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的玉碎战术有多疯狂?吓得美军跟友军互相扫射

二战日本的玉碎战术有多疯狂?吓得美军跟友军互相扫射

二战后期,美军为了更快速和有效地收复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被日军占领的岛屿,采用了一种蛙跳战术,也叫跳岛战术。


就是对于一连串的岛屿,不采取依次逐个攻占的方法。


而是在占领某个岛屿后,丢开眼前的下一个岛屿,跳到岛链后面的岛屿去攻打。

在跳岛战术中,美军选择避开日军防守力量强大的岛屿,跳过去改在日军兵力薄弱的岛屿登陆。


对于那些跳过去的岛屿,则进行海空封锁,切断其补给物资的供应,同时对岛上的日军工事开展空袭。


这种战术的好处是,不但可以大大加快前进的速度,更是可以避免在攻坚战中的大量人员伤亡。


反观日军,耗费巨大建成的军事堡垒失去了用武之地而无所作为。


日军整体的防御链被打碎,变成了一些孤立的据点,最终自生自灭或者等着被收拾干净。


在1943年6月到1944年7月的新几内亚战役中,麦克阿瑟指挥美澳联军沿着新几内亚海岸,避实击虚,跳过日军重兵防守、一时难以攻克的据点,成功地实施了十几次两栖登陆,将日军分裂开,切断他们的补给线。


在小范围内将日军孤立起来,断绝他们与外界的联系,加以逐个击破歼灭。


盟军推进1800公里,得以直逼菲律宾的棉兰老岛。


后来在太平洋战场,盟军先后跳过了加罗林群岛、台湾岛等大多数岛屿,夺取了塞班岛、硫磺岛、冲绳岛。


一系列越岛登陆作战粉碎了日军的严密防线,使得盟军迅速的打开通向日本本土的大门。


02


一般认为,蛙跳战术正是在新几内亚战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不过,这种避实击虚,放弃战略价值不大的岛屿,直接攻取战略要地的思想,也是源于新几内亚战役一个月前的一场战役带来的经验教训。


在北美大陆西北部,美国飞地阿拉斯加的南端,随着阿拉斯加半岛向西呈弧形延伸的是阿留申群岛。


这个位于白令海与北太平洋之间的群岛,由一串小火山岛组成,绵延长达1900公里。


而在这个岛链的最西端,是一个长约64公里,宽约32公里,名为阿图岛的小岛。

1941年12月7日,随着日本偷袭美国海空军基地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


在此后历时3年多的大战中,盟军与日军以太平洋和周边国家为战场展开了殊死拼杀。


1942年6月,日军发起了中途岛战役。


对位于美国本土西海岸和日本之间的太平洋航线中点,作为美国在中太平洋地区重要军事基地和交通枢纽的中途岛发起攻击。企图将这个对东京构成威胁的美军基地一举拿下。


为了分散美军对中途岛的注意力,日军首先派遣了一支舰队进攻美国人的阿留申群岛,试图牵制美军,把美军舰队吸引到北面去。


不过,美国人设法截获了日军高层的通信信息,发现了山本五十六的计划。


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决定对阿留申群岛不采取任何行动,而将舰队主力派往中途岛作战。


