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治大戏上演:普京为2024布局或谋求权力延续,接班人仍无法预测

俄政治大戏上演:普京为2024布局或谋求权力延续,接班人仍无法预测

作者|方亮 编辑|漆菲

原标题:俄政治大戏上演:普京如何为2024布局

普京在宪法修改意见中关于提高国家委员会地位的建议引人遐思——这个决定指向他未来将通过某种方式继续操盘俄罗斯政治这样一种前景。一些西方媒体甚至猜测普京将担任国家委员会主席,以此谋求纳扎尔巴耶夫式的权力延续。

当地时间1月15日下午,俄罗斯政坛在几小时内上演了一出政治大戏:普京借发表国情咨文的机会宣布了7条宪法修改意见,对未来俄罗斯的最高权力体系做了安排;时任俄政府总理的梅德韦杰夫随即宣布政府全体辞职,理由是"为总统做一切必要决策提供机会";新总理也紧跟着出炉,普京宣布任命联邦税务局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金担任总理。

这出大戏的突然上演让各界都措手不及,因为在此之前俄政坛至少在信息层面风平浪静。但在"2024问题"——普京第四任总统任期结束后的政治安排问题——长久以来悬而未决,而成为俄政治最大关注点的背景下,这出大戏的上演又合情合理,不管它早来还是晚来,早晚都会来。

自从乌克兰危机和俄吞并克里米亚带来的政治动员效应逐渐沉寂,而退休制度改革引发俄民众不满之后,普京支持率持续走低;加上国内经济表现持续低迷,普京为未来俄罗斯政治再做一次操盘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在这种围绕俄最高权力安排的战略性政治布局问题上,俄联邦时代的实践一直强调决策的突然性,以跑赢舆论而非被动应对舆论、民意为目标之一。最典型的体现就是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传位于普京的先例。它让俄民众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而非一种无奈之举,从而起到占据舆论高地乃至笼络人心的作用。

因此,这出大戏上演于新年假期这样一个政治新闻的"淡季"之中,而且节奏极快。普京的国情咨文也首次在所有公共场合,从机场、车展到医院、商场,进行了直播,策划者显然期待将它的传播效果最大化。

对"后普京时代"进行布局

普京的这次操盘是对"2024问题"的一次正面解答,是对所谓"后普京时代"的一次布局,意义重大。

当然,媒体口中的"后普京时代"或许只具有舆论意义,普京在修宪意见中强调了"总统不得连任两届"的重要性,几乎等于宣布2024年后他将不再担任总统。但从国情咨文的内容到修宪意见的指向,都在强调普京政策以及政治意志的延续。因此,2024年后他也一定会继续发挥影响力,甚至通过某个职位继续发挥实际政治作用来掌控全局。

他在7条修宪意见中建议,赋予国家杜马选择和确定政府内阁的权力,而现在提名政府总理的权力是属于总统的。普京强调,未来总统将无权否决杜马对总理、副总理、各部部长的提名、任命,但保留因为他们失职或失去信任而将他们解职的权力。总统未来仍将负责任命各强力部门领导人,但必须首先同联邦委员会(即议会上院,杜马为下院)进行商议。

普京还建议提高最高法院、宪法法院的地位,宪法法院将获得在总统的要求下审议上下两院提案合宪性的权力。总统有权通过联邦委员会将最高法院、宪法法院院长解职。普京提出,要提高州长群体的地位,让他们在全联邦意义的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他还提出要提高国家委员会的地位。这个部门是普京在2000年签署命令成立的,属于政府部门,并不具有宪法地位,一直以来在俄政治实践中的地位不算重要。

尽管这些修宪意见尚需通过全民公决的方式正式通过,但以普京的权力和地位,它们可以被视为已经板上钉钉的政治安排。通过这些安排,普京削弱了总统职位的职权,提高了上下两院、最高法院、宪法法院、州长群体的权力。

提高国家委员会地位的建议也引人遐思——这个决定指向普京未来将通过某种方式继续操盘俄罗斯政治这样一种前景。此安排确实是判断普京未来个人地位的一项重要参考,一些西方媒体甚至猜测普京将担任国家委员会主席,以此谋求纳扎尔巴耶夫式的权力延续。



2024年上台的总统尽管也是"普京接班人",但他的接班肯定不会是普京接班叶利钦式的,至于是不是梅德韦杰夫接班普京式的,尚难预料。目前能确定的,只是普京2024年后将不再担任总统,新总统的职权将被削弱,普京很可能不会离场。俄联邦政治一直缺少做长时段战略规划并执行的能力,而普京也会根据时势做出灵活安排、避免过长的政治布局。由此来看,对于更久远的安排,恐怕普京自己也没有较为确定的规划。

