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奥林匹克峰会:探索与推进电竞游戏的体育化

解读奥林匹克峰会:探索与推进电竞游戏的体育化

在当地时间12月7日,国际奥委会邀请,奥林匹克运动的主要代表在过去两天在洛桑举行了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并在国际奥委会官网发布了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宣言。


从宣言内容来看,本届峰会主要围绕包括运动员福利、对抗兴奋剂问题、体育数字化管理等八个议题展开了讨论。


而其中一条议题“电竞与游戏”则尤其引人注目。



作为电子游戏和竞技体育当中一直摇摆不定、饱受争议的项目,电子竞技的定位一直没有得到非常明晰的评价。尽管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承认“电子竞技”是一项运动,但其在通往与传统体育同台竞技的道路仍然显得颇为漫长。


2018年多个电子竞技项目登台雅加达亚运会,但也只是作为表演赛项目登场,不计入实际金牌数量。



那么,本届峰会围绕“电竞与游戏”展开了哪些方面的讨论?是否有助于改善大环境对电子竞技的态度,甚至是让其与传统体育项目同台竞技?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我们关注的焦点。


议案原文:分类对待的战略方针


以下是议案原文:


奥林匹克峰会收到了UCI主席电竞和游戏联络小组主席David Lappartient的报告,内容是关于促进奥林匹克运动以及电竞和游戏中的奥林匹克价值观的建议。


首脑会议商定了两种速度的方法:


●在模拟体育运动的电子游戏方面,峰会看到了巨大的合作潜力,并将其纳入体育运动。由于复制了传统运动的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许多运动模拟正包含越来越多的身体运动,变得越来越现实物理化。


鼓励国际联合会考虑如何管理其体育活动的电子形式和虚拟形式,并探索与游戏发行商的机会。


●关于其他电子游戏,首脑会议得出结论,在现阶段,体育运动应侧重于运动员和玩家,而不是特定的游戏。这种对个人的关注应在所有级别促进体育运动及其益处以及健康生活方式的参与,包括针对精英电子竞技选手的健康管理模型,包括身心健康。


应促进奥林匹克运动与电子竞技和游戏社区之间的持续对话,以发展战略伙伴关系,包括适当的平台和活动。与会者还同意,应制定体育利益相关者与电子竞技社区之间可持续关系的准则。


从议案原文上看,第八届奥林匹克峰会只是对未来与游戏和电竞的合作方向做了一个大概的指引。



首先是对目标对象的分类,将游戏分为模拟体育运动类和其他类两种;其次是判断游戏项目本身对玩家/运动员身心上带来的反馈,强调以人为本的合作方针。


暂时没有提出切实清晰的合作意向或方法,只是认为“应当促进运动和游戏、电子竞技之间的对话”,通过进一步加强沟通和交流的方式去寻找合作关系的机会。


整体上来说,峰会虽然对沟通和交流上表示支持,也对于开展电子竞技项目与奥林匹克运动合作项目上持乐观态度,但对于大众所关注的入奥问题显然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电竞项目入奥背后的问题是复杂且多样的,不可能因一项峰会议题就获得阶段性改变。但峰会所强调的几个内容却值得电竞行业人员品味:电竞项目要怎样才能离大众、离奥林匹克更近一点?


体育运动型游戏:推广项目上的合作潜力


奥林匹克峰会所说的“模拟体育运动的电子游戏”,特指一些有现实原型基础的虚拟化电子竞技运动项目,这些游戏项目借助数字信息和网络技术等科技将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竞技形式搬到虚拟的游戏平台上,且主要为体育模拟类项目,包括象棋、围棋、《FIFA足球》、《NBA2K》等。



体育模拟类游戏大多以为人熟知的体育赛事为蓝本,如足球世界杯、NBA等,这类游戏作为电子竞技大项之下的一个细分门类,一直在MOBA、FPS等大热项目发展背景下悄然发展。


其中尤其以足球项目为蓝图的《FIFA》知名,2000年美国艺电公司EA支持下将其引入中国并举行全国线下赛事,是中国最早的电子竞技赛事之一。


而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际,日本知名游戏公司任天堂也在2019年推出了一款《马里奥和索尼克在东京奥运会》的主机游戏,作为娱乐性与竞技性的结合体,广受玩家喜爱。



体育模拟类项目的发展历程十分悠久,尤其在欧美地区具有深厚的用户基础,其一直以来现实感缺乏的短板也在技术水平的逐年提升中逐渐被弥补,因此,作为最能展现电子竞技与传统体育之间互利关系的项目类型,体育运动类游戏成为奥林匹克峰会点名认可的项目也是合情合理。


其他类型游戏:仍然难以逾越的隔阂


在对竞技游戏项目的分类上,通常以“是否有现实原型基础”作为划分的一大依据。而奥林匹克峰会提到的“其他类型的游戏”即指在现实中没有相应的参照物以及规则的,完全虚拟化的电子竞技运动。


如《魔兽争霸II》、《DOTA2》、《英雄联盟》,都是在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背景下,在设计的虚构机制与规则下进行的竞技对抗游戏项目。



对于这类游戏项目,峰会的观点是“强调运动员和玩家,而非游戏”,指的就是在这类项目未来的开展计划中,将不会以游戏厂商作为合作的主要对象,而是致力于具有竞技水平的运动员、职业选手。


这样的思路方针,一方面是为了减弱游戏厂商对游戏项目本身的影响,一方面是最大可能地提升选手或运动员竞技水平因素的比重,同时对选手的身心健康做出了进一步的限制。


事实上在对游戏项目的分类过程中,以游戏项目是否具有现实原型为分类依据是一种片面的分类方法,并不适用于对判别游戏项目是否具有体育化性质的目的。


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讲究的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作为奥林匹克峰会的管理决策层,还是应该去亲身体验电竞项目的玩法,去切身判断电竞项目对运动员考察的能力是什么,是否符合“更高、更快、更强”的追求,是否对人的体力与脑力的博弈存在对抗性质。

而不是仅凭一个游戏类型、一副皮囊,甚至仅仅是一个主观印象就去一锤定音。



电子竞技项目的体育化,主观意义上是在玩法设计之初就已经完成,而客观意义上,却需要经历一个长久的市场攻城,甚至是对人类固有印象与观点的革命。


尽管绝大部分电竞项目的生命周期不能支持这一点,但只要有一位先驱者站在竞技体育的山峰上,就会有无数的晚辈循迹跟随。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