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战役打完,日本陆军中将切腹自尽,日本海军却鸣炮庆祝

这场战役打完,日本陆军中将切腹自尽,日本海军却鸣炮庆祝

1939年,秋日的凉风吹起了一个男人凌乱逸出的发丝。

这个男人叫小笠原,此时正跪在地上,手持弯曲的长刃,目光空洞。数月前,他不等上级军令,轻率发动的一场战争,导致了损失惨重的己方败局,至此,他知道,自己再无颜面回国、更加没有理由在这个世上继续活下去。按照传统,这个“了结”,还是要由他亲手来结束。

血漫了开来,小笠原痛苦地倒在地上,挣扎许久方才合上那双浸染了太多怨灵的眼皮。

1939年5月,盘踞在东北“伪满洲国”的日本关东军与背后控制着蒙古的苏联军队已经“两看两相厌”到极点。其实,在8年前的“九•一八”事变之后,于1932年成立并听命于日本的“伪满洲国”与1921年宣布独立的外蒙古国便从没有一天互相看顺眼过。这俩地方分别有日本及苏联的驻军,且双方在不少地段皆存在所谓“边境”纠纷的矛盾。

这次,心狠手辣的关东军实在是要“炸毛”了,因为“满洲国”与蒙古边境地带,也就是诺门罕以西、直至哈拉哈河的一块儿三角形地区,日军说是“伪满洲国”的、苏军说是蒙古国的,两人无法愉快地玩耍,分分钟要掐架。

其时,关东军23师团的主帅小笠原按捺下内心的澎湃,用一秒钟冲到大脑的热血做了一个自认为酷毙了的决定——打!去把苏军凑趴下,抢了诺门罕!

可是,关东军向苏蒙军开火了十几天,小笠原就开始屁股底下坐葫芦,坐不住了。咋回事?派出打蒙军的日军,不意外地遭到了苏蒙军队的强烈反击,意外地连连失利!短短时间里,日军的搜索队战死了115人、失踪了81人,主将东八百藏本人也挂了不说,另外的山县部队同时也战死了151个人、生死不明的有92人,伤亡率出奇地高!他望一眼苍灰的天空,从记忆中搜索了n遍骂人的词,奈何日语文辞实在匮乏,想了又想,依然只骂了一句八个牙露。

6月18日,苏方任命了朱可夫做第57特别军军长,这位朱可夫是个急性子,上任第二天就派了战斗机群吧啦吧啦投了一堆炸弹,把阿尔山、甘珠尔庙和阿木古郎附近的日军集结地轰炸个遍,顿时地上500来桶汽油被炸起火,饶是铁扇公主带了芭蕉扇5秒到达战场都不一定搞得定。

被打脸的日军鬼心思一动,出了他们最罪恶的点子——细菌战。7月13日,石井细菌部队碇常重少佐带了22名敢死队员,在哈拉哈河坐着2只胶皮筏顺水将50斤的伤寒、霍乱、鼠疫、鼻疽等细菌撒入河水中,向苏蒙军进行细菌战!

谁料,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戏剧性的逆转发生了,不知怎地,敌人没害成,日军自个儿却染上了这些病菌——1340名日军染上他们自己整的伤寒病、赤痢病和霍病,连731部队军医和敢死队员,被细菌传染而挂掉的都超过了40人!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接连不顺的日军随后做了半月之久的调整生息,然后集中两三万兵力对苏蒙军开展充满怒火的攻击。而苏联这时也烦了,把在塔木察格布拉格的第57特别军扩编成第1集团军,打算一举灭了日军的气焰。

8月20日凌晨,初秋的北风刮起了最后的硝烟。苏蒙军以3个步兵师,2个骑兵师,5个装甲旅,1个机枪旅,1个空降旅以及大量的飞机、大炮,以千吨炮弹猛轰日军驻地,不多时,日方构筑在蒙古旷野上的土木机构工事被轰成平地。当月的最后一天,轻率开战的日方23师团弹尽粮绝。9月15日,苏方接受扛不住想乞和的关东军的停战要求,双方于翌日凌晨结束了所有军事行动。

这场诺门罕之战,历时135天,苏军仅损失6千人就摧枯拉朽般地歼灭了6万日军,打破了日军的“北进政策”。日方无奈之下进而南攻太平洋诸岛,于是偷袭了珍珠港,最后日本法西斯完全覆灭。日本史学家称这场战争为“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

然而,轻率致败的日军23师团小笠原中将切腹谢罪后,日本本国的海军却也欢欣鼓舞,还鸣炮表示开森!什么情况?原来,日本的陆军和海军,不和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次陆军中将丢脸丢到姥姥家的失误,水手服战士们实在是压不住内心的乐呵,禁不住对主子面前老跟自己争宠的陆军又是嘲笑又是鄙视。

唉,你又不是水兵月,还真以为自己能够称霸银河系吗?

————

参考文献:

[1]《诺门罕,日本第一次战败:一个原日本关东军军医的战争回忆录》,〔日〕松本草平、〔中〕华野著,李兆晖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

[2]《诺门罕战争》,孟松林等,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10年。

[3]《伪满洲国史新编(修订本)》,解学诗,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年。

[4]《日本侵华图志(7):建立伪满洲国与对东北的殖民统治(1932—1945)》,赵继敏,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5年。

[5]《伪满洲国统计资料汇编》,《伪满洲国统计资料汇编》编委会,北京:线装书局,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