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1年,在原始森林抓回来的野人女孩,后来如何?命运十分凄惨

1881年,在原始森林抓回来的野人女孩,后来如何?命运十分凄惨

人类在数千年以前就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文明,而生活在社会上的人类也被视作正常人。那么,有没有这样一群人类,他们始终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超脱于文明社会之外存在着?事实上,这是真实存在的,而我们对他们的称呼一般叫做“野人”。早在上十九世纪末期,就有不少西方的探险家们开始全世界范围内搜寻野人,并获得了成功。但是,他们这种探险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野人们,而是用“文明”将他们残害了。

距今一百多年前,具体来说就是1881年的1月,挪威的一个探险队来到了东南亚的原始丛林中,他们想要寻找到野人的踪迹,结果真的在老挝境内的原始丛林中发现了一个野人部落,并且成功带走了一个女孩。探险队发现这个部落的时候非常震惊,因为他们还在保持着非常原始的生活模式,甚至连生活做饭都不会,获取食物的方式就是上树摘野果、下水抓鱼,住的地方在大树上。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野人们全身覆盖着长长的毛发,与动物无异。

兴奋不已的探险队用自己手中的文明武器控制住了这个野人部落,将反抗的人全部杀死,其余的抓起来带去了泰国。被抓走的野人中有一家三口,后来父亲染上瘟疫死了,其中的小女孩被命名为Krao Farini,也被迫与母亲分离了。探险队迫切希望他们的发现能够让更多的欧洲人看到,最好还能够借此给自己带来利益,所以他们将Krao强行带走了。

从1883年开始,可怜的Krao就被当作怪胎丢进了马戏团,四处参加展览供人参观、指指点点。为了增加人们对她的兴趣,负责人还开始教导她学习英语、德语,以方便她与人沟通交流。虽然Krao全身都长满了毛发,但是她从本质上还是个人类,经过现代文明的教化之后更加具备了荣辱观念,可是她却无法摆脱这种被人当作动物一样对待。她所在的马戏团里,还有不少类似的“怪胎”,有的是小矮人、有的是连体人等,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缺陷去取悦观众,却没有人关心他们是否自愿。

1926年,Krao染上流感之后病逝,在此之前她一直没有停止过充满了屈辱的演出。临死前她的心愿就是死后能够将身体火化掉,这样就不会有人一直在盯着她看了。这样的心愿是多么的令人心酸,她和她的家人原本只是因为长期生活在丛林中才发生了特殊的基因突变,但是这样的特殊却被人利用了一辈子。如果她们当初没有被发现或者被发现后受到温柔的对待,就不用承受那么多的折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