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亲历:坐着胖妞去武汉,空军机长致敬:凯旋接你们回家

武汉亲历:坐着胖妞去武汉,空军机长致敬:凯旋接你们回家

作者:刀叨

2020年2月13日

现在我正在“胖妞”的肚子里。出于保密需要,我连描述最好也使用省略号。如果维和的时候不算,这是我第一次坐军机,对第一批支援武汉医疗认的待遇艳羡,变成了我的亲历。这样的体验没有想象中激动,反而平静下来了。其实但凡懂点行的人都知道,军机坐起来很不舒服,那些对舒适的追求与考量,是留给平时的民航的。客货混装,连我这个纸片人都感到转不过身放不下脚,浑身箍得不自在。安全带也很短,想伸手够一下近在咫尺的东西都无法办到。

据说,今天的兵力调动战略投送将会被世界瞩目,就这样载入史册,确实无比懵逼。

大家都很兴奋,我比较严厉地提醒了同志们:千万注意保密,别因为我们的一个小小举动,让胖妞的内部结构被泄露出去!同时,也让大家赶紧抓紧时间休息,才能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到接下来的战斗中去。经过通宵集结转场,落地以后,肯定是没有休息时间的,等待我们大家的,一定是高强度的与时间赛跑,改造病房,规划病区,确保在规定的时限内开诊收治病人。

机长技术相当好,以至于什么时候飞起来的完全没有感觉,回过神的时候琢磨,可能就是飞行时的声音不同。我连忙把手机模式调成了飞行模式,不过也暗自好奇,如果全程在线,会怎样。在大家坐落下来安顿好了以后,他通过扩音器说了一段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听到的广播:

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的队员们,大家好!我是本次机组的机长,我是湖北人,很感谢这个时候你们过来支援武汉,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之前的两位机长是湖北的女婿……等你们凯旋的时候我们再接你们回家!

飞机有些颠簸,能感觉飞得很快,靠在机舱内侧,仿佛能感受到钢铁与空气的强烈摩擦,居然坐出了绿皮火车变轨和过山洞的咣嗤咣嗤的感觉。真是很神奇,完全没有平时坐民航客机的失重感,为什么?又是一个问号。本来想了解一下为什么每次任务都是晚上,结果回答里也没得到特别有价值的信息。

同志们都睡着了,我也困得厉害,还有点饿了。突然感觉“乐迪加速”一般,发动机的声音就在我耳朵边上陡然大了起来,明显是提速了。正以为这就是最高时速的时候,才知道全速还在后面,就像要卯足全力冲破一个结界,胖妞猛地发力,甩开双腿跑了起来。机舱里灯也亮了,惯性大到我已经往后倾斜滑动了,摆在中间的一些轻便物资,也跟着晃动起来。后来灯明灭闪了几下,终究是暗下去了。

以往坐民航的时候,总有种缺乏“脚踏实地”的安全感。今天,明明在天上“神行”,却真感受到了如履平地一般的稳当,奇怪了。我好像有点头晕,可能是没休息好,得赶紧睡一会儿了。就在此时,一缕光线从我面前划过,我抬头查看,以为是谁在用手电筒晃我。这才发现,原来是太阳光从小小的舷窗里照进来了,天亮了。

比起起飞的平稳,落地的动静大得出奇,让我感觉自己像是杨利伟,刚从外太空返回……

在机场做短暂停留,装卸载行李后,7辆大巴车浩浩荡荡往营地驶去。所有的特警夹道列队敬礼送别我们,那个瞬间,我眼眶有点湿润。再往前走,路口有个执勤的交警,一个人,一辆车,站得特别挺拔,像极了天安门广场的哨兵。我一直注视着他的那个举手礼,车内传来组长跟其他专家讨论工作的声音。他们在争分夺秒地展开工作,很多情况尚不确定,但是在家的时候,他们作为驻地救治专家,已经积累了不少针对新冠肺炎治疗的经验。目光从交警身上移开时,我看到枝头有团团簇簇的粉红色小花。“是不是樱花?!”队员们听见我的惊叹,也纷纷转向窗外。“真是啊,可这才2月份呀!怎么这么早?”

【武汉樱花(资料照片)】

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双向六车道,除了我们的车队,空无一人。60公里,一共看到了11个人。整个城市安静得就像睡着了,不到60马的车速,让我感觉时间都变得缓慢了。这一路,我都不敢说话,仿佛会惊扰这个城市。这是我第一次来武汉,我忍不住幻想一个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将来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热闹景象会怎样。以前出门旅游,我不喜欢凑热闹。但是,在这里,我宁可它能尽快重新人山人海,把我挤得满头大汗半天走不动一步。

或早或晚,花期可待。你看,樱花不也一样在次第开放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