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之中出现十条古道,通过者能获得极大的机缘,使无数修炼者前赴后继

大荒之中出现十条古道,通过者能获得极大的机缘,使无数修炼者前赴后继

夜幕渐深,柔和的月光为大地铺上了一层银纱,院子一角不时传来阵阵蛐蛐儿的咕咕声。

孙坤静静地躺在床上,一缕皎洁的光芒透过窗户,在他脸上洒下一小片阴影,淡淡的黑暗中,孙坤脸上的肌肉痛苦得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皮也轻轻地颤动起来。

他的双手全部经脉都被向良定废了,以后再也不能成为一名荒士,此时脑海里正不断地闪过早晨交手的那段回忆,向良定那一掌循环往复的在他记忆里重复出现,无论怎么躲闪,无论怎么抵挡,在脑海里千万遍尝试之后,依旧无法面对那一掌。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孙坤心力交瘁,额头甚至开始出现了细细密密的汗珠,身子都不由自主得轻微抽动起来。

“呼!呼!”

双眼突然睁开,孙坤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脑海里千万遍的过招演变,在心力上地消耗相当之大,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累过,那是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哪怕是修炼着学宫中最粗浅的炼体功法,孙坤也一直坚信人定胜天!

不管进步得速度多么缓慢,不管天地源气有多么得难以吸收,他始终都在不停得努力修炼,没有任何时刻有所懈怠。

可是,这三年中所有的努力,都在向良定的那一掌之下化为泡影,双臂经脉尽断!

对于一个凡俗之人来说,这样的伤势并不会影响生活,最多也就是生活上有些困难,手臂无法再使出力气而已。

但是对孙坤这样的修炼之人而言,那就意味着修炼的道路从此走到了尽头,再也无法继续前行,向良定的这一掌,断的不仅仅是孙坤的经脉,还有他的未来和希望!

“哼!一个源属七分的垃圾,也敢和我向家作对?!”

“今天就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下次就取了你这条贱命!”

牙关紧咬,孙坤心中已然恨极,双目怒睁,屈辱的泪水顺着鬓角缓缓淌下。

院子里,孙文平静地坐在石桌旁,面前一壶老酒早已下去大半,短短一天时间,他满头的黑发中就已经出现了银丝。

原本梳理整齐的发髻早已经散了开来,一根青玉簪歪歪扭扭地插在头顶,干净整洁的衣衫也显得有些凌乱不堪,原本好好的一介书生,此时竟然像是流浪多时的乞丐。

儿子被人废了双手,作为一个父亲,孙文却没有任何能力去为儿子讨还公道,因为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

别说是向家,就是其他任何一个普通的修炼者,也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大人物。

“孙先生,令郎的双臂经脉已经全部枯萎,实在是没有办法治愈,以后修炼这条路,恐怕是无法继续走下去了。”

看着无奈摇头离去的药师,孙文心中一片阴冷。

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即使是读书养气三十余载的孙文,也忍不住双目一阵血红!

“我的儿子,又岂会任由他人凌辱?!”

猛地端起酒壶,孙文仰头一干而尽,随后嘭的一声将酒壶拍碎在石桌上,“你们,都给我等着!”

十天时间,一晃而过。

静养了几天功夫,孙坤早已经能够下床走动,原本身上的伤就不是很重,向良定出手阴狠,却是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伤势,一般人甚至都发现不了孙坤的双臂已经废了。

“坤儿,爹带你去一个地方。”

推开房门,孙文走进里屋说道。

正在活动筋骨的孙坤微微一楞,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言不发的跟在孙文身后,朝着不远处的金枫山走了过去。

原本活泼好动的孙坤,经此一事之后已经变得有些沉默寡言,这些天说的话,加起来都不到十句。

父子二人一路向北,到达半山腰之时,孙文却是突然改变了上山路线,转而朝着一旁的小路走了过去,一路跋山涉水,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之久才停了下来。

站立的地方是一处山背,面前是密布的青绿色藤蔓,不等孙坤疑惑的想问什么,孙文已经上前一步,将其中一些藤蔓撩开,露出了后面一道狭窄的缝隙,随后身形一侧就钻了进去。

原来,缝隙之后竟然别有洞天,那是一处钟乳各异、怪石嶙峋的山洞。

“爹,这里是?”

惊讶的四处看了一圈,孙坤一脸的疑惑,不明白父亲带他来这里所为何事。

“坤儿,爹没用,连你双手被人废了,爹也不能为你讨回公道。”

不知何时,孙文的双拳早已握紧,骨节一阵发白,肩膀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提起这事,孙坤眼神一阵黯淡,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这才轻轻摇了摇头道:“算了,爹,我们只是普通人家,斗不过他们,算了吧!”

“不能就这么算了!”

孙文突然激动起来,双手死死的钳住了孙坤的肩膀,眼中一片猩红,“吾之一族,即使面对无数大能之士的压迫,也从来没有屈服过,今天又岂会在这蝼蚁般的向家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

“爹,你在说什么?”

呆呆的看着有些陌生的父亲,孙坤眼中一片茫然。

“原本这些事情,不应该如此早地告诉你,但时至今日,爹也不得不将此事提前,带上这枚灭法环,一切你自会知晓!”

孙文边说边咬破了右手食指,随后在左手中指上画下一道血痕,淡淡的血色光华突然在手指附近闪烁起来,随后中指上就出现了一枚古朴的黑色指环,“带上它!”

摘下指环,孙文不由分说地套在了孙坤的手指上。

一阵幽幽的黑色光华,从灭法环套上孙坤手指的那一刻就爆发了出来,随即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瓶凭空浮现在半空之中。

不等孙坤思索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道信息已然出现在脑海中。

谛流浆,提炼自上古异兽谛流之身!

异兽谛流,诞生于天地源气之中,乃是最接近本源的天之骄子,修炼到顶阶的谛流异兽,甚至可以身化源气,回归天地本源,几乎没有任何天敌。

还没来得及惊讶这谛流浆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之时,飘浮的小玉瓶里突然喷出了大片银色液体,眨眼间就将孙坤从头到脚地淋了一遍。

轰!

犹如山崩海啸般的源气,刹那间急速汇聚而来!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