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得怪病,很多医院没看好,90岁老中医治好后一分钱不收

男子得怪病,很多医院没看好,90岁老中医治好后一分钱不收

我的朋友庞晃热衷于在拆迁的古城中寻宝,不料染上一种怪病:脖子和脸上长出奇怪的红点,继而浮肿。去很多医院看了,也没什么效果。后来在另一个朋友的推荐下看了一位快90岁的老中医,三服药治好了。庞晃拿出一万块钱想给老中医,但是老中医分文不要。

庞晃迷恋一切旧的东西,旧窗子,旧门,旧凳,旧桌,旧柜……如果谁能帮他把堵旧墙搬回他的家,他一定会笑得发抖。不幸的是,他是一个穷人,不能像有些人那样,手指一片正在拆除的老城说:“这儿所有有意思的旧东西我都包了。”他只能做贼一样,在轰天炸地的旧墙倒塌声里,在蘑菇云一样的尘土中,鬼鬼祟祟地去寻找他想要的一切。

有一段日子,昆明的一条老街拆得热火朝天,庞晃也就适时地消失了。照我们的想法,他一定又在各个院落之间疾疾奔走,或匍匐在某堵墙下,等黑夜一来,工人收工,他便像箭一样射出去,抱起早已相准的东西,一转身, 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一段时间,庞晃不得不中止了他一生的寻宝记,而是充满茫然与恐惧地徘徊在昆明的每所医院的皮肤科。他的妻子在跟一个朋友打电话时,不小心泄露了秘密:庞晃的脖子和脸,先是长出了一种奇怪的红点,继而疯狂地浮肿。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昆明这么多穿白大褂的人,有着数不胜数的精密仪器,却没有谁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有人吓他:“老庞, 你这症状,我看是艾滋。”庞晃赶忙脚下生风,到医院验血;又有人压低嗓门,嘴唇贴着他耳朵:“老庞,听说国外最近又出了一种新病,很多性工作者,先是脸红肿,最后全身变成水……听得庞晃就像蹲在冰箱中。

事情传出来,庞晃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开始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来,又粗又红的大脖子,又红又大的脸,而朋友们也乐于向他献偏方或替他遍访民间高人。其间,他喝下太多的糊涂药,也领教了太多的神神鬼鬼的世外高人的非常手段,苦不堪言啊。

转机来得很偶然。一天, 朋友中一个很少说话的家伙,突然开口了:“庞晃, 我有一个舅舅,快九十岁了,是个中医,想不想让他看一下。”庞晃去看老中医的那天中午,满头银发的老中医正在郊区的一个小院里,品着一壶号称是 “龙马同庆”的普洱茶。朋友说:“舅舅, 这是……”话未说完,老中医抬眼扫了一下庞晃,本来还被百年普洱弄得不着边际的眼神,瞬间就精光敛集,无形剑一样暴伸出来,继而,手抚长须,仰天哈哈大笑:“天意啊, 天意,老夫等了一生,终于等来了第一个病人。”

老中医告诉庞晃,庞晃得的是一种宋朝的病,传染病,可这病在朱元璋称帝那年就绝迹了,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老中医还告诉庞晃,他从青年时代就开始研究这种病,一直以为自己练的是屠龙术,没想到世间还真的有一条龙。庞晃服了老中医的三服药,病很快就好了。庞晃一再坚持要付老中医一万元钱,老中医鹤发倒立,一再地把庞晃扫地出门。每次,庞晃出了小院,都听院中的老人喃喃自语:“天意啊,天意。”

至于庞晃是如何患上这种病的,照老中医的分析,这种病一度在宋朝时的昆明城中流行过,某些细菌附在了旧宅的屋梁、椽子或其他什么旧的东西上,这次拆城,绝无仅有的细菌被庞晃撞上了。

■文/改编自“诗人散文”丛书之《宋朝的病》(雷平阳 著 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编辑/贾立芳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