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之全程徒步还是缆车,我的时间点能否提供些许参考

黄山之全程徒步还是缆车,我的时间点能否提供些许参考

爬山的快乐在于“爬”,体会累成狗的痛并快乐以及克服困难征服高峰的成就感。泰山、华山都是全程徒步,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黄山,是否全程徒步,让我犹豫不决。看了一些攻略,帮助也不是很大。

春节前黄山的天气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会不会结冰?为了这次黄山之旅,买了登山杖,可以助力,还准备了套在鞋上的防止雪滑的鞋钉。

虽然年纪大了,但心理还是希冀于全程徒步。也做了全程徒步的准备,在黄山光明顶山庄订了一张床位。(标间太贵了,一个人不合算;床位就是像学生宿舍那种,很像青旅,价格可以接受。这种预定基本都是不可退的,所以,要计划好,避免损失。)

7:40从宏村出发,大巴25元,四五十分钟的车程,到达汤口转运中心。

把拉杆箱寄存到客运中心,每天十元,交了二十元。

买了到慈光阁的景区大巴车,九点已经在黄山慈光阁了。黄山一直在下雨,所有人都劝我放弃徒步,听人劝吃饱饭,雨天也的确不适合徒步。买了90元的索道票,190元的景区门票,出发了。

黄山大雾,几近伸手不见五指。在雨和雾中先到了黄山标志迎客松。网上有关于迎客松已死,现在是假的或松二代的说法,这说法不真。黄山的确死了一棵比较出名的松树并重新移植了一棵,但那不是迎客松而是距离迎客松不远的送客松。迎客松如今好好的,依然挺立,只是不可能“近身”了,被围栏保护起来,还有专门的看护人员。当天雾实在太大,迎客松在浓雾中倔强地挺立着它挺拔的身姿,可迎客松旁边的摩崖石刻连“依稀可见”的程度也难达到。

从迎客松经百步云梯和鳌鱼峰等到达光明顶山庄。到达山庄的时间不到12点。如果天气好,完全可以去西海景区。但当时“伸手不见五指”,就是走在鳌鱼峰下基本都未见鳌鱼峰真容,在这种大雾大雨中去西海景区又能看到什么?再加上我的狼狈,从头到脚湿透了,只好一下午自己蜷在床上,好在旅店中的电暖气很热,在暖气上烘干衣物。

本以为190元的门票+90元的上山索道费+177的旅店+80元的下山索道费,加起来五六百元的黄山之旅只是爬了些台阶、锻炼一下身体和睡了一觉。但上天眷顾,第二天早上天竟然晴了几个小时,得以一睹云海。虽然云层太厚,太阳并未能如约喷薄而出,只是天边一线,但涌动的云海足慰此行。

不到8点雨又下来了,我也在下山的路上。虽然也在下雨,虽然也有雾,但能见度还好,云海一直有。所以下山路上的飞来石、猴子观海、始信峰,只要地图上标记的可以观景之处都去看了。

经云谷索道,不到12点在汤口转运中心了。

总结一路时间:7:40宏村汽车站,9:00慈光阁索道,12:00 光明顶山庄;第二天8:00开始下山,11:00云谷索道下山,不到12:00 已经在汤口转运中心了。

如果前一晚住在汤口,再在山上住一晚,全程徒步时间上没有任何问题。体力吗,需要自己评估了!

从慈光阁索道上,山上雾气如此重

送客松,也是黄山著名松树,虽然没有迎客松出名。这棵松树是松二代,后移植的。网上所说迎客松不是原来那棵是误传,松二代是这棵松。

黄山名片迎客松,当天只见这个模糊的身影。黄山松的特点就是在贫瘠的山地上顽强而挺拔地生长。这棵松树已经被很好地保护起来了。

黄山上的挑山工。

曾经的一篇课文《雨中登泰山》是“有雨趣而无淋漓之苦”。此次,雨中登黄山却是淋漓之苦不小。

这种床位型的价格淡季价格还好,标间有点贵。如果一个人,将就一下床位也就可以了。

旅店提供早餐,早餐还不错

本以为此次登山就是雨中登山雨中下山,雾里来雾里去。却上天眷顾,第二天早上晴了几小时,见到了云海。据说,云海出现的几率比日出要低啊!

毕竟云层太厚,太阳就这样在天边一线。




不到八点开始下山,雨又下起来了

能见度可以看到黄山本色,黄山的一峰一石的确有味道

飞来石。这是不是87版“红楼梦”片头最后一个镜头定格的画面。贾宝玉披着红斗篷就站在一巨石下,应该就是这块石头。


一路还是有雨,云海一直都在。




猴子观海,很形象啊。观猴子观海最好是在有云海的时候,当天刚刚好。



去始信峰的路上经过的笔架峰和妙笔生花。


雨中有雨中的乐趣,彩色的雨衣和雨伞挺添色的

始信峰处的竖琴松。

从光明顶走到云谷索道也就三个小时。如果全程徒步的话,时间很充裕,主要是看体力和意志。

推荐相关阅读:

屁滚尿流回家路

保定府,有历史有景致有美食的大半天

腊八节,雍和宫,排队喝粥的队伍虽长,秩序却好