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读物」怕鬼的朋友点进来,幽冥界江湖指南

「冷门读物」怕鬼的朋友点进来,幽冥界江湖指南


死鬼、胆小鬼、机灵鬼,

鬼混、鬼点子、鬼东西。



我们有多爱说鬼,就有多怕鬼。

而鬼作为人死后的产物,之所以能引发全世界关于恐惧的共识,是源于对它的未知。


定格动画《鬼妈妈》


古往今来,讲鬼的书多得是,

但必定是看的越多,对鬼这种东西越困惑。

作者们得挖空心思扩展读者的未知领域,不保持神秘,鬼还怎么吓人?


迷你喜剧《报告老板!》中的「贞子」和红军



栾保群老先生的这本《扪(mén)虱谈鬼录》,就反其道而行,一本正经的关心起鬼的衣食住行来。



清明节祭祀,少不了的一个仪式就是烧纸。

阴阳钱币不通,人间财物需要焚化兑换才能到地下使用。后来渐渐发展成什么都能烧,已经是默认的规矩了。



可钱财送到地府诸位的手上,去哪消费是大问题。

阴曹地府的标配是监狱加公堂,纵观各种鬼谈中的描写,大概是没有商业街的。如此说来,送礼可能是唯一的用处。受冤了要送钱,抓错了也要送钱,从阴差到阎王爷个个都需要打点,烧座金山也不为过。



但这里就有个漏洞,既然没地方花,鬼官们又收来做什么呢?

古时候的鬼尚能偶尔来人间糊弄糊弄消费一下,可现在别说都是手机支付,就算用现金,验钞机那关也过不了。

鬼也不好混。



或者冥府专门给官员们设了KTV,洗浴中心,能花钱体验一些特别项目。那这些场所里的工作鬼员有没有工资呢?拿了工资难道又继续去打点?

不然就是鬼一旦成了官,就蠢到眼里只认钱是好东西,不管有用没用都往家里搬,倒是一种单纯的快乐。



投胎这个概念,应该没人会觉得陌生。在鬼故事乃至传统文化中,都属于基础中的基础。

但最早中国是没有投胎轮回这一说的,随着佛教的传入,轮回法才出现,与中国本土的幽冥文化混杂在了一起。



仔细想想就能发现其中的BUG。

按照轮回法,人死后经过审判,就会再入轮回,善人投胎富贵人家,恶人做猪做狗。可纸钱却是每年都烧,子孙繁茂的话,可能到曾孙这辈还会有人给烧。

那边祖宗早就轮回不知几次了,别说姓名,说不准物种都不一样了,纸钱烧去给谁呢?



其实在轮回说传入之前,前人们对鬼魂的去处也自有安排。

如果地府只进不出,空间迟早是不够的。既然人会死,鬼怎么就不能再死一回呢?



这套理论也是比较偷懒,差不多就是把自己身上的套路一模一样的又套在了鬼身上。人死为鬼,鬼死为聻(jiàn),至于聻死后还会变成别的什么,古人就没有继续发挥想象了。

鬼怕聻就像人怕鬼,聻也有自己的地府,叫做“鸦鸣国”,基本上就都是换了个名字。不过如果照这个思路推断下去......人又是什么死了变成的呢?



还有一些野鸡作者干脆把中式西式一通乱炖。人变鬼不讲轮回,鬼变聻却讲轮回。男鬼和女鬼可以生小鬼,小鬼由聻投胎而成。而且鬼生子,只用怀三个月,又不用担心养不活,完全可以随便生。

这下可好,人死了变鬼,鬼又不停生鬼,地府可能早就爆发「人口危机」了。那些实在混得不好的鬼,房都买不起,也只能到阳间飘着了。



各位游客,欢迎参加我们的「特价一日游」,现在来到的就是冥界入口“鬼门关”。

广西、四川、甘肃也都有鬼门关,但只有我们这是正宗的,迈过去就是有正式户口的鬼啦。



各位游客聚一下聚一下,开始讲解。“奈河”原本不是河的名字,是佛经中地狱(Naraka)一词的音译,但叫顺口了,也就有了这么一条河。



以前过奈河可是要脱光衣服游过去的,不过后来修了桥,就只有做坏事的人要脱衣服了,相信我们团里是没有这样的人的(笑)。


下面来到望乡台,这也是比较著名的一个景点,大家抓紧拍照。大家朝远了看,据说可以看见家里的亲人。《牡丹亭》看过没?当初杜丽娘就是在这看她爹妈的,都来体验一下啊。



大家不要看到钱就兴奋,这里堆的都是阳间烧来的残次品,由冥界政府监管。(悄声)据说有人偷偷拿来回炉重铸顺便洗黑钱。哎哎!这位大哥,你拿走也用不了的哈。



古时候传闻血污池专为女人所设,生过孩子的有“血冲三光”之罪,来这都要到里面泡一遭。

但这都是传闻,我们冥界还是讲男女平等的。纪晓岚晓得吧,他可说了句公道话,这些言论都是活人编来骗活人钱的,哼!



逛了一天大家肯定也累了,来这家百年老店喝口茶歇一下。

这家的招牌饮品“孟婆汤”可以说是闻名天下,“一点点”“喜茶”这些都是山寨。一般是投胎之前才可以喝,这次就为大家破个例。

喝之前先把团费结一下啊。




鬼怪之事,真掰开了揉碎了,关闭掉恐怖滤镜,仔细想想,剩下的全是滑稽。



就像《怪兽电力公司》里,需要考核KPI的床底怪兽们,跟你过得一样苦哈哈。想到它们挤破头冲业绩的狼狈,迟到时身后领导炽烈的眼神,

还害怕得起来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