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不配回家过年?经济学家:春运必须提高票价

穷人不配回家过年?经济学家:春运必须提高票价

每年临近春节,激烈的火车票大战都会如约而至。虽说近年来铁路部门不断推陈出新,施行新措以期缓解购票压力,但是“票难买,家难回”的现象始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经济学者薛兆丰认为,火车票低价造成了资源耗散,涨价才是解决当前春运问题的有效手段。

春运综合症的根源在于运输部门有限的运力与短期需求激增的矛盾。薛兆丰说到,“是需求激增,抬高了实际票价。这时候,如果铁路系统仍按低价售票,那么已经被需求抬高了的实际票价,与铁路系统确定的纸面定价之间,就出现了显著的差额。这个差额是招引黄牛党的重要原因。火车票以低价销售,人们靠抢票软件来竞争,这种分配方式必然引起资源耗散。”

从经济学价格理论来看,供不应求时价格上涨,能够有效的配置稀缺资源。春运期间,旅客对运输服务需求旺盛,但供给有限,通过提高票价,那些愿意而且能够支付提高票价的乘客将能够享有乘车服务,而那些不愿或不能够支付提高票价的乘客自然放弃转而选择其他时间出行或其他运输工具出行,从而缓解春运期间旅客对铁路运输的压力。

至于火车票提价是否会伤害到穷人的利益,薛兆丰在《薛兆丰经济学课》中写到,真关心穷人,就应该行善,努力赚钱购买提价后的火车票送给穷人。或者,尊重穷人的意愿,把钱送给穷人。再不然,就努力说服别人捐款,专门用于资助穷人买火车票回家过年。这些办法都符合自愿原则和人道精神,都能避免一年一度举国排队所造成的付之东流的社会浪费。

薛兆丰的“大胆”言论不得不让人大跌眼镜,支付界百科认为,春运涨价不仅违背了经济学规律,也极大损害了社会福利。

我们知道,铁路运输是属于行政垄断经营的。在缺乏竞争的情况下,铁路票价的涨跌很大程度上不是由市场决定的。特别是在春运期间,传统的合家团圆观念是决定需求的主要因素,价格只是次要因素。

在需求和供给都无法有效变动的条件下,需求缺乏弹性,价格上浮很难起到调节客流量的作用。经济学价格理论所述的春运提价,通过价格杠杆拉平供求的季节失衡作用显然是不成立的,在国有垄断的产业背景下,价格机制就是失灵的。

这用脚趾头都能想到的问题,可笑的是,薛兆丰的“涨价理论”还受到不少人的追捧,回击的理由竟是质疑者的经济学没有“学透”?!

当然,网上也不乏理性者。有网友表示,提高票价,让大部分出门在外农民工买不起车票回家过年,那火车就成了专门为富商、老板等有钱人服务工具,失去了服务大众的意义。另外,火车票价格提高势必把普通人挤到别的交通渠道去,比如骑摩托车,汽车,走路等。别的渠道一样会拥挤,好了这里,却烂了那里,拆东补西?!再有就是逼迫出新的交通工具或出行方式,还容易引起社会不稳定,到时火车只能再降价收拾人心。

也有网友提出质疑,全国有那么多交通工具,为何只有铁路人多?答案只有一个,老百姓还不是那么富有。有钱,是个人都懂得享受。你说票价低,车票加价,只能苦了老百姓。有钱谁不知道坐飞机,高铁,既舒适又快。分散人流的唯一办法就是降低飞机票价和高铁票价。老百姓不可能花近半个月工资去坐飞机高铁。

对此,你们怎么看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