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牵挂

散文:牵挂

文:翁雅梅

图:来源网络

十月的未梢,秋风终把夏未残余的炎热带走了.窗外,星光满天,烟云缥缈,虫鸣遍野,南方的夜晚温暖又芳香。山风吹袭过来,清凉中带着一种花草的芳香,我不禁抑面向着天空睁开了眼。一抹缠绕心中许久的牵挂在胸中荡漾开来。 

--题记

晚饭过后,如往常一般与琼嘻闹着漫步在长街上,此时早已是万家灯火迷离地点缀在每一扇窗户背后了,我想,那星星点点的灯火下必定凝聚着无数的幸福与悲伤,也必定掩藏着多样的繁华与落寞。



霎时,远远地,只见有一位老者,身子一斜,靠在一个男子的身上,而那男子居然扭转了一个角度,掉头,就消失在长街。啊,那老者以脚为定点,以身高为定长,在暮色黄昏的街头画出了整整一个90度的角。多么触目惊心的画面啊!多么无情无义的年轻人啊!多么可怜的老人啊!我似乎可以听到那痛苦无助的惨叫在空气中回旋着,久久不得弥散,是那么凄凉,那么无奈。与琼交换了个不可思议的眼神就不约而同地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小跑着过去。搀扶起老人的那一瞬,一连串的疑问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想那老人也应到了古稀之年了吧,在岁月的的漂染下,那一头唯剩屈指可数的银发;在山风的吹抚下,脸上纵横的是清晰可数的皱纹。啊,多么慈祥的老人啊!能有这般年龄是多么的不易啊,为什么他会独自行走在街头?或许孤独的老人长久在家呆得郁闷感到冷清,所以才会想到街头走走,哪知……



他的老伴呢?漫漫长街,老有一伴,生活或许不会那么空虚。能想到最幸福的事就是牵起你的手,跟随你蹒跚的脚步行走在大街小巷,而不是形单影子只,孤苦伶仃,难道她已经……那么他的子女呢?怎忍心让如此佝偻老父一人出门,倘若出了事,怎么办呢?

我们扶着老人,找一处长椅稍坐片刻,老人脸上已没有了之前的哀愁却多了份淡定从容的笑靥。我想,他曾经也应是为人宠爱疼惜的,是某一个慈怀中生死难舍的命根子吧?也曾是为人深深爱过的丈夫吧?也曾是为人倚重的,撑起一片天的父亲吧?但却如今落得孤独一人,心中不免愁云满腹。他是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失去了一切的呢?是什么让他在失去一切之后居然还能有如此淡定从容的笑靥。



苍天啊,您即给人创造社会的青红,又为何吝啬只给予那稍纵即逝的短短数十年年轻?一旦年轻不在,是否就孤独终老,那余后的数十载风雨绵绵的暗淡岁月该如何度过?如若这样,我倒羡慕起那朝生暮死的蝴蝶来,短短一春,尽情花间慢舞,一旦春尽花残,便随风消失在天尽头,自在而快乐;如若这样,我倒宁愿是一只伶俐苍鹰,生命尽头,依然搏击长空,尊严而潇洒。如若是这样,我倒宁愿是一只火鸟,欲火重生,美丽而鲜活。当剑客收起了剑,英雄不再雄风,往事悠悠,当年的豪举都如烟云一般霏霏然的消散。那所谓英雄迟暮,是该悲哀还是该坦坦荡荡,从从容容。老人那一抹笑靥告诉我,他选择了后者,他是可敬的,睿智的。

道过谢,老人举起颤颤巍巍双腿,带着从容的笑靥,蹒跚的消失在长街。我和琼呆呆地站着,似乎还是不能理解眼前的悲喜交加画面。我始终无法为它下个定义。



夜晚,我仰首向着洁白的天花板,问身边的琼:“老伯回家了吗?”琼说:“回了,一定回了,一定!”两坚定的目光相顾而无言,送给彼此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在多少个暮色黄昏街头,我总会习惯性的左顾右盼期待一个身影。我想,在我黯然神伤地想起老人时,他是否能够感知,曾不经意的短暂邂逅,我竟早把他深深牵挂。我,仅是他生命中陌生的路人而已,或许,连一点点记忆的涟漪,也不曾在他的脑海里微微泛起。



抬头间,又闻窗外那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想,生命除了外表的苍老与喧哗外,内心理应还有一种恬静和慎重在成长,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就好如这淡淡的花香一样。发生在生命里一点一滴是我曲曲折折人生长路上一种无可替代的安慰与凭借;而盈路的芳香陪伴着我成长,也温暖了我这一颗时时回顾与前瞻的心。

欢迎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609618366@qq.com。本号接受乡情、乡愁、乡忆类稿件。随稿请附作者名,以及保证原创的声明。带原创图片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