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崩100个投资者,借债2亿做芯片,华强北小伙终成民营芯片第一人

谈崩100个投资者,借债2亿做芯片,华强北小伙终成民营芯片第一人

2004年,市场上的国产芯片几乎等于零。在华强北市场走一圈,满柜台都是电阻、电容、二极管等元器件。这些,是制造芯片的材料。

但在当时,这些元器件大多出口了。它们被国外的芯片公司买去,造成芯片,再以高出数倍的价格,卖给中国的品牌商们。

没有一颗芯片是属于中国人的。

一个叫张峻的房地产商人,在华强北买下了一栋5层建筑,取名“新亚洲电子商城”。此后,分散在华强北各处的电子元器件卖家,逐渐都转移到这里。


第一桶金

就在张峻成立新亚洲电子商城的同年,江西小伙子刘吉平,进入台湾的芯片公司“合泰”,做起了芯片销售,主推8位MCU芯片。

若放到现在,8位MCU是非常低端的芯片,只能用在玩具、定位器这些普通的消费类产品里。但在十六年前,国内还没有一个公司,能够自主研发出8位MCU芯片。“全都依靠进口。”

销售芯片,始终不是刘吉平的梦想。“中国人需要自主芯片。”他想要生产属于自己的芯片。

2008年,刘吉平在上海成立了一个研发团队。但是,他没钱,也没技术研发中高端芯片。他带着团队从最低端的电源芯片,存储芯片做起。这两种芯片俗称“通用料”。只要是通电的产品,都需要用到这两类芯片。

“通用料技术含量低,而且需求量非常大。”为了“跑量”,他把阵地转移到了华强北。

当时,张峻的新亚洲电子商城,已经是华强北电子元器件市场的集散地。每天,近十万个来自全国的分销商,涌进这栋建筑,寻觅器件和芯片。那里,成了刘吉平的首选。


刘吉平一边在拓展新客户,一边找到过去合作的客户,说服他们转用国产的存储芯片,“功能无差别,价格还便宜20%。”

刘吉平的“通用料”,为他赚来了第一桶金。

他第一时间在上海买了两套房,此后的几年里,他又陆续在深圳买了一套房,和华强北的一层写字楼。

几年后,国内楼市一片红火,这几套房价格大涨。

原创芯片

2013年,刘吉平在深圳创立了航顺公司。他听说,日本富士通在成都的研发基地,有一个芯片研发团队集体离职了。他激动得一夜没睡,第二天直接飞到成都,最终“六顾茅庐”,请回了这个团队。


挖来的团队自带生产技术,省去了原始开发过程。对于有过32位芯片研发经验的工程师来说,再造成品,只是时间的问题。

技术有了,钱却很快地“烧”完了。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就掏空了刘吉平前5年卖存储芯片挣的钱。

研发一颗芯片,所花的成本少则1亿美元,多则上百亿。所以,大多芯片公司都在求融资的路上不断奔跑。

那几年,刘吉平带着团队四处拜访投资方,希望凑够资金研发32位MCU芯片。他在深圳、北京、上海见了100多位投资方。但由于没有技术成果,没有一个人愿意给刘吉平投钱。

芯片研发到一半就断了,刘吉平筹不到钱,急得只能卖房。

他先是卖掉了上海的2套房,后来又抵押了深圳的房子,和华强北的一层办公楼,向银行贷款了1亿多元。至此,他一共为生产32位MCU投入了2亿元。

刘吉平和研发团队每天“吃在研发室,睡在研发室。”终于,在2015年生产出了,第一款由民营企业研发的32位MCU。

“备胎”上位

但这好不容易研发出了32位MCU,却怎么也敲不开客户的门。

一个大连生产无人机的客户甚至说:“我们只认意法半导体公司(ST)的芯片,不用国产芯片。”

在芯片领域,ST研发的32位MCU芯片,拥有国内市场的绝对话语权。仗着这样的技术优势,多年来,ST芯片“常常不间断地涨价,还经常断货。”

而那时,国内那些生产MCU等中端芯片的公司,技术上早已成熟,却已经“坐了十年的冷板凳”,一直活在进口芯片的阴影之下。

2016年10月,一颗原本价格在1.2美元的ST芯片,在一周之内涨到了4美元。利用这个机会,刘吉平向一个手写板客户推荐了航顺的32位MCU。这位客户拿了10颗芯片回去做测试。发现,航顺的32位MCU,竟然能兼容ST的功能。


2018年4月,美国“封杀”中兴,以及随后的华为事件爆发,“进口芯片存在风险”这个判断,逐渐在采购圈内传开。“你永远不知道,涨价和断货哪一个会先来。”

国内的产品纷纷开始寻找“备胎”。当刘吉平的代理商再推销航顺芯片时,大多客户都愿意“试试看”。最让他感触的,是当初那位“只用ST”的客户,也开始下订单做测试了。

去年,刘吉平获得了中航集团的融资,研发芯片十年,这是他的第一笔融资。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国产芯片,开始出现在大家的视野。

去年5月,阿里收购了中天微。注入了中天微的力量后,9月,阿里达摩院宣布成立独立运营的芯片公司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正在密集的开发多款供广大企业应用的普惠芯片。


今年7月,航顺的32位MCU,第一次通过阿里巴巴销售了出去。做了4年芯片代理的彭佳颖,开始帮航顺开设1688店铺。

从此,航顺上了一个新台阶,4个月前,我们采访刘吉平时,只有1万多个品牌,正在测试航顺的芯片。如今,这个数字已经逼近2万。

其中,不乏一些国内的高新科技公司。

中航集团在投资了航顺后,便开始使用航顺芯片,前不久,一个使用了航顺芯片的商用卫星,成功飞向了太空。

还有不少制造飞机的集团,也慕名找到航顺。他们希望,将航顺的国产芯片用上飞机。

除了航顺,彭佳颖还代理着不少进口芯片,每次,客户在店里找不到满意的芯片时,他总会建议对方,“我们还代理着一个国产芯片,你要不要试试?”

在彭佳颖的推荐下,不少客户,都在把进口芯片,逐步换成国产芯片。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