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9的第一次巡航:倒霉透顶,差点被自家的水上飞机击沉

U-99的第一次巡航:倒霉透顶,差点被自家的水上飞机击沉

前言

历史上那些很出名的人物总有他们经典的故事,那些故事被人们熟知,但是很少有人关注他们的其他故事,这些故事或许不起眼,但是也可以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更全面地认识和理解这些人物。

作为德国海军的头号潜艇王牌,克雷齐默尔为人们所知的那些经典,无非是躲过了英军驱潜快艇14小时的攻击、攻击SC-7船队、连续击沉两艘辅助巡洋舰等等,如果你想要对这个人有更深刻的认识的话,那他的其他故事也值得我们了解。

在克雷齐默尔早期的服役中,即他在潜艇学校和U-23上服役期间,我都有文章讲过他的故事,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是克雷齐默尔在U-99上的第一次战斗巡航,这次巡航比较特殊,时间短、也没有战绩,还出现了意外,那么就让我们了解下U-99的特殊的第一次战斗巡航。

U-99

一、整装待发的U-99和“意气风发”的艇员

1940年3月23日,刚卸下U-23艇长之职的克雷齐默尔感到了轻松,这是他自从开战以来遇到的最长的一个假期,起码他直到,在这段时间里,他不用再到海上去。但他还不知道,早在十多天前,一艘崭新的VIIB型潜艇在位于基尔日耳曼尼亚船厂内下水,并开始了舾装工作,这艘潜艇便是他要指挥的U-99。

4月底,在U-99即将完工之际,邓尼茨通知克雷齐默尔,他将在5月1日正式担任U-99的艇长,这个消息打破了克雷齐默尔无聊的假期,听到这个消息后的他非常兴奋,因为指挥一艘远洋型潜艇是他一直所想的,这艘VIIB型潜艇的性能比起U-23更加强大,他相信他能指挥U-99取得更多的战果。

4月30日,U-99完成了舾装,克雷齐默尔不等到明天的服役仪式,就和几名曾在他手下服役的艇员,在船厂技术人员的陪同下,进行了简单的海试。次日,德国海军的军官为U-99举行了简单的服役仪式,克雷齐默尔正式获得U-99的指挥权。

5月3日早上,克雷齐默尔和他的新旧艇员们一同登上U-99,他的手下有两名得力干将,分别是大副克劳斯·海因里希·巴戈斯滕和二副霍斯特·埃尔夫。在最初的训练中,克雷齐默尔就指挥问题做了相关训练,如果克雷齐默尔在海上失去了指挥能力,那么巴戈斯滕和埃尔夫也要有能力接受指挥权,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的确有这个能力。

克雷齐默尔

8点左右,U-99在船厂人员的目视下缓缓离开基尔船厂,前往波罗的海进行训练。值得一提的是,在一次德国海军组织的实战训练中,由几艘潜艇对德国驱逐舰护航的商船进行攻击,只有很少的潜艇能够偷偷接近护航船队并发起成功的进攻,克雷齐默尔的U-99就是其中之一。

在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训练后,克雷齐默尔、巴戈斯滕、埃尔夫和其他艇员们终于以无比兴奋之情踏上了海上之途。

二、因为一个病员引发的不幸

1940年6月18日早上,整装待发、满载弹药和补给的U-99缓缓驶出基尔港,开始了第一次战斗巡航,此时的艇员们洋溢着兴奋和激动,但是在经过长期的巡航后,他们可能就感到厌倦了。克雷齐默尔指挥着U-99进入了基尔运河,这条运河连接着北海南部,比绕过斯卡格拉克海峡要省事的多。

经过一天的航行,他们当天就驶出了基尔运河,接下来就是绕过不列颠,抵达浩瀚的大西洋。但是在当天晚上,他的一名艇员报告说一只手臂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疼痛难忍,已经无法进行正常工作。此时U-99还在德国海岸,克雷齐默尔想让附近的一艘返航回到德国的船只将这名病员送回治疗,可能是没有合适的船只与U-99进行联络,所以邓尼茨指示他将病员送到德占挪威的卑尔根港进行治疗,并且将沙恩霍斯特号战列舰的舰载机正在挪威海域进行反潜巡逻的消息告诉他,提醒他注意一下。

