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金小姐到养猪,洗厕所,替丈夫负债,她未曾抱怨,但不愿回首

从千金小姐到养猪,洗厕所,替丈夫负债,她未曾抱怨,但不愿回首

她小时候“娇柔的眼神,光滑的额头,粉嫩的脸颊,白藕般的手臂,再配上精致的白色蕾丝裙子,软底的小白鞋,宛如一个纯洁的小天使,”长大后更是宛如波切提尼画的从贝壳里刚刚诞生的维纳斯那样美丽。

这个美丽的女子就是被称为“上海最后的贵族”的郭婉莹。

图 | 郭婉莹


无忧无虑的她

1909年,郭婉莹出生在悉尼,父亲郭标是当时名动华人圈的富商。六岁前,她一直和家人生活在海外,过着贵族小姐的生活。六岁之后,国内辛亥革命成功,父亲受孙中山邀请回国振兴经济,郭婉莹也随着家人漂洋过海回到了祖国。

在大上海,郭家开设了第一家最大,也是最新潮的百货公司——永安公司。不出几年,郭家就凭借雄厚的资底在上海商圈声名鹊起。而郭婉莹,仅仅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当她的千金小姐。

郭婉莹的父亲对于这个美丽的女儿也极其宠爱,确保给女儿最好的,但也不过度溺爱,而着重于从小培养她优秀的内在品质。

在上海待了没有多久后,她便被父亲安排进了一所广东女子学校,后又重新安排进入宋氏姐妹待过的贵族学校——美国基督教女子中学求学。这所学校是众多上流家庭的选择,郭婉莹在这里度过了8年的求学生涯。

在美国基督教女子中学她接受了音乐、科学、礼仪教育的洗礼。她通过努力,将自己原本不好的国语说的炉火纯青,并且养成了终生爱读英语报章和体育运动的习惯。以知识层面、思想层面来说,她是一位新女性。

婚姻的暖与冷

1928年,郭婉莹结束了学业,而这时的她已越发变得美丽。如果说以前的她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菡萏,那现在的她就如迎着朝阳初开放的荷花,朝气蓬勃,鲜艳诱人。

从中西女私塾毕业后,郭婉莹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渴望外面的天地,于是她兴致勃勃地向父亲提出去美国留学的想法,但她的想法被父亲以“女孩子去美国有什么好的”否决了。不能出国的她,最终留在了国内。

留在国内的郭婉莹走向了当时大多数女孩子会走的路,她在父亲的牵线下和一个富家子弟订婚了。不过这时的她早也不是只会穿漂亮衣服的小女孩了,在逐渐了解未婚夫后,她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送她美国玻璃鞋,还无聊地对她说:“这袜子真结识,穿一年都不会环”的木讷男人。她更向往独立、自由的生活。

在不断考虑后,她割断了成为少奶奶的道路,转向了另一条道路,进入燕京大学继续求学。

郭婉莹在燕京大学发现了自己喜欢儿童心理学,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她成为了心理学系的学生,开始专攻心理学。

缘分总是那么妙不可言,在燕京大学读书的期间她结识了吴毓骧。吴毓骧是林则徐的后代,长的英俊帅气,为人风流倜傥,又有着书香门第之家的清淡香烟气息。

女方高贵优雅、冰清玉洁,男方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就这样两人互相吸引陷入了恋爱当中。

两人在交往后不久便进入了婚姻的殿堂,此时的郭婉莹25岁。两人举行的婚礼盛大而浪漫,身着婚纱的她气质优雅,身材凹凸有致,像极了童话中走出来的公主。当时的社报舆论无一不称赞这对佳人,他们的婚礼一度成为新闻热点。

结婚后,两人对感情都有着超脱世俗之外的愿望,因此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两人生活的格外美好。郭婉莹会在家准备好一日三餐等着丈夫,而吴毓骧会为她购置最新的衣服给她惊喜。

然而,生活是一出戏,是戏就有起伏,有转折的时候。

郭婉莹有着大多数女人无法企及的美好,而吴毓骧也有着大多数男人热衷看齐的风流。如此,美好的日子总是留不住了。

婚后不久,因为吴毓骧的出轨,这个家出现了感情危机。比起俗套的出轨剧情更出格的是,吴毓骧爱上了一个年轻的寡妇,而且这个寡妇还是她的老相识。

意料之外的是,郭婉莹的态度令人惊讶。她没有哭,也没有闹,而是选择以旧式女子的温婉、包容将丈夫带回了家。如此一来,这段婚外情产生的危机也因她的容忍原谅缓解回暖。

暴风雨的洗礼

人在经历过一些事或人后,尤其是不好的。总会记住他,并且对自己说不能再犯了。

经历了感情危机的郭婉莹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能再一味的相夫教子了。于是,她和自己的朋友开了一家服装店,专门制作一些新潮高级的晚会礼服。

