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 | 生猛破壁

胡歌 | 生猛破壁

漫无边际的夜里,下着大雨。一个满脸布着血迹的男人,骑着电动摩托车在雨中疾驰,雨水和血水混杂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不清前方。耷拉着的肩头、泥泞的裤脚、精瘦的脸庞,疲乏涣散的眼神,死亡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是《南方车站的聚会》里的一场戏,男人叫做周泽农。而饰演周泽农的,竟然是胡歌?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由刁亦男执导,胡歌、桂纶镁、廖凡和万茜主演的电影。

它讲述了盗车团伙的小头目周泽农在帮派火并中,失手枪杀了一名警察,被警方下令悬赏30万全程追捕,他无奈躲进野鹅湖的故事。

作为今年唯一一部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电影,2.7的场刊评分、再加上昆汀映后对电影的高度赞誉,让它着实在国际上为华语电影争了个光。

胡歌作为唯一的大男主,他的加入更让观众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值升高。

胡歌是谁?

国民度很高的古偶剧男主,国内仅有的几位绅士代言男明星,在他身上,你能同时看到少年的天真意气和中年的成熟稳重。对他来说,作品、流量、名气、话题他从来都不缺,他只缺一个走到巅峰,却找不到下山路的“指引”。

今天,我想讲一个不一样的胡歌。

从梅长苏到周泽农

拍摄《南方车站的聚会》时,胡歌已经两年没有接戏了。

《伪装者》和《琅琊榜》的大获成功,让胡歌大发光芒,但也让他的事业再一次被局限在梅长苏和明台之中,那之后找他的所有剧本,几乎都是同一个类型同一个模子。

于是,固执的胡歌便不再接戏,他拍摄了话剧,还接了广告,甚至还打算出国进修……在一切一切都变得逐渐迷茫之际,他遇到了导演刁亦男。

他们谈的不多,但刁亦男只向胡歌唯一保证的是,他的未来将会脱胎换骨,打开一扇新的门,胡歌欣然应允。

不过意外的一点是,刁亦男选择了胡歌,却没有看过胡歌的任何一部戏,而只是因为看了胡歌两套风格性反差很大的视觉画报,就下定决心要找胡歌出演。

一个是阿玛尼的巨幅广告,刁亦男每天进出小区都会看两眼那上面精致而绅士的胡歌。

另一个则是GQ的画报,没有化妆,没有精修,毛孔和黑头直接糊在脸上的胡歌让刁亦男瞬间惊喜,原来胡歌竟然有这么多面。

一个寻知音,一个觅伯乐,这事儿自然而然就成了。

但他从来没有进到过一个如此成熟的柏林金熊团队,他比任何人都害怕拖后腿。

不过更忐忑的是,他深知自己身上的国民性,要让观众建立起对这个周泽农这个角色的信念感,将会是很难的一件事。

但胡歌都咬牙力挺过来了。

从提前入组准备到杀青,胡歌在剧组整整待了182天。

这182天里,他并没有把拍摄看作是工作,而是当自己在上学,在这所“学校”里,一切活动他都想要去参与。

片场的道具游戏机坏掉的时候,他会知道怎么去修;机车不知道怎么开的时候,他会第一个冲过去调试,他好奇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包括为了拍这部戏所作出的牺牲,他都把这种“痛感”比喻为是体会角色的生命。

为了拍摄,他专门去学了武汉话,晒灯美黑,又减肥健身。

有一场戏胡歌必须要滚到泥潭里,从泥泞中再爬上一道很陡的斜坡,演到第三遍的时候他体力就几乎透支了,有一次他把鞋都爬掉了,就光着一只脚继续往上爬,就这样坚持了四个小时之后,拍摄才算完成。

但胡歌一句抱怨都没有,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拍到最后,我的体力崩溃了,那时我觉得我跟周泽农这个角色完全结合了。

