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倔驴”和驴过不去?

东阿阿胶:“倔驴”和驴过不去?

今天说说东阿阿胶的故事,再我看来近期一些列事情,东阿阿胶尽显了“倔驴”的性格,倔驴和驴怎么失衡的呢。

连续十多年的业绩高增长势头戛然而止,今年开始业绩持续大降。继今年一季度和季度净利同比大幅下滑后,东阿阿胶前三季度净利下滑幅度进一步加大,达到83%,市值也跌去大半。

最近董事长突然辞职了。

11月14日,东阿阿胶公告称,王春城申请辞去东阿阿胶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一并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

阿胶功效真的那么好吗?

虽然说阿胶功效大小与驴的价值成正相关的关系,但砖家说要相信科学。

关于阿胶的功效,东阿阿胶的人喜欢引经据典,从古代的文化记载中找到理论依据。

他们说,三千多年前,宰相伊尹用驴皮加东阿水创制了阿胶,成为阿胶的鼻祖。

三千年来滋阴补血造福于人类,为人们的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我看来驴皮=杨贵妃的荔枝

唐代诗人杜牧那两句千古名句大家应该印象更深吧:“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怎么没人说荔枝也滋阴养颜,是杨贵妃的养颜秘方呢?

怎么没人把荔枝的营养功效无限夸大,把把荔枝做成高档保健品并不断提价呢?

现在,荔枝也只是一种水果而已。因为人们更愿意相信常识,相信科学。

事实上,阿胶的功效一直饱受质疑,甚至被认为只是“水煮驴皮”。

2014年,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师陈罡曾在丁香医生发表文章称,阿胶就是水煮驴皮,但熬制工序多了几分神秘。

文章还提到,从营养学上说,这种胶原蛋白无法满足人体对氨基酸的需求,并非良好的蛋白质来源,是一种劣质蛋白,在大多数国家的食品工业里仅作为添加剂使用,该文曾引发争论。

人民日报微博曾称阿胶、红枣、红糖这些“补血神品基本没用”。

文中写到,阿胶由驴皮熬制,主要成分就是胶原蛋白,和猪皮、牛皮以及其他皮的成分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因为没什么铁,所以也没有补铁补血的作用。

但美好的故事总是有人听的。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们驴不太信。

为何要跟驴过不去?

最让我们驴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有业内专家认为,做阿胶不一定非要用驴皮。

如果真是这样的,那么东阿阿胶为何非要跟我们驴过不去?

北京协和医院肾内科主治医师陈罡曾在丁香医生发表的文章中说了,驴皮的主要成分是胶原蛋白,水煮驴皮后变成了部分水解和纯化的胶原蛋白,但水煮猪皮、羊皮或牛皮,都可以得到类似的胶原蛋白。

有没有搞错?猪皮,羊皮或牛皮都可以?那这些年来,我们驴死得是不是太冤了?

事实上,我们驴族一直有个最大的愿望,希望有一天,我们的驴皮不再成为阿胶的唯一原材料。

我们不仅是为了我们驴着想,也是为东阿阿胶着想。因为东阿阿胶经营过程中始终面临一个最大的困惑:原材料不足!驴皮不够。

这些年,驴皮不够这件事不仅把我们驴逼疯了,也把东阿阿胶逼疯了。

他们公司一直为收不到足够的驴皮而发愁,所以满世界找驴。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驴的繁殖能力不强。驴的怀孕期长达14个月,母驴一般一次只能生一头小驴。

而且很多人北方人养的母驴需要下地劳作,给主人干活,所以主人不太愿意让母驴繁殖后代。

你们知道吗?

30年前中国有1100万头驴,是世界第一养驴大国,但后来随着阿胶需求量飙升,驴的数量降到几百万头,甚至更少。

所以阿胶生产企业就跑到国外去找,将目光转向亚非拉地区。中国也开始大量进口驴皮,和中国有良好贸易关系的非洲成了驴皮主要供应商。

两年前就有报道称,埃塞俄比亚共有740万头驴,并建立了两个大型的毛驴屠宰场,屠宰场所有者为中国人;肯尼亚有180万头毛驴,并在当地修建了300万美元的毛驴屠宰场,所有者也是两家中国企业。

一些国外媒体也不理解,他们问:“为什么中国在满世界买驴”?

