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昭帝之死,为何年纪轻轻的汉昭帝二十一岁就驾崩于未央宫

汉昭帝之死,为何年纪轻轻的汉昭帝二十一岁就驾崩于未央宫

征和二年,即公元前91年中国历史上爆发了第一场规模最大的巫蛊案,皇后卫子夫、太子刘据因受苏文、江充、韩说等人诬陷不能自明而起兵,兵败后自杀,之后数汉武帝一直没有再立太子,而巫蛊案的余波又导致了李广利军团的覆灭,致使汉室国防转向收缩阶段。4年后,也就是后元二年,也就是公元前87年,汉武帝病重,将年仅八岁的刘弗陵立为皇太子。

汉武帝

后元二年二月十三日,武帝诏近臣托孤,任命奉车都尉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接受遗诏辅政。加封金日磾为车骑将军,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共同辅佐年幼的汉昭帝刘弗陵。

引言

汉昭帝刘弗陵八岁登基,二十一岁驾崩,在位十三年,虽然真正执政的事件比较短,但是依然无愧于孝武帝刘彻的儿子,在位期间,沿袭武帝后期政策,与民休息,加强北方戍防。召开"盐铁会议",就武帝时期盐铁官营、治国理念等问题召集贤良文学讨论。以谋反罪诛杀桑弘羊、上官桀等,专任霍光,进一步改革武帝时制度,罢不急之官,减轻赋税。因内外措施得当,武帝后期遗留的矛盾基本得到了控制,西汉王朝衰退趋势得以扭转,"百姓充实,四夷宾服"。

然而有趣的是,对于汉昭帝的死,史书上致使寥寥数语, 并没有提及死因于相关细节,这不仅让人疑窦丛生。对于汉昭帝刘弗陵究竟是正常死亡还是死于非命,也成为了历史上诸多谜题之一。在《资治通鉴·汉纪》中记载:

孝昭皇帝下元平元年夏,四月,癸来,帝崩于未央宫;无嗣。

汉昭帝刘弗陵

而之前,不管是《汉书》还是其他史料,对于汉昭帝刘弗陵的死因并没有详细记载。

钩戈夫人进宫成谜

如果说之后的汉宣帝刘病己是“命运多舛,传奇不断”那么,汉宣帝刘弗陵正好相反,他的母亲,是汉武帝刘彻的最后一位宠妃,钩戈夫人。关于这位钩戈夫人赵婕妤的传说,在历史上有无数版本,而在正史上,比较统一,在《汉书·外戚传》中记载:

孝武钩弋赵婕妤,昭帝母也,家在河间。武帝巡狩过河间,望气者言此有奇女,天子亟使使召之。既至,女两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时伸。由是得幸,号曰拳夫人。

钩戈夫人

很多人都对钩戈夫人进宫这段历史很感兴趣,这里出现了两个重点,第一是“望气者言此有奇女”,第二个是“女两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时伸”。关于望气者,已经有人考证,是名叫夏侯始昌,是当时“天人感应”论的领袖一位大学阀,同时,夏侯始昌还是昌邑王刘髆的王太傅,昌邑王的身后是李广利军事集团,无法不让人意想连篇。

但是,这比较不现实,首先是钩戈夫人的双手从小到大一直紧握双拳,无人能解。引得武帝以为奇异,特命召见。然后汉武帝一拉就开了,虽然汉武帝刘彻在修仙事情上智商一直不在线上,但是,这么明显的作秀,作为执政几十年的皇帝又岂会看不出来。然而,不管是照顾李广利的面子,还是其他种种考虑,最后,汉武帝还是默契的按照剧本将这场戏演了下去。经过种种后宫心计,后来钩戈夫人生下了皇子刘弗陵,也就是后来的汉昭帝。《汉书·外戚传》中记载:

太始三年生昭帝,号钩弋子。任身十四月乃生,上曰:“闻昔尧十四月而生,今钩弋亦然。”乃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

太子刘据

在这里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怀孕十四个月才生,第二是尧母门,很多人都认为正常人不可能是十四个月生孩子,这不科学,因此怀疑,这是不是汉武帝刘彻亲生的。汉皇的宫廷实录已经不可考证,但是想给汉武帝刘彻戴帽子这种可能是不会有的,就算钩戈夫人想,长乐宫的卫皇后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还是觉得汉武帝对于宫廷的掌控力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么。

第二关于尧母门事件,更多的是汉武帝刘彻又开始发小孩子脾气,刺激一下自己的儿子,至于原因,很简单。参考一下孝景皇帝废太子刘荣时的举措就知道了,先是军队入城,当天晚上就直接软禁周亚夫,窦婴,同时将栗氏外戚一门直接拖出城全部斩首,后又亲自逼死太子……