在中途岛海战中,美国海军以仅损失一艘航母的代价,击沉日本海军飞龙、苍龙、赤城和加贺4艘重型主力航空母舰,成功击退了日本海军对中途岛的进攻。


不仅取得一场大胜,而且从此扭转了太平洋战场的形势。


03


在北太平洋,日本人倒是如愿在阿留申群岛西端没有防守的阿图岛和基斯卡岛成功登陆,占领了这两个偏僻荒芜,常年冰雪覆盖的小岛。


随后,日军显然发现了这两个岛屿的战略价值,它们是控制白令海出口的锁钥,也是日本通往北美和北欧的捷径。


这里还能作为进攻美国西海岸地区的跳板,成为轰炸美国本土的基地。


于是,日本人开始在岛上修建机场和永久工事。


对于美国人来说,两个小岛的失守标志着美国领土被敌军侵占,这让他们感到奇耻大辱。


同时在军事上,日军占领的阿图岛和基斯卡岛让美军如鲠在喉,限制着美军在这个地区的行动。


随着在太平洋上转入反攻,美国人在解决南太平洋的威胁后,决定拔除这两个让他们心神不宁的钉子。


1943年5月,原本准备增援北非与德军作战的美军第7师被紧急派往北太平洋战场。


此时,经过一年多的经营,日军在两个相距不远的小岛上都部署了不少的守备部队,其中在基斯卡岛有5000多人,而阿图岛上有2000多人。


由于缺乏在冻土地带施工必需的大型机械,两个岛上修建的机场都还没有完工。


日本海军通过补给舰和潜艇加紧向两个岛屿运输物资,直到日本到阿留申群岛的运输线被美军封锁。


美军收复阿留申群岛的战役开始了,考虑到基斯卡岛防守的日军较多,美军首先选择相对好打的阿图岛动手。


在小小的阿图岛上,日军集中了2600多兵力,凭借坚固的工事据守。


而参加登岛作战的美军步兵第7师却有着多达11000人。

可是美军的登陆并不如想象的那么轻松。


这支原本是要开赴北非作战的军队,之前一直在加利福利亚炎热的沙漠中训练,而这里却要顶着凛冽的寒风,在冰雪覆盖的山坡和泥沼中作战。


除了白令海恶劣的环境,更要命的是美军显然低估了敌军的实力,对岛上日本守军的情况缺乏必要的了解,适合寒冷地带作战的武器装备也不足。


就连按计划为登陆提供火力支持的轻型护卫舰,也因为事先对阿图岛海域缺少必要的勘测而不能靠岸。


幸运的是,恶劣的气候无意中帮助了美国人。


原定的登陆时间被推迟了几天,日本人看到美军一直没有动作,以为是情报有误,便放松了戒备。


不期而至的大雾也为美军做了最好的掩护。


04


5月11日,美军登陆部队竟然没有遭遇守军任何阻击。


登上阿图岛的美军遇到的麻烦还是来自糟糕的天气,他们在大雾中摸索着,艰难地将大炮和车辆拉到崎岖的沙丘上建设滩头阵地,在刺骨的寒风中度过一个难熬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日军才发现美军已经登陆,随即组织强大的火力发动攻击。


在阿图岛北部登陆的美军被日军以山炮和榴弹炮压制在登陆场阵地上,日军狙击手也趁机逞威。


登陆美军一整天动弹不得,大批士兵阵亡。这个地方因此被美军称为 “血腥角”。


后来美军还是依靠组织突击部队跨过山脊,与日军展开肉搏近战,在取得优势后才阻止了日军的炮击,登陆部队转危为安。


在南部登陆的美军遭遇了更大的麻烦,他们按计划前往马萨克湾与北部登陆美军汇合,同样遭到了山谷中日军防御工事炮火的袭击,被困在马萨克山谷中6天无法脱身。


士兵们冒着炮火慌忙开挖散兵坑躲避,可是冻土中的坑刚挖好不久,融化的冻水就涌了出来。


士兵们只好在刺骨的冻水中藏身。


当指挥官命令前进时,冻僵了的士兵们根本无法行动,严重冻伤造成大量的减员。

幸亏北部美军突破了日军的层层阻击,不断向南边靠近。


迫使日军只好后撤到阿图岛东部的克莱维斯山口做最后的防守,被困在山谷中的南部美军才得以脱离险境。


克莱维斯山口是通往奇恰戈港所在半岛的关隘,港口一带是日本人最后的堡垒,那里建筑了完备的工事和火力网,贮存了大量的武器弹药。


夺取克莱维斯山口的战斗开始了。


缺少重武器支援的步兵们借助手榴弹,攻下了山口一侧的冷山制高点。


而对另一侧安伯角的进攻,接连4天均未成功。


21日凌晨,两个排的美军趁黑爬上山顶,冲进战壕用刺刀杀死20多个日军。


一个日本兵突然拿起机枪扫倒两名美军,然后纵身跳下悬崖。


05


攻打奇恰戈港的战斗惊心动魄。美军沿着半岛向海边推进,在通过一个山脊时被日军的强大火力死死困在山下。


这时一位名叫乔治的排长冒着日军的炮火,勇猛地冲上山去。


独自一人在山顶与日军搏斗,子弹打光了以后,他居然拎起步枪砸死了4个日军。


这个排长只是手臂受伤,奇迹般的回到山坡上继续指挥他的部下前进。


残余的日军被压缩到港口周边的山谷中。


29日,战斗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愈加惨烈。美军指挥官尤金少将决定在清晨发起总攻。


谁知道濒临绝境的日军困兽犹斗,指挥官山崎大佐不约而同地在凌晨3点抢先发起了反攻。


他纠集剩下的1000兵力,连伤兵也加入其中,发起搏命式的攻击。


日军企图冲出包围,夺取美军中心营地的辎重和弹药库。


深夜,日军突袭队悄悄摸上美军的阵地,将许多熟睡中的官兵扎死在睡袋里。


接着他们又袭击了一个美军救护所,丧心病狂地将医护人员和伤兵们杀戮殆尽。


当这帮野兽般的日军突袭队冲到克莱维斯山口时,却被那里由工程兵和后勤人员组成的美军后备梯队歼灭了。


眼看死亡冲锋反击无望,日本人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战地医院用吗啡杀死伤员,士兵们数百人聚集在一起,采取把手榴弹贴在自己的头部或胸部引爆的方式,开始集体自杀。

 

第二天早晨,美军官兵们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山谷里堆满了那些头部与躯干支离破碎的日军尸体,其状惨不忍睹。


阿图岛战役,美军549人阵亡,1148人受伤,但有2100多人因为恶劣的气候生病丧失战斗力。


而日军的2630名官兵只有28人活下来当了俘虏,让世人见识了什么是日本人野蛮凶残的玉碎战术。


至于另外那个基斯卡岛,两个多月后,当美军调集了3万多大军和强大的舰队,杀气腾腾冲上岛时,却发现已经是空无一人。


半个月前,日本人就借助大雾掩护,登上军舰逃之夭夭了。


害得登岛的美军和加拿大友军还在大雾中发生了互相射击,造成20多人阵亡的乌龙事件。


阿图岛战役的经验教训,也为美军后来为了避免大量伤亡而发明的跳岛战术提供了依据。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