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集团董事长被抓:早年丧父、揣3000元创业 现身家40亿 拥有员工10万人

红楼集团董事长被抓:早年丧父、揣3000元创业 现身家40亿 拥有员工10万人

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

12月10日,兰州民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兰州民百”)公告称,收到桐庐县公安局函告,公司实际控制人朱宝良因个人原因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上述事件为实际控制人个人事务,与公司经营无关。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朱宝良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朱宝良及其妻子洪一丹自身及通过控股股东红楼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红楼集团”),合计持有兰州民百62.23%股权。2019胡润百富榜显示,朱宝良、洪一丹夫妇总资产41亿元。

部分律师告诉时间财经,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可能是刑事拘留,也可能是刑事逮捕,刚开始一般是刑事拘留,具体得看通知书。兰州民百董秘办公室回应时间财经称,公告即函告内容,目前公司也在了解情况。至于对公司的影响,对方称“朱宝良平时很少到公司”。

时间财经致电桐庐县公安局官网电话,对方称不知情并不予转接。红楼集团办公室回应时间财经称,未接到董事长被公安局控制的通知,对此并不知情。

兰州民百成立于1992年4月,于1996年挂牌上市,是兰州唯一大型商贸上市企业,业务包括百货零售、高级酒店、餐饮娱乐、商业地产等。公司产业分布于亚欧商厦,亚欧海鲜大酒楼、亚欧大酒店和红楼时代广场。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总资产42.82亿元,总市值37.98亿元。或受此影响,兰州民百股价下跌5.21%,12月10日收盘价为4.91元/股。

另据官网资料显示,红楼集团是一家集零售百货、专业市场、金融投资、精品旅游、宾馆饭店、高档房产等于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集团下辖兰州民百、浙江富春江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拥有员工近10万人,名列全国民营企业500强。

揣3000元创业

朱宝良1962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公关世界》曾有一篇文章介绍朱宝良,称其早年丧父,童年生活拮据。1992年怀揣3000元钱来到杭州,摆过服装摊,开过服装厂。朱宝良在杭州市产业结构大调整期抓住机会,快速积累财富,先后创办了杭州家电城、杭州鞋城、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上海宝良家电市场等。其中,杭州环北小商品市场是朱宝良1997年斥资1.3亿元建成的,该商场至今仍是红楼集团的重要资产之一。

2006年,红楼集团以8288.87万元的价格,获得兰州民百28.75%的股份,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彼时,据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朱宝良个人拥有的财富高达28.3亿元,排名甚至在马云、王健林之前。此后,朱宝良旗下商业帝国日渐壮大,涵盖百货、商贸、房产、宾馆、旅游和饮水等诸多板块。因频繁并购,朱宝良曾被业界称为“并购狂人”。

图片来源: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朱宝良出生的桐庐,曾诞生了圆通、申通、中通、韵达,这4家快递公司几乎占中国民营快递业半壁江山,桐庐也成为闻名全国的“中国快递之乡”。在此之前,朱宝良斥资20亿收购重组CCES快递,创建“国通快递”,进军快递行业。

2019年,围绕朱宝良的大多是坏消息。今年年初,国通快递网传处于停工状态,国通总部上百加盟商聚集退网,公司回应称“处于转型之中”。

11月13日,上交所决定对红楼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洪一丹、朱宝良予以监管关注。原因在于,2015年12月18日,兰州民百披露公告称,红楼集团将其所持有的兰州民百4000万股股份质押给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11%,到期日为2018年12月15日。

到期后,红楼集团将该笔质押续期至2021年1月22日。但红楼集团未及时将股份质押续期事项告知公司,导致公司迟至2019年10月12日才披露上述股份质押续期信息。

此外,2018年2月13日,兰州民百披露公告,朱宝良和洪一丹分别将其持有的上述股份质押给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质押登记日为2018年2月12日,质押期限为一年。但2019年10月12日,公司披露更正公告,称相关股东通知兰州民百的质押期限有误,实际质押合同期限为三年。

对此,上交所表示,红楼集团、朱宝良、洪一丹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上述行为违反有关规定,由此对其进行监管关注。

“掏空式”分红?

兰州民百近期最为市场关注的,是其高额分红。2018年,公司的现金分红超过茅台,也超过以高分红著称的“煤老板”中国神华,甚至打破了近几年A股分红纪录。

兰州民百2018年实现归属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上升1004.41%,同期公布的分红方案也是相当“豪爽”。预案显示,公司拟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6元,合计将派现12.53亿元。此次分红预计占2018年净利润的79.1%。

其实,“高分红”并非兰州民百的一贯动作。长江商报曾统计,从1996年上市到2017年的22年中,兰州民百共实现净利润7.89亿元,仅实施5次分红,合计分红1.97亿元。

2018年,兰州民百风格大变。其在2018年相继于10月10日、11月29日实施了半年度、三季度现金分红,共计分红3.13亿元。加上上述年末派现,2018年度,兰州民百累计分红金额达15.66亿元,约占当年15.84亿元净利润的98.86%。以此计算,兰州民百2018年一年分红相当于此前22年分红总额的7.95倍。

实际上,财达证券研报评估其2018年年报称,该公司全年业绩低于市场预期。2018年全年营收13.8亿元,同比仅上升1.8%,归母净利润虽暴增,主要原因在于处理孙公司股权获得的非经常性损益。

因公司2018年利润大增主要系于非经常性损益,分红资金自然也主要来源于此。部分市场人士质疑,兰州民百2018年突然高额分红,似乎是配合朱宝良获利。

去年3月15日,兰州民百以24.60亿元价格出售上海永菱90%股权、上海乾鹏100%股权。基于这笔出售资产交易,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高达14.49亿元。

长江商报此前报道,2009年,朱宝良夫妇100%控股的红楼集团以8.43亿元收购上海永菱、上海乾鹏各100%股权(核心资产为两块地)。2016年,朱宝良将杭州环北原有资产剥离,置入上海永、上海乾鹏等资产。杭州环北完成资产整合后,2017年溢价596%作价29.97亿元出售给兰州民百。朱宝良夫妇、儿子直接及通过红楼集团合计持有杭州环北99.32%股权。

有意思的是,杭州环北仅注入上市公司10个月之后,兰州民百将上海永菱、上海乾鹏两家地产公司卖给了第三方,交易价24.60亿元。较注入上市公司时13.80亿元增值了10.80亿元。

由此,公司开始“创纪录”式分红。朱宝良夫妇因占公司总股本约62%,股权较为集中。在2018年的四次现金分红,朱宝良及其妻儿分得约10亿元。(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