最后参考一下巫蛊之祸结束后,汉武帝刘彻发疯似的给刘据报仇就知道了,当时因巫蛊之祸受赏的一个都没活。

周公负成王图成历史谜案

汉武帝作为历史上最杰出的君王之一,其决断力让人惊叹,面对母强主弱的局面,直接赐死钩戈夫人以防止吕后之事重演,同时,又为汉昭帝刘弗陵准备了四个辅政大臣,这种场面很像千年之后的顺治皇帝给年幼的康熙皇帝的安排一样,只不过,结局截然不同,而让当时所有人都疑惑的地方,就是汉武帝赐给了霍光一样东西,而就是这件东西,让霍光有了大义的名分,光明正大的做权臣。《汉书·霍光金日磾传》中记载:

察群臣唯光任大重,可属社稷。上乃使黄门画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上游五柞宫,病笃,以光为大司马大将军,日磾为车骑将军,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皆拜卧内床下,受遗诏辅少主。


霍光

汉武帝晚年决定立年幼的刘弗陵做皇帝,但是皇帝年幼,所谓主少国疑,于是便要安排几位辅政大臣,在这其中发现霍光很好,于是,命令宫廷画师画了一张周公负成王接受诸侯朝贺的画赐给霍光。

到这里其实没有问题,毕竟,霍光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霍去病的弟弟,作为汉人心中的军神,霍光无形中的地位自然会抬高不少,但是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瓜,让所有吃瓜群众都有些犯傻。《汉书·霍光金日磾传》中记载:

卫尉王莽子男忽侍中,扬语曰:“帝崩,忽常在左右,安得遗诏封三子事!群儿自相贵耳。”光闻之,切让王莽,莽鸩杀忽。

汉武帝晚年

解释一下就是,当时卫尉王莽(此王莽非彼王莽)的儿子王忽为侍中,突然暴料:“汉武帝驾崩的时候,我经常在他的身边,哪里会有遣韶封他们的事!这帮人是在自己抬高自己。”霍光听到这些话后,严厉责备王莽,王莽用毒酒杀死了王忽。

如果汉武帝晚年发生了什么,知晓这一切的必然是近身侍奉皇帝的侍中,而在汉昭帝刘弗陵即位之时,只剩下四位辅政大臣。所有的疑问,都埋在了未央宫中。

权臣本色,昭帝刘弗陵早逝

汉昭帝刘弗陵年幼即位,既无处事经验,也无理政本领,所以国家大事由辅政大臣处理,而霍光作为得到汉武帝钦赐周公负成王图,自然便以首辅大臣自居,《汉书》中便记载“帝年八岁,政事一决于光”。如果仅从“周公负成王”那幅画的含义,也是有着“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返政成王”的意义在里面,但是,权力又如何能放下,《资治通鉴·汉纪》中记载:

孝昭皇帝上元凤四年,春,正月,丁亥,帝加元服。时政事壹决大将军光;千秋居丞相位,谨厚自守而已。


霍光辅政

在汉昭帝刘弗陵可以亲政的时候,霍光依然对朝堂进行把控。并没有“返政于皇帝”的想法。而在当时,还发生了另一件事情,作为皇帝的第一外戚,上官家族因谋反而被诛灭,值得一提的时,汉昭帝刘弗陵十二岁大婚,娶得皇后就是同为辅政大臣之上官桀的孙女,也是霍光的外孙女,六岁的上官皇后,虽然霍光灭了上官桀这一族,但上官皇后毕竟是自己的外孙女,出于私心,霍光希望皇帝未来的儿子都出自于一人,在《汉书·外戚传》中记载:

光欲皇后擅宠有子,帝时体不安,左右及医皆阿意,言宜禁内,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后宫莫有进者。

上官皇后

在汉代,是没有内裤这种东西的,但是霍光却弄出类似的东西,这样一来,作为皇帝的刘弗陵既不能当权,又不能享乐,甚至连男欢女爱都没有可能。而在霍光干掉了其他辅政大臣,上官桀、桑弘羊等人,刘弗陵已经彻底没有可以制衡霍光的办法,至此,霍光最终成为威压三朝,甚至被汉宣帝成为“如芒在背”的权臣。

结语

在汉代,战国遗风还是比较重,作为被汉武帝抚养长大的霍光不管是从情理还是从法理上,都不会担下杀皇帝的指责,不然汉废帝就是暴毙了,而到后来,即使是汉宣帝平霍氏一门,也是在霍光死后才做到。

而汉昭帝刘弗陵作为皇帝,想当权不能当权,想玩不能玩,想宠幸宫嫔而不能宠幸宫嫔,在权威、玩乐、兴趣上均受到了权臣霍光的严格扼制。自然极为抑郁,而从“帝时体不安”到最后病逝,更多的是汉昭帝刘盈抑郁症彻底爆发的结果。

参考文献

1.《汉书》

2.《资治通鉴》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