郭婉莹凭借对时尚前沿的追逐以及自身超高的品味,她和朋友开的服装店做的风生水起。而在这段时间里,她是无忧无虑的,有心爱的丈夫,喜爱的事业,过着少奶奶的生活。

原想生活会就此幸福下去,但天不随人愿。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她的家庭也随之巨变。在此期间她的丈夫吴毓骧失去了工作还爱上了赌博,在她难产之际,她的丈夫依旧在赌坊豪赌。因为丈夫的沉沦,家里的生活每况愈下,郭婉莹再次陷入了恐慌中,她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养活一家人。

思来想去,她只好放弃了少奶奶的生活,开始将精力投入到服装店上,还做上了拉广告工作。在街头拉广告的她穿着旗袍,脚踩高跟鞋,丝毫看不出狼狈与焦急。

抗战胜利后,郭婉莹再次凭借自己的敏锐抓住了机遇,让丈夫进行商业投资,自己找了一份英文秘书工作。随着丈夫公司越做越大,整个家庭富裕了起来,郭婉莹的生活仿佛回到了以前少奶奶的时候,温暖幸福。

新中国成立后,她的家族去了美国,而她没有按照父母的想法和她们一起走,因为她认为这里有她心爱的丈夫和事业。恰恰因为她做的决定让她日后承受了莫大的痛苦。

图 | 郭婉莹与丈夫


解放后,郭婉莹的家庭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雪。1957年,因她的丈夫是资本家,被人关进了监狱,家产也被全部没收。

作为吴毓骧妻子的她看着家产被全部拉走,还要为丈夫承担14万人民币的罚款,但她并没有倒下。法院叫她去拿丈夫的判决书,她去了。她开着丈夫丢在公司的破旧福特车,一路颠簸到警察局,从警察手中接过了丈夫的判决书。而后,她又接到了通知:吴毓骧在监狱染病死了,叫她去把她丈夫的遗体接回去。她去了,她含着眼泪去到了关押丈夫的监狱将冰冷的丈夫接回家。

人一旦进入了谷底,打击总是一次接着一次。

郭婉莹后又因她是资本家的身份被赶进了贫民房。在贫民房的她晚上与6个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白天听着别人对她的批判,上着教育资本家的课。本以为她会就这样度过余生,但未来总是难测的。

1966年,她又成为了众矢之的。这次她被下放到了农村养猪。但这样的遭遇并没有让她倒下,相反她还主动申请了去支援国家建设,学习起怎样用锤子把大石头砸成一块块的小石头。

虽然生活让她早已不堪重负,但她还是秉持着骨子里的矜贵,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将诗和远方藏于心中,将坚毅表现得淋漓尽致。她会挤出时间用破烂的锅为自己煮茶,会用破烤炉做一份风味蛋糕,会穿着旗袍扫厕所。有人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这,才是人活着的样子”。

金枝玉叶犹在

有些心事只能自己慢慢领悟。然后,释然。

晚年后的郭婉莹因态度诚恳,获得了退休机会以及得到了退休金。当有人问及她受过的苦时,她不愿再提起,她说:“于她看来不过是自己的一次人生。“

退休后,郭婉莹安静的享受余生的生活,她会开心的在家抱孙子,会化着淡妆去看鲜花,她说:“我一生都喜欢花,一直都喜欢”。

1998年,这位优雅、高贵传奇的女子,在去完卫生间后平静地躺在床上结束了她的一生。

郭婉莹一生富如一朵玫瑰,让人艳羡;贫穷时如一朵长在隆冬里的红梅,让人不得不敬佩。这种人必然是最亮的那颗彗星。

真正的贵族并不是每天炫耀他有多有钱,不是只会沉迷于物质的享受,真正的贵族是将自制力、品行、坚韧融入自身,将高贵渗入骨髓,而郭婉莹做到了。正如后人对她的评价那样贴切契合——有忍有仁,大家闺秀尚由在。花开花落,金枝玉叶不败。

文|无心

图片参考来自网络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