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汽车工程师的新年愿望:生机、危机、转机

一名汽车工程师的新年愿望:生机、危机、转机

文:懂车帝原创 杨亚楠

[懂车帝原创 行业]“希望春节之后,汽车行业也能多少有些暖意。毕竟2019年的这个冬天,大家日子都不太好过。”32岁的萧粲(化名)是南方某国有汽车集团乘用车公司的一名工程师,踏上北上返乡的列车,他对2020年依然满怀期许。

“希望春节回来,都能有个新的气象吧!”萧粲如此说道,“不只是大环境,包括公司和自己,希望都能重新振作起来。”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9年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下降7.5%和8.2%;2019年乘用车产销量分别为2136万辆和2144.4万辆,同比下降9.2%和9.6%;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24.2万辆和120.6万辆,同比下降2.3%和4.0%。

这是中国汽车市场首次出现汽车、乘用车、新能源车同时销量下滑,所谓市场的寒意,足以让每个人感受得到。

萧粲也觉得寒意逼人,但不是从这些罗列出来的数字上,而是切身的感受。“外界的人看,销量下滑只是一组数字,但对我们这些一线的人来说,那直接决定了你的工作、饭碗、收入,还有心气儿。”萧粲说,最近这几年,随着车市的上扬和下行,自己也多了很多体会。

从生机到危机

“当年大学毕业能进入汽车企业工作,成就感还是很强的。”萧猛是2011年毕业进入汽车行业,在南方某国有汽车集团乘用车公司的工厂工作,那时还算是汽车行业的“强周期”,市场仍然是生机勃勃,主要汽车企业的销量都在增长。

“那时我们乘用车公司起步不久,集团非常重视,给的支持力度很大。我们自己干得也有劲儿,觉得是在做一份有价值的事业。经常加班,但都有加班费,最后核算下来的收入也不错。”萧猛开玩笑地说,那时回老家相亲,提起自己在国有汽车集团上班,对面的姑娘往往笑得合不拢嘴。

由于前期不错的市场销量,这家车企制定了较为激进的销量目标,推出了多款新产品,工厂产能也持续增加。身在工厂的萧粲,也能明显感觉到企业前进的速度。但这种高速的增长,却是颇为粗放式的。

配图仅为示意

“集团也有合资企业,和我们干自主在同一个城市,各方各面都在提倡对标和学习合资的兄弟,但说实话,很多东西都是流于形式,甚至连形式也做不到。”萧粲说,以要求一线员工穿劳保鞋为例,隔壁合资品牌的工厂能够100%执行,而在自主工厂这边,“但凡是个领导都不穿。”

这种粗放式的快速增长,随着汽车市场转冷,很快暴露出了问题。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萧粲眼看着工厂里的“存货”越来越多,停车场密密麻麻摆着生产出来的新车。“我从其他同事那儿听说,经销商的库存也爆表了,实在是压不出去了。”

没过多久,工厂开始减产,并组织一线员工休假。“那时是真的清闲啊,感觉像快要退休了一样。”萧粲说,自己从那时起迷上了打羽毛球,经常和同事在工厂的空地“切磋”。也有同事三五成群地约着晚上一起喝酒,“眼看着自己没活儿干,隔壁合资工厂却加班加点,大家心里都挺郁闷。”

从危机到转机

穷则思变,萧粲的许多同事都开始了改变。有人跳槽去了其他车企,待遇甚至可以翻倍;有人转岗去了集团的合资工厂,告别了“养老式”的生活,加班多、收入也多。

只有萧粲还在犹豫,“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还有点儿舍不得。”萧粲拒绝了几份外地车企的邀请,他还是决定留下来:“在自主品牌工作,其实就是有个心气儿的问题。你在合资车企工作,成绩再好,人家也觉得这是外方的功劳,中方就是陪衬,但做自主就不同了。”

留下来的萧粲,参与到了自主乘用车全新车型的项目中去。对于这一全新车型,萧粲从一开始就充满信心:“虽然平台还是从合资伙伴那儿来的,但产品的水准确实提升了一大截子,我相信这款车能让公司翻身。”

2019年,这款全新车型上市,销量一路走高,直接拉动了企业整体的销量,在整体下滑9.6%的大环境下,这家车企却实现了同比10%左右的增长。

“那是一种很独特的感觉。”萧粲说,庆功宴上很多同事都喝得酩酊大醉,“这几年确实不容易,能够坚持下来的,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

对于2020年,萧粲所在的企业,其销量目标定的不算太高。“或许是大家对2020年的形势也吃不准吧。”萧粲倒觉得,务实一点没什么坏处,“过去就是吃了不务实的亏,步子迈得太大。”

“其实现在想想,市场形势严峻一些也好。倒逼企业去在技术和产品上用心,不是原来那种片面追求规模。”萧粲觉得,国有企业在这方面还是有着自己的优势,“抗风险能力强,能坚持到下一个春天到来。”

唯一让萧粲困惑的是,汽车行业的下一个春天,究竟什么时候来呢?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