由于驴皮短缺,所以不断涨价,而原材料涨价推高了产品成本,导致东阿阿胶产品连年提价。

看吧,毛驴短缺成为了东阿阿胶产品不断提价的理由。

你们做人难,我们做驴也难呐。

疯狂涨价不该由驴背锅

现在说到阿胶,尤其是东阿阿胶生产的产品,大家最先想的到是高档保健品,其次想到的是价格昂贵,买不起了。

东阿阿胶产品提价的频率和幅度,实在是令人惊叹,连一直涨价的茅台都要自叹不如。

有媒体统计,自2006年至2018年,东阿阿胶提价多达18次。阿胶块的出厂价也从每公斤196元涨到2018年底的3858元。

2011年全年更是先后涨价五次,其中一次,阿胶块产品出厂价上调幅度近60%。

有数据显示,自在2001年至2016年的15年间,东阿阿胶零售价从每公斤130元涨至约5400元,涨幅超40倍。与此同时,阿胶原料驴皮已经从2000年的20元一张上涨至目前的2500元以上,涨幅超100倍。

有报道据此认为,东阿阿胶价格涨幅是北京房价的6倍,茅台的11倍,黄金的14倍。

东阿阿胶的销售对象也从原来的农村中年妇女转移到城市白领,销售终端也从农村转向城市,东阿阿胶从此迎来了十多年的黄金时代。

但在东阿阿胶创始人秦玉峰看来,现在的价格还远远没有回归到价值本身。

秦玉峰是东阿阿胶“价值回归”理论的提出者。他2006年出任东阿阿胶总经理时,对阿胶当时便宜的价格不满意,对驴皮的短缺也深感焦虑。

一番思虑之后,他终于找到了涨价的理论依据。

清朝时,阿胶的价格是白银3.2-4两/斤,民国23年(1934年)北京同济堂参茸阿胶庄药目表上所印,一斤阿胶16块大洋。

秦玉峰认为,阿胶价值若要回归到20世纪30年代的等值价值,通过对金银的比价换算到现在,每斤高达4000-6000元。

好吧,这么疯狂地涨价,竟然还没有回到东阿阿胶产品的价值,你们有什么理由抱怨价格贵?

阿胶的功效如何?从历史记载中找!

阿胶的价格如何定?从历史记载中找!

有意思的是,东阿阿胶为了应对原材料短缺和涨价,自己不断收购和囤积驴皮,从而进一步导致驴皮减少,并推高驴皮价格,怎么反过来又说是原材料涨价导致产品提价呢?

而且提价的连锁反应也出现了。产品频频提价使得下游经销商大量囤货,因为囤货不但可以降低采购成本,还能坐享涨价带来的超额收益。

大量囤货使得经销商不能变现,而囤货又需大量资金,所以经销商通过贷款融资,甚至以加杠杆的形式获得资金,风险因此堆积起来。

阿胶不同于茅台,茅台有收藏价值,而且酒越老越醇,但阿胶保质期仅5年,经销商不能一味囤积,需要适时周转起来。加上最近几年金融去杠杆,致使很多经销商开始面临资金压力。

为避免资金链断裂,不少经销商开始降库存,急于卖出囤积的阿胶产品来变现,所以出现供给加大,产品降价,而且经销商不能如期给东阿阿胶公司支付购货款,导致回款出现问题。

东阿阿胶此前已公开承认这一现象,并认为这是导致公司今年三个季度业绩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

难以理解的是,既然驴皮如此短缺,找驴皮这么费劲,而且倒逼企业不得不对产品常年提价,难道就真的没有解决之道吗?

作为一家从事阿胶生产和制作的龙头企业,东阿阿胶不应该在原材料的问题上深入研究并找出应对之道吗?

如果上述专家的言论可信,哪怕只是有一定的科学合理性,东阿阿胶为什么不去研究如何找到替代驴皮的原材料呢?

如果猪皮、牛皮和羊皮也可以制作阿胶,那不就可以比较容易地解决这个困惑已久的大难题吗?

如果真的这样做,不但驴从此可以在世间安生,人们也能吃到更便宜的阿胶啦!这是多好的一件事。

但东阿阿胶偏不这样做,只认驴皮。

有时我不太厚道地想,对于因驴皮涨价引发的产品提价,企业到底是真焦虑,还是很享受呢?(作者驼峰财经)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