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的北约越发“找不着北”

70岁的北约越发“找不着北”

12月3日至4日,北约成员国在英国伦敦举行了纪念成立70周年的特别峰会。其间,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北约仍然“强大,并将继续适应未来环境”。然而近日来北约成员国之间的争吵却无法为斯托尔滕贝格的发言背书。

专家分析,“冷战”结束后,北约各成员国的利益和目标日趋多元,不仅导致矛盾的发生,还使北约长期处于茫然状态。

成员国间争吵不休

“分歧”“紧张”“差异”,这些词在本届北约峰会的相关报道中大量出现。英国广播公司形容北约成员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严重威胁到了峰会的气氛”。这种气氛首先在法国总统马克龙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爆发。

11月,马克龙曾在采访中指出美国和它的北约成员国在战略决策上缺乏协调,宛如“脑死亡”。12月3日,特朗普直接宣称马克龙的言论是“非常无礼、令人讨厌”的。

特朗普的下一个矛头对准德国,因为德国没有履行提升军费开支的目标。2014年北约威尔士峰会上各成员国达成共识,到2024年将国防开支提升至国内生产总值的2%。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统计,目前北约30个成员国仅9个达成了该目标。

北约多个成员国对“盟友”土耳其的指摘,为峰会埋下了另一层阴影。近年来,土耳其在中东的利益与不少北约国家背道而驰,在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后,这种情绪达到了高峰。

今年10月土耳其对叙利亚境内库尔德武装的“和平之泉”军事行动,和峰会前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达成的海事协议,都引发了北约成员国抵制。而土耳其也对北约在波罗的海地区的集体防御计划提出了异议。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陈旸指出,即便北约仍在努力维持自身不崩溃,它的内部凝聚力也远不如5年前。陈旸认为,北约内部的这些矛盾,来源于欧美之间、欧洲国家之间的协调沟通存在问题。近年来土耳其在外交策略上的自行其是,美国的单边主义与欧洲的贸易摩擦,北约军费问题的激化等,是沟通失败后的结果。而随着欧洲自身战略意识的觉醒,尤其是欧洲国家之间军事合作与防务自主的进一步发展,欧洲也更不愿意牺牲自身利益,任凭美国摆布。

北约未来陷入迷茫

在一片争吵声中,不少成员国出现了退出北约的声音。2日,特朗普在联合记者会上指出,法国退出北约的情况是“能够预见的”。特朗普本人近年也多次出现“退出北约”的言论。

北约是否就此分崩离析?陈旸认为,就目前北约国家的利益而言,北约仍是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首先,特朗普威胁撤销对北约成员国保护的诸多言论,更多是他催逼军费,向欧洲施压的工具,北约仍是美国拉拢欧洲盟友的有效手段。其次,马克龙高调提出组建超越北约的“欧洲军”,其目的也是为摆脱对美国的过度依赖。最后,土耳其仍是北约在欧洲东南地区无可替代的力量和阵地。

“北约不会灭亡,但它将长期处于茫然、不知所措、找不到北的状态。”陈旸说。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国军指出,北约的欧洲盟友对美国的不信任,反映了北约老成员国和新成员国之间的利益已难以达成一致。

赵国军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将北约作为一种地缘战略工具来使用,有意将北约东扩,纳入更多成员国来支持自己制约俄罗斯的立场。不同于德、法两国,这些新成员国和美国的利益高度捆绑在一起,因此在北约问题上,美国有意稀释德、法在北约中的话语权。

“北约面对的威胁已经变了,北约老成员国对俄罗斯的态度也变了,但美国还不想变。”赵国军认为,北约的内部身份认同和战略目标将长期陷入不明确,导致北约的未来更加迷茫。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泠汐

策划:李杰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