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略例话之一:战国时最阴毒的计谋

谋略例话之一:战国时最阴毒的计谋

战国,是一个礼坏乐崩的时代,一些人只顾权力、功利,不顾亲情友情,得寸进尺,诈伪翻覆,耍尽毒谋阴计。赵国人李圆就是一个典型。

楚考烈王没有儿子,楚相春申君为此很担忧,找了不少有生育能力的女子,进献给楚王,但终究还是没有儿子。赵国人李园带着他的妹妹想把她献给楚王,听说楚王没有生育能力,担心因没有儿子而失宠。李园要求春申君任用他为舍人。以后又请假回家,故意误了归期。回相府后,春申君问他为何误了归期,李园撒谎说:“齐王派人要我的妹妹,我和使者饮酒。所以误了归期。”春申君问:“下了聘礼没有?”李园回答:“没有。”春申君说:“可以见一见吗?”回答说:“可以。”于是李园把他的妹妹送进了相府,让她与春申君同居。不久,李园的妹妹怀了孕,李园就和他妹妹商量计策。

李园与春申君

 李园的妹妹找机会对春申君说:“楚王很看重您,信任您,胜于对他的兄弟。现在您辅助楚王已二十多年,可是楚王没有儿子。如果楚王百年之后,肯定会让他的兄弟继位,一旦新楚王继位,他就会看重他所亲近的人,您又怎能长期得到宠信呢?而且,您执政时间长,对楚王的兄弟失礼之处很多,楚王的兄弟真要继承了王位,灾祸就会落在您的头上,怎么还能保住您的相印、守住您江东的封地呢?我自知现在有孕在身,别人都不知道。我跟您同居时间不长,如果能够借重您的地位把我献给楚王,楚王一定会和我同居。靠上天保佑,我如果生了个男孩,您的儿子就可以继承王位,整个楚国就会为您所有。这与遭受不测的灾祸相比,那一种结果更好呢?”春申君欣赏李园妹妹的主张。于是把她送到另一处住所,并为她严加警卫,同禀报了楚王。楚王果然召见了李园的妹妹,和她同居,果真生了一个男孩,被立为太子,李园的妹妹也被立为王后。楚王尊重李园,并让他执掌政事。

 李园的妹妹被立为后王,其妹所生的儿子又立为太子,李园就骄横专权,但他怕春申君把真象泄漏出去,于是暗中豢养了刺客,准备杀掉春申君灭口。可是,也有一些人知道真相。后来,考烈王病倒了。有一个叫朱英的对春申君说:“世上有意外之福,也有不测之祸;现在您处在非常之世,而侍奉非常之主,怎能没有一个非常之人呢?”春申君说:“何谓意外之福?”回答说:“您在楚国任相二十多年,虽为相国,但实为楚王。五个儿子都辅佐诸侯。现在楚王病重,早晚要归天,太子体弱,一病不起,您将辅助少主,因此可以代行国君大权,象伊尹、周公那样。少主年长了,您再还政,否则,干脆南面称王,完全据有楚国。这就是所谓意外之福。”春申君说:“何谓不测之祸?”回答说:“李园不理国家大事,又是异姓大夫,他不掌握兵权,可是长期以来,暗地里拳养了刺客。楚王死后,李园必然进宫,按照他的计谋,将专断朝政,独揽大权,杀害您以灭口,这就是所谓不测之祸。”春申君说:“何谓非常之人呢?”回答说:“您先任命我为宫中侍卫之臣,楚王死了,李园先进宫,我就愿意为您用刀刺入他的胸膛,把他杀死。这就是所谓非常之人啊!”春申君说:“先生,到此为止吧!不要再提起这事了。李园是一个软弱的人,我和他很友好,他怎么会这样做呢?”朱英害怕有大祸临头,就潜逃了。

过了十七天,考烈王死了。李园果然先进宫,在棘门内安排了刺客。春申君稍后也入宫,来到棘门,刺客对春申君两面夹攻,刺死了春申君,割下他的头,扔到棘门之外。在这时,又派人把春申君满门杀绝。而曾与春申君同居怀孕的李园的妹妹,当了楚王后,她的儿子就立为楚幽王。(参看《战国策》之《楚策四·楚考烈王无子》)

对李园来说,她的妹妹,楚考烈王,楚相春申君,都是夺取楚国权利的手段而已,为了能在楚国专权独断,真可谓不择手段。这个故事和大家所熟知的吕不韦将子楚作可居的奇货,并把与自己怀有身孕的爱姬赠给子楚的故事是一样的,只不过,吕氏玩得更大,视政治为经商的手段,由大商人变成了大政治家,私生子当了帝王,自己也当了丞相,但最后却免不了被削官放逐,饮鸠自尽。值得深思。

另一个例子是郑袖计劓美人鼻。

列国纷争时,国内宫廷斗争也异常激烈,内宫争宠更是阴毒惨烈,看看郑袖笑里藏刀、欲擒故纵、阴险毒辣的“精彩”表演,可以了解战国时宫廷斗争的可怕状况:

魏王赠给楚王一位美女,楚王很喜欢她。夫人郑袖知道楚王很喜爱新的美人,也表现出很喜爱她。于是,她为新美人添置所喜欢的衣服和妆饰品;为新美人挑选所爱好的房间和卧具。郑袖甚至表现出比楚王还要喜爱新美人。楚王说:“女人靠美色来侍奉她的丈夫,有忌妒心理,这是人之常情。现在郑袖知道我喜爱新美人,可是她甚至比我还喜爱新美人,这简直是孝子在侍奉双亲,忠臣在侍奉君王啊!”

郑袖剧照

郑袖知道楚王认为自己没有忌妒心理,就对新美人说:“大王很喜爱你的美丽。可是,讨厌你的鼻子。您如果去见大王时,一定要用手把鼻子捂住,”新美人见到楚王,就捂住鼻子。楚王对郑袖说:“新美人见到我就捂住鼻子,这是为什么?”郑袖说:“我知道。”楚王说:“即使不好听你也一定要说出来。”郑袖说:“她好像是讨厌闻到大王的臭味。”楚王说:“真是胆大妄为!”于是下令给新人处以劓刑,绝不宽赦。(参看《战国策》之《楚策四·魏王遗王美人》)

恶毒的心,伪装的善,以十分巧妙的、装得很到位的假善的行为,毒辣阴险地一步步把对方引向灾难,郑袖是后宫争斗的高手。

古代国与国之间的伐交较量、国内宫廷中的争斗,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其阴险毒辣的计谋比比皆是,表现出政治上很黑暗的方面,那种没有道德底线的狠毒阴谋,让人怀疑,是人所能为的吗?其作为者还是人吗?

楚怀王与郑袖(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