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破获1.5亿“制贩假烟案”:假烟疑来自福建云霄 一台卷烟机日赚3万

湖北破获1.5亿“制贩假烟案”:假烟疑来自福建云霄 一台卷烟机日赚3万

31人被抓。

据央视网消息,近日,湖北襄阳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制贩假香烟案件。该案为家庭团伙式作案,利用客运列车运输假香烟,涉及湖北、广东、福建等多个地区。


案件资料显示,武汉铁路公安局襄阳公安处经过半年侦查,先后捣毁假烟生产窝点7个,贩卖伪劣、走私卷烟窝点9个,打掉运输、贩卖假烟犯罪团伙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31名,缴获假冒伪劣及非法走私卷烟5万余条、烟丝21吨、香烟滤嘴139.3万支,查封假烟生产设备16台,累计涉案价值达1.47亿元。

据襄阳铁警官微,由于该案价值巨大、案情复杂,案件侦办引起公安部和国家烟草专卖局高度重视,于2019年5月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要求专案组追根溯源。随后,警方侦查发现本案进货渠道与此前侦办的多起非法制售卷烟案货源一致,涉案香烟来源均指向福建云霄县。

云霄县曾是老牌烟草企业云霄卷烟厂所在地,在云霄卷烟厂1998年停办后,该县成为假烟生产重灾区,目前拥有大量的假烟加工厂和作坊。据央视财经报道,“云霄县平均每一平方公里就有一个假烟制造窝点”。而此案中,警方也是在云霄县莆美镇一座山里捣毁假烟生产窝点7处。

据澎湃新闻,参与破获该案的襄阳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民警张卓曾表示,这些制假窝点设施简陋、卫生条件差,“我们在搜查时,能感受到现场令人窒息的味道,可以想象这种条件制作出来的假烟,人抽了以后危害有多大”。

截止2019年末,该案29名犯罪嫌疑人已相继受到法律的惩罚,另外2名主犯将等待审判。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告诉时间财经,据刑法第一百四十条 ,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在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人货分离”运销

该案中,所谓的“人车分离”即家庭团伙分据两地,送烟的人在发车站将装烟的行李箱放在行李架或座位底部后离开车厢,然后把放置位置拍照告知接烟的人。当列车到站后,接烟的成员会悄悄上车,将烟取走。

该起涉案金额1.47亿元的假烟制造案,破获线索就在两个无主的行李箱。案件信息显示,2019年2月19日,在深圳东开往襄阳K1656次列车上两个黑色行李箱,问遍车厢却无人认领。察觉异常的乘警在列车工作人员的见证下打开行李箱,检查发现箱内装有94条价值约五万余元的香烟。随后乘警将其转移至餐车准备随车带回去调查。但在第二天列车到达武昌火车站后,这两个箱子不见了。

襄阳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次建辉表示:“当我巡视完车厢,返回餐车的时候,餐车工作人员跟我说,有3名男子,自称是铁路工作人员,将这两个黑色行李箱领走了。”

数量如此多的香烟在车上无人认领,却在列车中途被人领走,民警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非法贩运香烟的团伙。根据这一线索,襄阳铁路警方调查后发现,贩运香烟的是一个家族式犯罪团伙。据悉,该家族团伙中几名成员长期住在深圳,专门购买短途火车票,每天从深圳东或者深圳站进站,采取“人货分离”的方式,将装烟的行李箱放在行李架或座位底部以后离开车厢。而据警方提供的视频画面中,该家族团伙成员中有年长女性及幼儿。

图片来源:襄阳铁警微信公众号

经过布控,专案组于2019年2月将姜某丽等3名送烟上车的犯罪嫌疑人抓获,查获各类香烟274条。同日,又于武昌站及K1656、K1092次列车上将接烟犯罪嫌疑人姜某兵、汪某建等7人抓获,查获各类香烟564条。

经查,以姜某丽、姜某营为首的犯罪团伙自2019年以来,先后贩运香烟140余次,销往武汉市多个商铺,涉案价值500余万元。经烟草部门鉴定,查处的卷烟均为假冒伪劣或走私产品。也就说,在2个多月时间里,“姜氏”团伙通过货运贩卖近500万元假烟。

在以此为基础深挖上线时,警方发现“姜氏”贩烟团伙贩运香烟采购于深圳市罗湖区某商行。2019年4月,警方对该商行实施收网,抓获陈某彬等12名犯罪嫌疑人,捣毁6个储烟窝点,查获中华烟等383种2.2万余条香烟及60余万元赃款,扣押财物总值600余万元。

制假源头

由于案件金额价值巨大、案情复杂,涉及全国多省份,案件侦办引起公安部和国家烟草专卖局高度重视。2019年5月,该案被列为督办案件。随后,专案组在梳理案件线索时发现多起非法制售卷烟案涉案商铺,与本案涉案商铺进货渠道一致,涉案香烟来源均指向福建云霄地区。

中国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既是远近闻名的“枇杷之乡”,又是全国卷烟打假重点地区。《东方烟草报》曾报道,在云霄县,荒草丛、山洞中都可能“暗藏玄机”,枇杷林里也可能正上演打假烟较量。国家烟草专卖局信息显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福建省烟草专卖局就以云霄为重点开展卷烟打假工作,至今已持续20多年。

作为引种卷烟较早的地区,云霄当地烟草产业发达,民间素有卷土烟习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便有人利用当地烟草资源和手工卷烟技术造假烟,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出现大规模机械卷制假烟活动。高峰期时,全县涉假村在80%以上,所产假烟流向全国,甚至飘洋过海去往海外。

时间财经梳理资料发现,公安部可查的全国多个省份假烟案,背后的制假源头不少为云霄县。近年来,仅云霄县莆美镇也发生过多起巨额贩制假烟案。如2018年7月漯河市烟草、公安联手破获的“5.28”案件,该案涉案1.5亿,共抓获33人,其主犯就是福建云霄县莆美镇人,曾为漯河四大涉烟团伙最大的幕后假烟生产老板,把控全国十几个省份的销售渠道,家庭成员全部参与制售假烟活动。

2018年1月,云霄县公安局也曾在莆美镇演武亭村一民房内查获一涉假窝点,现场清点多个品牌假烟,案件估值113万元。2018年底,陕西省安康市破获的一起涉案金额1.5亿元特大非法经营假冒卷烟,犯罪集团也是依托福建云霄假烟生产窝点,利用微信搭建覆盖全国的假烟层级销售网络。

图片来源:襄阳铁警微信公众号

央视财经2019年也曾报道,从1998年以来,打假部门在云霄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已打掉近千个制假窝点,平均每一平方公里就有一个。1998年,当地知名烟草生产企业云霄卷烟厂停产。而造成云霄县制售假烟屡禁不止的原因,或是源于暴利。

据该报道,一包假冒卷烟从原辅材料到成品,整个制作成本在一元钱左右,而一台卷烟机一天可加工生产200件十万包假冒成品烟。这些烟按照假烟价格卖出,每包可获纯利三到四毛钱,一台机子一天可赚三四万。但假烟如果被消费者按照真烟的价格买走,其中利润将以百万计算。(北京时间财经 吴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