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路,一辈子

一条路,一辈子

上周从千里之外回老家看父母,快到村子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小学校园,矗立在旁边空旷麦田里的3层白色小楼,虽然已不再是当初红砖绿瓦的模样,但依然让我觉得亲切。

特意下车走在学校回家的路上,虽然曾经的土路变成了宽宽的水泥路,但走在上面,我好像又走在了那条童年时走了无数次的路上,这条学校和家之间的路,藏着太多童年的过往。

一步步走着,仿佛走进一条时光隧道里,那些曾经的欢声笑语在耳边刹那间此起彼伏。



1.

上小学那会儿,早上还要上早自习。


早上摸黑起床出了门,一路上没有路灯,四周都是黑乎乎的。

我和姐姐手拉着手从家里向学校走。

那时候比较胆小,和姐姐一路也不说话,小步轻轻地走,怕弄出声响来。

走在漆黑的路上心一直是提着的,耳朵一直竖着听着旁边细微的动静,不敢乱看但眼睛却不听指挥,时刻想分辨出某处是不是藏着什么,或是担心哪个角落会不会突然蹿出什么来。

明明是胆小鬼却每天把自己紧张成侦查员。

直到走着走着路上陆续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出现,心里才轻松点,步子也才轻快起来。

几年前一次聊天,无意中提起上早自习的经历,姐姐得意地告诉我一个秘密:她那时每天早上都是闭着眼睛,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走的。

才发现我有一个好狡猾的姐姐......



2.

早自习结束,从学校回家吃饭。经过昏昏欲睡的早自习时间,回来的路上同学们才开始正式清醒。

三三两两,你追我跑。

调皮的男孩子会从路边的池塘里抓上来一堆癞蛤蟆,赶着它们朝女孩子蹦去,然后路上便响起一串串尖叫声和一阵阵肆意的笑声。

看到地上张牙舞爪的癞蛤蟆,我通常会憋着几口气,一溜小跑地直奔回家,因为实在是太不愿看到它们了,只消一眼便觉得浑身奇痒难忍。


有时会在路边的草丛里,摘一些不知名的果子和用手挖微甜的折耳根,然后和伙伴们一起分享。

这些东西放在现在都是很难寻觅的纯绿色食品。



3.

下午放学,结束了一天的上课时光,这条路也变得欢快无比。

曾经和朋友追着玩,飞起的脚腾空时把鞋子甩进了池塘里。

担心丢了鞋子被妈妈骂,赶紧趴在池塘边去捞,小伙伴们也很有义气地找树枝等帮忙捞鞋。

有一次拎起书包背带,和好友打仗时发现书包里流出不明液体,打开一看才发现中午偷偷从家里拿的2个生鸡蛋早已魂飞魄散。

被小伙伴们围观嬉笑并有热心者迅速向我妈“告密”。害我挨了妈妈一顿胖揍。


还会把作业本或不用的书本撕下来,做成有正反面的纸面包放在地上,和小朋友比赛谁能把对方的甩起来翻面儿。

这个游戏我们通常玩得乐此不彼,直至天色暗了下来看不清了,才带着一身尘土飞也似地跑回家。


那时候没有玩具,游戏通常也简单却让人留恋、记忆深刻。



4.

那时的女校长40多岁,住在隔壁的村里。去她村里要路过一片长长的水塘。周围都是田地。

那水塘里发现过无数的宝贝,我们抓过一种小鱼,和课本上早已灭绝的三叶虫化石很相似,逮到过红色拱起背的龙虾,见过一些稀奇地在书上、字典上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要知道,在北方平原地带,这里远离大海、大河,连鱼和虾几乎都见不到的。所以这片狭长又有些偏僻的水塘就显得很神秘。

附近的人对于这片水塘有很多传说和谣言。用当地的话来说这个地方很“紧”。


所以不少大人就怕这片水塘,女校长也是其中一个。

女校长下班晚,路过我们村时,她会叫上几个还在路上撒欢的孩子,让大家送她走过那片水塘。

能护送校长,我们自然很开心。那时虽然不懂天还亮着,她为什么要人陪着走,但能为校长服务那是孩子们极大的荣耀。

几个伙伴有说有笑地跟校长一起走过那片水塘,走得超过了水塘几百米远,能看到她们村子了,校长便叫我们回去。

我们便开始往回走,走着走着,不知谁想起家里人关于水塘的警告,一群人便半开玩笑地尖叫跑起来。

熟料,路那边胖胖的女校长也撒腿跑了起来,那速度竟比我们快多了.....

几年后离开了村子去县城上学,听人说,那个女校长因为长期贪污学校财产被割了公职。


心里有点酸酸的,不知道后来她再路过那片水塘还怕不怕。



又一次从学校走完这条路来到家门前,耳边那些欢声笑语仿佛聚成一团,慢慢地飞向空气中,越来越远。

我知道,它们并没有走远,我只是给它们贴上“童年记忆”的标签,把它们放在心底某处,有时间时,便会拿出来,重温这段美好的回忆,并陪伴我一辈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