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这操作?农户空手套猪,死猪冻起来反复理赔,一年获赔93.6万

还有这操作?农户空手套猪,死猪冻起来反复理赔,一年获赔93.6万

文/周兼明

这些年,中国大陆各级政府和部门对企业的补贴名目繁多,各类“骗补”的新闻也层出不穷。日前,陕西西安曲江新区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双创券兑付名单,一家宣扬喝风辟谷能减肥治病的公司,竟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政府的双创补贴名单,引发舆论关注,被网友称为“神仙操作”。面对公众质疑,有关部门不得不介入调查。


请输入图片描述


辟谷作为一种个人养生方式,有其传统,不能一概否定,但如果与迷信宣传、商业传销有关,就要引起警惕了。有媒体梳理了这家公司的营销文案,显然有虚假广告、涉嫌传销等疑点,称“喝风辟谷”能够治愈癌症、再生障碍性贫血、鼻炎、下肢瘫痪、糖尿病等各种病症……这种“包治百病”的不靠谱宣传,很明显是伪科学,任其发布广告可能会耽搁病人的正规治疗。

而所谓“双创补贴”,鼓励的应是创新、创业,并不是单纯的资金扶持,也有引导产业方向的功能。让一家宣扬“喝风治病”的文化传播公司登堂入室获得补贴,可视作对“双创”的亵渎。

近年来,只要行业有政府补贴,总会曝出“骗补”新闻。从电商、新能源车、光伏,到农业、动画、养殖业等,不一而足,“骗补”似乎已成了一个专门的行业。

比如不久前曝出的北海中盛生态产业有限公司,号称是一家现代化农业高科技企业,一个项目投资不到400万元,却“多头申报”,从发改委、农业部及当地“南菜北运”项目,领到了高达1270多万元的各类补贴;西南某县一家农业企业,花20多万元将一间破落的农资店维修改造后,摇身一变成了“现代化”大仓库,申报“万村千乡市场工程”专项补助资金,骗取补贴350多万元。

再如政策性生猪保险,本是鼓励生猪养殖的好政策,但媒体调查发现,在一些地区却成了农险机构、畜牧站串通不法农户骗取补贴的工具。四川德阳农民张某伟2017年出资42万余元购买了7.5万头育肥猪保险和200头能繁母猪保险,年底获赔93.6万元。后纪监部门调查发现,此农户“空手套白猪”,竟连一头猪都没有养。是某保险机构为骗取财政补贴(政策性生猪保险保费由政府补贴80%),故意让农户这么操作。除农户所得外,保险机构得90多万元,畜牧站得16万余元,财政补贴却损失了近160万元。

在当地,养“数据猪”“空气猪”已成为一项专门生意,揭示出的黑链条触目惊心。如理赔环节需拍摄猪的尸体照片,保险机构传授“高招”:把死猪冻起来在不同时间地点拍照,冬天“死三遍”,夏天“死两遍”,当地有农民专门购买一台超大冰柜用于存放死猪,循环拍摄。仅德阳市一地,近期就查出涉案人员545名,7家保险公司和多数基层畜牧站涉案。放眼全国,这被查出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至于新能源汽车,这几年查出的“骗补”企业更是举不胜举,仅苏州吉姆西、金龙(苏州)公司、深圳市五洲龙、奇瑞万达贵州公司、河南少林客车五家公司就骗取了新能源汽车补贴金额10.1亿元。此外,现代、吉利(康迪)、福田、申沃、力帆、天津比亚迪、安凯、唐山上汽、青年、华普、一汽客车、江淮、日产、恒通、飞驰、宇通、中通、南京金龙、吉利等都有骗补行为。

如此多的行业、如此多的企业和机构骗补,显然说明当下的财政补贴机制出了问题。财政补贴原是政府为调控经济、引导产业政策和资源配置、鼓励企业科技创新的重要手段,会影响价格的形成和行业的供给与需求。如果财政补贴总是引来大量的骗补者,等于在浪费纳税人的钱,那么,这种政策就需要反思。

如果财政补贴设项多、补贴面太宽、程序与监管不严,不能完全起到调控经济、引导产业的作用,反而留下漏洞诱使企业或个人舍本逐末、不惜违法以牟取不当之利,最终就会扰乱行业与市场,甚至导致资源错配。从新能源车和光伏行业近年的发展能看出,虽然这两个行业在补贴政策下扩张较快,但很多企业都属盲目扩张,目的是为获得补贴,技术并未因补贴而得到快速提升。

同时,因为补贴重点不明确,大量财政补贴资金并未发挥导向作用,而是成了化工、钢铁等一些过剩行业的救命“皇粮”,保护了不少亏损或市场竞争力弱的企业,扭曲了市场“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由于政府部门在选择补贴对象和领域方面,有极大的决定权,这也为企业与官员寻租提供了空间。为获得这份“免费的午餐”,企业用各种手段争夺权力资源,合谋骗补成了一些行业中的常态,影响到企业对科技创新的热情。随着中美贸易战加剧,对行业和企业的补贴已成为引发国际贸易摩擦的一个主因,影响到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经济中的地位。

在当下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情况下,积极的财政措施无非几种:减税降费、财政补贴、扩大政府购买。比较来说,扩大政府购买会增加政府债务,财政补贴会被国际诟病并诱发骗补,只有减税降费是面对全社会的公平而正向的激励。可以针对不同的行业,实行不同的减税标准,对重点扶持产业可减免部分所得税,鼓励企业投资科技创新。对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行业,可多采取消费端补贴方式,扩大对消费者的补贴规模;加强对农业、基础研究及重大社会公益事业的补贴力度,但最好能以立法方式明确对这些产业的补贴,避免行政命令的随意性,这样能让公众对此有稳定的预期,通过法律也能使补贴的程序与监管更规范,减少补贴的“黑箱”成分,实现信息公开,社会和民众才能形成监督的力量。

这些年,发达国家都开始重视实体经济,不少国家又走上了“再工业化”的道路,并加大了对科技创新的投入与新兴产业的布局。中国财政能否把有限的资金用到刀刃上、能否转向少补贴而大幅度减税,也将直接关系到中国经济和产业结构的未来,不可小觑。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