云和冷运。青旅希望打造一个仓+配的闭环,即以同城配送业务(落地配、同城快递快运、即时配)为核心,通过布局云仓供应链来延伸。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青旅物流“什么都做、什么都买”的布局会造成资金的不足。

果然,青旅没有将全峰拉出资金短缺的泥潭,全峰也没有加速青旅物流的脚步,今年5月,全峰将最后44辆运输车按最低打七折进行出售,其结果也是让不少人唏嘘。

4.全一:多地区停摆

11月中旬,一份全一快递广州分公司《告客户书》在网上流传。该文件称,公司最终的服务日期为2019年10月31日。原因是“基于公司业务转型调整,部分快递类服务模式将会发生改变”。

根据其员工透露,目前全一快递大面积欠薪,全国多个地区已经停摆。

5.e栈:卖身丰巢

快递行业在整合,依托快递而生存的快递柜的日子也不好过。

今年4月18日,e栈向快递小哥群发告别短信:“非常感谢您的一路支持!原e栈柜机将在4月18日前停止服务,请小哥登陆微信e栈快递侠小程序将账户余额提现。”

快递柜亏损已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主要两方面:一是营收,用户不愿为此付费,而快递员支付的费用较低;二是成本,设备生产成本较高,同时投放点位租金较高。

据了解,e栈退出市场后,系统将并入丰巢,虽然小区还有e栈的柜子,但取件信息将全部由丰巢进行通知。需要提及的是,丰巢也在亏损中。

02、品质之下,服务为王

如果说2018是快运企业起量的一年,2019就可以说是维稳的一年。

在整合快递之后,资本又将战火拉拢到快运市场,据统计,今年仅1月份,零担快运领域就拿到超过20亿元的融资,经济环境遇冷看起来不属于这个领域。

而从今年年初的口号看,越来越多的企业将客户体验、品牌、造血、质量之年等词汇挂在嘴边,当行业主体玩家已经过渡完增量层,向品质转变的时候,还停留在“旧层级”的企业就免不了被淘汰的命运。

1.亚风快运:摘牌

8月23日,亚风快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公司股票被终止挂牌的公告》,公司于8月26日终止挂牌。

而据媒体爆料,亚风快运的“闪电达”、“国际件”等多项服务几近停摆,同时公司还欠下了高达6000万元的巨额债务。

今年3月18日,东吴证券发布的《关于深圳市亚风快运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风险提示公告》显示,涉及到亚风快运有关的被执行信息有5项、法律文书11项、法院公告6项目,开庭公告15个,存在账户被查封的情形。

同时上述公告显示,亚风快运公司治理存在重大缺陷,且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存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风险,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规模和员工数量大规模缩减,部分离职、在职员工均存在拖欠工资的情形,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2.卡行天下: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11月初,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将卡行天下列为“老赖”,涉及金额54.03万元。

其实早在8月,就有爆料称卡行天下开始大规模缩减人员,这是继此前拖欠员工工资之后,开始要求大部分员工自费出去清欠要账或者休假拿基本工资,少部分留守已缩减开支。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卡行天下还宣布引入菜鸟网络、普洛斯、隐山资本的联合战略增资。希望在“小而散”的专线物流领域,打造并完善智能物流骨干网。

3.远成物流:濒临倒闭

远成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黄远成曾在新年致信中表示:”2019年远成将以供应链金融和信息科技有机结合,不断修炼内功增强自身实力,深化合同物流的业务,推动快运网络加盟的全面合作,提高信息科技的服务水平,重树远成的服务品牌。”

如今,在不到一个月内,远成物流就有两次因债务问题而“被申请破产”,而在11月5日传出的,北京体育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接盘”远成物流的收购事宜至今仍在商议。

在偏向于B端的快运市场,当一线企业通过规模打击时,市场整合的速度会比快递来的更快。

03、模式需对应时代

10月28日消息,据天眼查显示,人人快送的运营主体公司——四川创物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天眼查还显示,该公司部分股权处于出质状态,存在多种经营风险。

C2C模式的一大特点在于,订单来源于个人,即单量增长仰赖于消费需求的爆发。其实早在2009年,“即时物流”概念就由点我达创始人赵剑锋率先提出。

直到近几年,随着即时物流企业在外卖O2O、新零售以及快递末端市场的进一步融合,各玩家才扩大其承载,向更多的生活服务场景靠拢。

作为第一家众包物流企业,人人快送的模式在今天被应用广泛,最大化利用社会闲置资源,提高配送效率,但早起却因为快递运营资质以及业务摇摆原因,人人快送错失了最佳的发展机会,被其他玩家反超。

人人快送的落寞,未免有些遗憾。但换句话说,新业态的成熟需要市场、消费需求的呼应,以及政府对新模式的包容和规范。

04、生鲜不”鲜”

除物流企业外,我们在2019年还看到了新零售的退潮、生鲜电商的倒闭。近年来社区零售和生鲜市场快速发展,依托各类资本,市场曾火爆一时,但潮水退后,仍要面临优胜劣汰。

7月底,社区生鲜电商“鲜生友请”关门闭店,负责采购的李晖认为:企业闭店的原因在于生鲜难以盈利、公司扩张太快、加盟返点太高以及老板张知豪本人不相信职业经理人等各种因素相关。

8月30日,社交团购品牌十荟团和你我您宣布合并,二者都是该领域头部企业,合并后的“新十荟团”目标之一就是争取生鲜销售额长期占比在一半以上。

近日,“生鲜电商黑马平台”呆萝卜的由于经营不善引发暴雷也引起网络热议,而在此前,高瓴资本正准备对其进行2亿美元投资。

过度依赖融资续血,野蛮生长后没有精细化运营、不注重供应链优化等等问题,都是造成生鲜企业败退的原因。

总体而言,对于这些以黯然离场的企业来说,遭遇的多是资金链断裂、自身模式缺陷、打法不清晰等问题。而对于已经调整的企业来看,寒冬过后,未来仍有很多不确定性。即将将到来的2020年,物流行业该如何面对?又会产生哪些新10年的行业发展之法?

来源:物流指闻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