当时在挪威海域的沙恩霍斯特号战列舰

6月21日0点整,经过两天的航行,U-99到达了挪威西南海域。克雷齐默尔始终很谨慎地和沙恩霍斯特号保持在30海里的安全距离内,但是计划地再好,也有意外发生的时候。在驶向卑尔根时,大副巴戈斯滕发现了一艘英军潜艇,但英军潜艇还没有发现U-99,巴戈斯滕将消息告诉了克雷齐默尔。克雷齐默尔决定远离这艘潜艇,因为潜艇和潜艇战斗说不准谁有优势,所以走为上策。

当U-99转向时,英军潜艇也发现了他们,并迅速下潜,作出进攻的样子,U-99只能全力驶出英军潜艇的攻击范围,才勉强使潜艇摆脱了英军潜艇的攻击。但好巧不巧的是,英军潜艇把U-99赶入了沙恩霍斯特号的反潜圈内,克雷齐默尔也明白这是摆脱英军的无奈之举,只能叫瞭望哨加强警戒。

但该来的总会来,意外随后就发生了。当时在反潜的是一架沙恩霍斯特号上面的Ar-196水上飞机,可以说德军飞机和U-99同时发现了对方,U-99的瞭望很快发现了向潜艇飞来的德军飞机,Ar-196飞机飞行员认为这是一艘英军飞机,因为沙恩霍斯特号反潜的消息已经告知了潜艇部队,但飞行员绝不知道U-99误闯了“禁区”,德军飞机做出准备俯冲的姿势,克雷齐默尔也命令艇员们迅速回舱,紧急下潜。

Ar-196水上飞机

尽管U-99动作够快,Ar-196还是在没有完成下潜的情况下飞临头顶,投下了一枚炸弹,炸弹没有命中潜艇,而是在潜艇旁爆炸了,没有给潜艇造成致命伤,但是爆炸还是震碎了U-99的潜望镜,还震坏了罗盘等仪器。还没有驶出北海,就差点栽在自己人手里,克雷齐默尔看着这个让他们倒霉的病员都火气上头,在当天就将潜艇驶向了卑尔根,把这个“扫把星”送到了卑尔根。

三、返航途中再遭空袭

由于潜望镜和仪器的损坏,克雷齐默尔打算回德国修理,他刚好又接到了邓尼茨的电报,电报中说了沙恩霍斯特号的水上飞机击沉了一艘英军潜艇(飞行员……还好不是高手),而邓尼茨知道这艘“英军潜艇”很可能是U-99,克雷齐默尔想邓尼茨说明了情况并申请返航,邓尼茨同意并让他回到威廉港进行修理再出发。

6月23日,已经驶出卑尔根在挪威海域东南部海域航行的U-99依然厄运不断,他们遇上了英军飞机,幸好U-99及时反应过来,紧急下潜,才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还是对潜艇造成了一点损伤。两天后,U-99回到了威廉港,由于受伤不严重,所以潜艇只修理了三天就修好了。

U-99在1940年6月18-25日的大致航行路线

回到威廉港后,克雷齐默尔向邓尼茨报告了这次巡航的遭遇,而邓尼茨却十分高明地安抚了克雷齐默尔的情绪,他叫来那名向U-99投弹飞行员,当着克雷齐默尔的面把他臭骂了一顿,克雷齐默尔看到上级这么关心和看重自己,愤怒的情绪也逐渐消失了。

这次的巡航任务对克雷齐默尔来说简直像是一场演习,而演习背景就是潜艇在浮航时突然遇到敌军飞机,演习内容就是紧急下潜。经过了自己人和英国人的空军洗礼,克雷齐默尔在以后的作战中对飞机应该会更加敏感,但他最后偏偏是被驱逐舰击沉的。U-99的艇徽是代表着幸运的马蹄铁,但是这次并没有发挥幸运的属性,或者躲过了两次空袭就算足够幸运了,果然有些事是无法预料的。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