作为强人的权力继承问题

其它一些因素也在驱动普京做这样一次政治操盘,比如强人政治无法避免地要闯的权力继承这一关。这一问题处理得好不好,直接关乎强人的个人地位乃至身家性命。

斯大林在这个问题上处理得太晚,结果连生死都一度陷入重重谜团,其家人(女儿)也在他死后遭到清算。与之类似的还有列宁,尽管他的死主要因为疾病。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意外身死,死前未做足够的政治安排,导致其家人遭到清算。

做的较好的是叶利钦和纳扎尔巴耶夫。前者在传位普京时就为自己和家人赢得了司法豁免权。后者则及时选定了接班人,还为自己安排了可发挥实际政治作用的重要职位,并且保留了女儿在未来接班的可能性,甚至确保了自己的政策可以得到延续。

强人权力继承问题的两个核心关切是政策延续和对强人个人地位、家庭安全和财富的保障。早做安排,选定合适的接班人和权力框架,是较安全的解决方案。



从国情咨文的内容来看,普京同样在追求其政策的延续性。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之后,俄罗斯政治就陷入内部保守化、对外孤立化的状态中,而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强调的内容,恰是对这种政策的延续,比如他强调提高人口数量、民众收入水平的重要性,而未提及国家需要的改革。

普京2012年重新担任总统后,提出了"五月命令",它成为俄罗斯经济政策的纲领性文件,其基本内容是将财政向民众进行普惠式倾斜,这与国内的保守政治相辅相成。但同时,摆脱经济困局所需的改革始终未能实施。2014年后普京另一项举措是以"精英国有化"政策为代表的对权力精英群体进行管束的一系列措施——而在此次修宪7条中,他提出未来的总统不可拥有外国国籍、不可拥有国外居留权,并且在俄生活不可少于25年。对于其他权力分支的官员群体,他也提出了同样要求。普京对政策延续的强调也指向他在2024年后将继续保留影响力乃至权力。

应汲取"王车易位"的教训

在这次政治大戏中,引发外界高度关注的还有梅德韦杰夫率领政府全体辞职这一事实,以及梅德韦杰夫未来将何去何从。

这主要缘于普梅二人在2008年和2012年进行过两次"王车易位",留下了"二人转"的强烈印象。但实际上,自从梅德韦杰夫的贪腐丑闻被著名反对派人物纳瓦尔内曝光后,其个人形象和支持率已是一落千丈。在普京权力体制内部,梅德韦杰夫也一直遭到广泛反对。他早已不再拥有与普京"唱二人转"的地位。

此次梅德韦杰夫率领政府总辞职,不过是普京政治布局框架下的一项具体安排。梅德韦杰夫对普京绝对忠诚,不排除普京继续把他作为工具使用的可能,当然他也可能被安排一个体面的闲差,进入事实上的退休状态。这一次,普京在重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内设置了副主席一职,很难说这意味着梅德韦杰夫未来会是哪种结局。



相比上述退休安排,"王车易位"的议题更具启发意义,因为2008年的安排实际上并不成功。这首先是因为运气不好,因为普京前脚做了这个安排,后脚就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导致俄经济在2009年大幅下滑,政治现实也大为转变。以至于普京的支持率在2008-2012年持续下滑,其间爆发了一系列民众示威也与此有直接关系。担任总理的普京无法在新的现实下做出合适的安排,这为其2012年上台后极端化的政治操作埋下伏笔。

其次,"王车易位"的安排还打破了权力体系的稳定结构——最具权威的人不在最高职位上,担任总统的是一个在体制内部缺少权威的"木偶",这导致了普京权力体制内部的一些混乱,并引发了包括安全局不断伸张意志的一些事件。这都是普京在进行2024年布局时必须汲取教训的地方。

而被提名为总理的前税务局局长米舒斯金,此前更是鲜为人知。从履历来看,他并非出身于强力部门,是一位技术官僚。所以较大可能也只是作为一位技术官僚来履职。梅德韦杰夫在2008年以前的身份其实也是一个技术官僚,其特殊之处在于,他当时算是体制内自由派的领袖人物。但俄罗斯政治大权始终是由强力部门来掌控的,重要人物往往也出自强力部门。在强力部门缺少影响力,无论是否是自由派领袖,都会被认为缺少政治影响力。而任命技术官僚担任总统的结局往往并不好。所以,米舒斯金较大概率并非普京的接班人。眼下普京只是做了框架性安排,至于接班人是谁、其个人地位如何安排等,将在未来逐步落实。

(作者系俄罗斯时政问题研究者、俄国史在读博士)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