刁亦男在之后对胡歌的评价中,更是连连说了五个没有,“没有,他完全没有,没有半个不字,没有半点儿让你感到他有些累了,或者不舒服了的这种暗示都没有。

《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整部戏是按着剧本正常的叙事顺序拍的,某一次胡歌因为家中急事要赶回上海,制片人为了给他更多的时间休假,提出要调换几场戏的顺序,他听说之后明确反对。

事假截止的那天晚上,因为当天的戏还没有拍完,制片人告诉他可以推迟回来一天,但胡歌还是最终如期回到了剧组。

此外,电影中唯一的一个手持镜头是由胡歌拍摄的,那是一场胡歌赤裸着上半身为自己包扎伤口的桥段。

为了让自己的肌肉线条看上去更优美,拍摄的前三天胡歌都完全没有喝水,只靠着少许的咖啡维持生命体征,再没有进食。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但就算努力到如此,他心理的“自卑”心态还在隐隐作祟。

刚开始拍摄《南方车站的聚会》那会儿,胡歌连最基本的武汉话都说不利索,以至于他让剧组所有的人跟他讲话都用武汉话。

尽管这样,他一个镜头还得重复拍摄十几条,这让胡歌心里隐隐地不安。

有一天晚上,刁亦男执意要过来找胡歌,还不准胡歌去到他那里,说人多话不好说,这时候胡歌就有点心慌了,他甚至想到了最坏的打算换角儿。

直到导演带着两个人过来,一个是摄影师,一个是造型师,他的心才放下。

他甚至在两年之后的采访中还对此耿耿于怀,“如果对面来的是导演、制片和投资人,那么情况则完全不一样了。”

拍摄周泽农被枪杀的那场戏时,正好是胡歌的生日。

剧组为他准备了party和蛋糕,他露出一贯的羞涩表情,笑着说,“生日不重要,杀青才重要,让我们把酒和欢声笑语留到杀青那天吧。”

这种谦逊和自卑,却与他的人生轨迹形成一种逆反。换句话说,他根本没必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很低的位置。

14岁胡歌便成为电视台的小主持人,22岁便凭借《仙剑奇侠传》恣意洒脱的李逍遥一角红遍成功红遍大江南北。

那之后,《天外飞仙》的董永、《少年杨家将》里的少将杨六郎等帅气形象更让他一度晋升为“国内第一古装小生”。

因为2006年的一场车祸,胡歌事业停滞一年。

不过再度复出的他,2010年便以一部《神话》在中央八套被作为开年大戏播出,一举打破央视八套的收视记录。

曾有段时间,他打开电视,连换三个台都是自己的古装剧,看到景天、李逍遥、易小川这些不尽类似的角色,他开始怀疑自己……

在最讲究流量和番位的那个年代,他自顾自跑去演了话剧《如梦之梦》,跑了近百个场子,演了上百场戏,他需要一件事去证明自己。

那便是2015年爆火的《琅琊榜》,胡歌饰演了梅长苏,观众终于看到了胡歌除却逍遥哥哥之外的形象,这让他再次二度翻红。

但翻红之后呢,便是同类型的剧本再次找上门,他又陷入一种困顿。

前李逍遥时代,他尝遍了所有的红利;后梅长苏时代,他又困于红利中无法自拔。

对于胡歌来说,太好命的一生,反而是阻碍他进步的最大枷锁。

有人把他的一生,比喻为三个阶段。

第一段是李逍遥,剑眉星目,恣意洒脱。

第二段是梅长苏,隐忍克制,叱咤风云。

第三段便是周泽农,小人物的狗血一生,向死而生。

但说起这些,胡歌却只是这样回答,“我觉得我现在还在十字路口,有南方也有北方,有西方也有东方”。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从梅长苏再到周泽农,从爆红到打破,从打破到重塑,霸占十五年银幕的胡歌,到底还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

我相信,胡歌的未来可期。


刘昊然宋茜杨紫杨洋
张子枫
潘粤明罗云熙

今日头条 | 一点资讯 | 企鹅媒体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