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失去,是比得不到更让人念念不忘的心头好(冬日絮语)

已失去,是比得不到更让人念念不忘的心头好(冬日絮语)

都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一件衣服,这话对我来说真的不假。近几年买的冬天衣服大多是深色的,今年这个冬天忽然喜欢上了明艳的颜色,对那些深色衣物便提不起穿的兴趣。

于是便开始寻找其它颜色的来代替。明黄色的外套,宝蓝色的裙子,墨绿色的大衣,带红白花朵的针织毛衣,胸前印了大多艳丽花朵的连衣裙……一件件买回来,打算过个五彩斑斓的冬天。

去年买的冬天衣服便被挤到了衣柜的角落里,似一个个受了冷落的怨妇,不再受到眷顾。丢弃又有些不舍得,辛辛苦苦赚的钱买来的,才穿了几次(有的连穿都没有穿过),就这么进了垃圾桶,想想觉得很可惜,只让它们静静地躺在那个角落里,直到某一天彻底过时,然后丢进垃圾桶。

终究还是浪费的,但是每当看见喜欢的新衣服时,又控制不住想买的欲望。不断地购买,不断扔掉,就这么恶性循环着。衣服之于女人,大抵就相当于于美女之于男人的诱惑,应是同属于色相的。

人之天性对于欲望,到底是很难控制的。难怪有人说,能管理好自己欲望的人,才是最成功的人。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大到对权利地位的追逐,小到对美好的事物,生出想要拥有的心思。谁都逃不过那张欲望的网,在无声无息中,被拖进岁月的深处,变成面目全非的模样。

人生,就是一个欲望接着一个欲望的过程。为了得到而失去的,亦有不少,免不了怅然若失。

舍弃真的是件很难的事情。看到网上条友们写的大雪节气,才惊觉这一年又不多了,再有一个月就可以准备回家过年。

在这边呆了五六年,零零碎碎的物件不少。最多的是衣服,特别是夏天的衣服,几乎三五天就要买上几条裙子,几年累积下来,已是不少。狠下心丢掉一部分,剩下的,我把它们折叠好,整整齐齐地收到箱子里,等回家了或送人,或闲搁也好,交给老妈了。

丢的时候,不是没有心痛的。每一件的颜色和样式都是极为喜欢的,至少曾经让我怦然心动,不然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衣柜里。那些完好如初却已然有些过时的衣服,仿若还未来得及让更多的人欣赏到她的美貌,就顷刻间衰老的女子,被当做垃圾丢掉的时刻,该是不甘心的吧?如果衣服也有思想的话。

那些平日里用不上的小物件,原以为可以很洒脱地丢弃的,但当把它们从一个个抽屉里翻找出来,目光接触到的刹那,心底还是生出了深深的惋惜。那些五颜六色的信纸,那些花花绿绿的发卡,每一个都是我喜欢的样式。

那条古典风格的围巾,那个闲置以久的马毛包包,还有那支刻着我的名字的钢笔,都是出门带回来的纪念品。闻着,仿佛还有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是那座温润小城的气息。

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啊,虽然都没有一点实用的用途,但哪一件不是曾经精挑细选,然后满心欢喜地买回来的。而今却要亲手丢弃,真真很是不舍。

我是个念旧的人,对于旧物,总会生出微妙的情感。即便是不再光彩依旧的物件,在我心里,仍旧能描摹出它最开始走进视线时的样子,是那么的生动明媚。那光彩不再的旧物上,每一道清浅的痕迹,都是时光的印记。

物在时光里变得陈旧,人在时光里日渐沧桑。看到一些旧物的时刻,脑海中亦会浮现出当初购买时,自己的心情和样子。不论哪种心情和样子,都是此生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人与物,在寂静无声的相守中,走过一段共同的岁月。对于人,我却并不会有太多的眷恋。再相熟的人,真到了不离开不可的那一刻,我是很决绝的。很多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走得再近,一旦远离了,也就慢慢淡了联络。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我不喜欢把自己的期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哪怕是一些小小的问候或者安慰。是不是有些清冷?

不恋旧人,却恋旧物,到底有些奇怪。大抵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总觉得人都是会变的吧,物却不会。因为安全感的极度缺乏,不会把任何的情感和希望寄托于任何的不确定,人心最为善变,除了父母的亲情。所以很多时候,我宁愿珍惜不会说话的物,也不愿花太多心思在人的身上。

不论时光过去多久,那些细碎的物件,只要你不丢弃,它们始终在那里,守在岁月的纹路里,等待着哪一天,主人心血来潮地把它轻轻握在手中,在沉默中对视。

像是古时候深宫中的女子,如一朵朵妖娆的花朵,开在清冷的寝宫里,只为等待那个至高无上的男子,偶然一次的垂青。自古都说帝王无情,对于这些被我买来又丢弃在一边的物件来说,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到底都是喜新厌旧的,受众不同而已。

这样一想,心底不免生出隐隐的愧疚。就只好在丢弃的时候,不舍地多看几眼,想想当初买时的心情,和它们最初的样子。丢进垃圾桶时那一声轻响,像一声无奈的叹息。

到底还是人的劣根性作祟吧,一些东西非要等到快要失去的时候,才蓦然惊觉到它的好。但现实中很多时候,往往等到想要珍惜的时候,已为时已晚。如若不然,至尊宝的那句“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也不会在影片上映十几年之后的今天,还让那么多的人喟叹,甚至是潸然泪下。

已失去,是比得不到更让人念念不忘的心头好。若是真有月光宝盒的话,怕是人人都要趋之若鹜的,花再多的金钱,只怕也是再所不惜。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